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体店员工不好管控?「亦墨」用“行为力指数”帮老板管理门店

传统线下企业的 PDCA (计划、执行、检查、总结)这一整套体系实际上是走不通、形不成闭环的。管理者会用一些标准化的手册和培训来指导员工的工作。但是当员工在具体施行任务时,老板是并不知道完成情况的,员工也就无从得到老板的反馈。

亦墨为这些实体连锁企业开发了一个 APP 平台,把员工要做的事情变成一条条任务,通过系统发送到员工、店长、经理的手机端。员工在完成任务后,还需要以照片、短语把结果反馈给上级。比如餐桌是否整齐、物资是否齐全、设备是否安全。员工将执行任务结果按照提示要求以照片的形式发送给上级后还可附上简单的短语,比如“完成了”、“做好了”等。

上级会对员工执行结果予以审核后再给其相应指导,以此完成了计划-执行-检查-总结的一套闭环。要知道传统老板检查员工任务完成度常常会抽查,导致了很多浑水摸鱼情况的发生。

老板在收集到这些数据后会统计出三个行为管理的相应数据,任务的完成率,任务的合格率和问题的改善率,通过该数据来判断这段时间内的员工执行度、门店管理的执行是否到位。以上三个数据统称为员工行为力,一个店面内的所有员工都会有自己的行为力指数(按照一定算法加成求和以上三个数据),店长可依据该指数给员工排名,店长也可看到自己和其他店长之间的排名情况。

除了用手机 APP 来统计员工数据,公司未来还会语音、视频监控等更多维度收集员工的行为数据。亦墨核心管理层会根据多年实体门店的管理经验来判断哪些是有价值的数据。

在统计出员工的这些行为数据后,会和消费者的消费额度、销售额、企业财务、收银 POS 系统、用户的点评、供应链系统、市场竞争情况等数据对接,从而帮助企业更好的营销。

举个例子,某客户在举办营销活动时,对宣传海报的摆放位置和曝光时间都有明确的限定。之前老板并没有办法知晓员工执行是否到位,使用亦墨系统后通过员工反馈的照片和文字管理者可以直观地看到员工的执行力度,和本次营销活动的财务数据结合后企业就可看到,员工执行力若是不佳会对销售数据产生怎样的影响。

当员工一丝不苟的执行上级所指派的任务后,收入情况还是不佳,那企业就需改善活动内容了。总的来说,先检查企业的盈收不佳是否是因为员工执行力不到位,排除此问题后再检查企业营销活动本身的内容是否需要改动。

公司起初是通过给企业提供 SaaS 系统获取营收,之后为线下店老板提供数据支持服务来盈利。亦墨将这些数据分为员工行为力(任务完成率、合格率和问题改善率的统称)指数、行为力与消费者满意度、行为力与食品安全、行为力与餐饮外卖效率、督导、行为力与能源等资源消耗这六大主题。企业不见得需要采购所有的主题,只需其中1至2个即好。

其中行为力与消费者满意度指店长能够直观地看到顾客意见的产生渠道,员工是怎样处理这些意见的。店长氪予以点评和指导。亦墨还为食品安全数据专门做了一个报表,如设备的清洁、虫害的处理、过期产品和临期产品的检验,店长和经理可以在 APP 上直观地看到员工的具体处理情况。

随着堂食的衰落和外卖的兴起,针对外卖配送亦墨也开发出了一套数据服务体系。店长会在 APP 上给员工的备货、加工的批量控制、打包动作的熟练程度给出具体的指导意见从而让这一系列动作尽可能准确且高效,例如打包必须在30秒之内做好。后续可通过视频和文字的方式检查。此外当顾客退单后,店长还可指导员工如何和顾客沟通并将影响降至最低。

此外平台上积累的行为力指数不仅可以作为绩效考核的依据,未来还可成为员工找工作的依据和征信指数。HR 在招人时通过员工的执行力指数即可清晰地看到该名员工的工作能力。

据创始人兼 CEO 陈实介绍,现有征信体系采用的信用指标利用了人群的消费能力来提供依据,但是能花钱不一定能还钱,工作能力更强的人、还钱能力也更佳,这个逻辑好像更顺。所以将来银行、金融机构也可用员工的行为力指标来提供行为依据。要知道蓝领群体的征信一直是金融机构的痛点,相对白领群体数据没有那么全面。运用该行为力指数可以更好的为其征信。

目前已经有20多个品牌客户在使用亦墨的 SaaS 系统,与40多个品牌达成了签约协议。包括红黄蓝、小拇指等品牌。截止10月底积攒了3万3千多个用户数、5000个店铺。创始人 YUKA 曾担任中国连锁餐饮集团、吉祥馄饨董事,小肥羊集团执行董事和 COO、台湾肯德基 CFO;CEO 陈实曾担任央企总裁助理(兼连锁推广中心主任,马兰拉面连锁快餐创始人、首任总经理、董事长,中车汽修连锁集团副总裁、中蓝信息产业集团总经理、集团信息企划办主任)。

您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