年仅 14 岁和 16 岁,这两个“小孩”成为 YC 最年轻的创始人

编者按:14岁,这是很多人还在读初中的年龄。但14岁的Ghodsi和他16岁的伙伴Stokic却开发出了自己的企业软件产品,并且大胆地给不认识他们的硅谷知名孵化器 YC 的总裁Sam Altman打电话推销自己,从而让他们成为了YC有史以来录用的最年轻的创始人。以下是他们的创业故事。

2017年1月的一个晚上,星期五,当14岁的app开发者Saroush Ghodsi对著名的硅谷创业家Sam Altman发动电话突然袭击时,他没有想到自己和16岁的朋友Stefan Stokic随后会变成Y Combinator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创始人。

当时Ghodsi和Stokic分别还只是加拿大滑铁卢以及美国密西西比Jackson的高中生。他们在网上结成了好友,2016年,两人决定一起合作创办一家初创企业,起名为Slik。

Slik是一个企业软件系统,它可以让销售人员更有效地生成销售线索。该产品开始只是一个可以收集邮件地址的简单浏览器插件,但当Ghodsi和Stokic意识到自己的工具对销售人员的价值有多高时,他们决定把产品开发成一款功能完备的Salesforce竞争对手。

开始这一切的那通电话

当Ghodsi和Stokic一开始做Slik的时候,他们的工作都是在放学后和周末进行的。但在经过几个月的工作后,两人意识到为了扩张,他们需要拿到一轮风头融资或者进入一个加速器计划。

Ghodsi和Stokic多少已经跟这个行业建立了一点联系。在开始就浏览器插件展开协作的几个月前,Stokic在Twitter上给Chris Sacca发了一条消息,里面附带了他为Sacca的风投机构Lowercase创建的求职黑板报链接。2016年冬 Stokic 为Stokic 提供了一个在Lowercase实习的机会,Stokic很快就在网上跟其他的精英VC搭上了线,比如Homebrew的Hunter Walk以及Haystack的Semil Shah等。

为了引起别人的兴趣,两个年轻人凑出了一份顶级VC和创业者的清单,打算一个个打电话过去求见面。

Ghodsi说:“我来自加拿大,Stefan来自密西西比。我们事先并没有讨论太多。只是各自找了一堆人的电话然后尽可能多地约到见面的机会。”

Ghodsi深入挖掘了一下,终于给他弄到了Sam Altman的私人电话号码。Altman是硅谷的精英初创企业孵化器Y Combinator的总裁,是硅谷的“拥立国王者(kingmaker)”。很多初创企业创始人可能都不情愿给Altman打陌生电话,害怕会出师不利。但Ghodsi决定试一试。

电话打过来的时候Altman正在吃午饭,但他还是回了电话。Ghodsi花了整整1分钟来道歉和解释,说自己只是个小孩,然后再向Altman推销Slik。令Ghodsi感到惊讶的是,Altman说他让Ghodsi和Stokic飞到旧金山来进一步谈谈他们的产品。

Ghodsi说:“我觉得大家对做这种事情的不好风险过于高估了。其实最糟糕也就是他们会恼火而已。比如‘我正在跟家人呆在一起!不要来打扰我。’我就遇到过这样的事,但你不能因此就停止尝试了。”

Stokic则说:“我觉得投资者或者谁听到一个14岁的人打电话过来要比接到成年人的电话容易接受一些。大家对此会更开放,更愿意听你的话。”

幸运的是,他们跟Sam Altman的聊天进行得很顺利,两人随后飞到了旧金山来告诉他更多有关Slik的东西。

旧金山会面后不久,两人就被Y Combinator的夏季班录取了;今年5月,他们离开了父母的住所,搬到了旧金山的一个共享房子开始工作。

作为青少年初创企业创始人的生活

尽管 Ghodsi 和 Stokic 拥有了那种大多数小孩梦寐以求的自由,但作为青少年初创企业创始人在旧金山的生活根本就是毫无诱惑力。

为了去旧金山,Ghodsi需要6也的法律文件从加拿大横跨国境,而且两人都需要父母和学校的完全许可。

因为他们太过年轻,Ghodsi和Stokic还不能签署特定文书或者订立合同。他们还没有自己的借记卡或信用历史,所以他们一切支付都要用现金。

但自从他们安顿下来之后,Ghodsi和Stokic过得却相当的低调。两人一共回去看过4次父母,除此以外几乎很少迈出过屋子。Stokic说:“我们都住在楼上,然后每天都跑到地下室去工作。”

而他们的工作安排也很折磨人。Ghodsi说:“我们每天通常是这样的,睡醒起床,穿衣服,发电子邮件(我的清晨惯例是清空收件箱),回答工作要求,吃饭,工作,然后上床。有时候我们可能会跟某人吃餐晚饭或者去参加YC活动,但我们到旧金山不是来搞关系的。我们希望利用这段时间专注于公司的一切。我们没有个人生活。”

不过两人的确交了一些朋友——大部分都是年长他们10岁到20岁的其他的YC创始人。他们都说跟班上的其他创始人建立了深厚的友谊,而跟能够理解创办企业所承受的压力的其他人交谈是很有帮助的,不管对方的年龄有多大。

Ghodsi说年轻让他们多少有一些优势。

Ghodsi说:“更多年轻的人扎到了我们想要跟我们一起干。我们有了一个人员非常充足的年轻开发者和设计师网络,这些人希望和我们一起工作,并且愿意以比成人低得多的价格去做。比方说,我们曾经以相当于正常的1/20的价格让人做了我们的网站,因为那个家伙只有14岁。很多年轻人感觉自己并没有被重视,所以当他们看到我们在做的事情时,他们想要成为其中的一员。”

大学问题

Ghodsi和Stokic说在融资时他们面临的最大挑战是,由于他们的年龄,许多投资者根本就不会考虑自己的公司。很多人问两人到了上大学的年纪时他们打算怎么办。

两人说,一谈到传统的学位问题,一切都悬而未决。Ghodsi说:“我们也经常会被问到高中读书的问题。比如,‘你们这些家伙要不要完成高中学业的?’‘你们要不要上大学?’‘你觉得读大学好吗?’硅谷有种倾向是不鼓励别人去上大学。其实我到认为读大学是好事……只是现在我们要专注于我们的公司。”

他还补充说:“在旧金山的生活很有趣。你得做所有那些你从未想过的事情,比如买日用品,洗衣服……独自在城市里生活是一种新的体验。”

Stokic说:“对于我们来说这整个经历跟其他任何一切都不一样。这种生活让我们习惯了离家生活,以及做一些日常的事情。当然了这些事情本来就很正常。只是我们更早地经历了。”

但对于Altman来说,Stokic和Ghodsi跟其他的创始人并没有什么不同。他在电话中说:“我认为年龄的问题被考虑得太多了。我并不认为任何人应该靠年龄获得特别的信誉或者重视,如果他们做得东西好那就是好,这跟他们的年龄没有关系。”

【编译组出品】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