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合同工
    大转变:2019年人力资源发展趋势? 文/ Rachael Klinefield 最近技术的发展和我们看待员工管理方式的转变正在改变人力资源行业。员工对公司的期望更高,人力资源部门正努力留住员工,改善工作场所文化。随着报告和招聘软件、员工数据和社交媒体触手可及,人力资源部门有了一个可以探索的新世界。虽然这些变革已经全面展开,但2019年将是一个精益求精的阶段,因为企业将逐步完善新的人力资源战略和理念。最大的主题问题是:公司如何更好地利用技术来做出更多数据驱动的决策?是时候摆脱数据分析的瘫痪状态,进行明智的员工管理了。 人员分析 2017年,研究显示,企业对人员分析的关注出现了戏剧性的倾斜——过去,这是一种没有得到管理层太多关注或资金支持的利基业务。计划实施数据和创建人员分析数据库的公司从通常的10-15%跃升至69%的多数。 已经实现了许多人员分析元素来改进日常操作。然而,数据完整性问题以及高管对自己的数据只有表面的理解一直是一个重大障碍。2019年将最终带来更多的理解和以前在人力资源行业不存在的数据掌握水平。管理人员可能会在如何使用他们的数据方面受到更多的教育,或者可能会出现数据管理方面的其他职位。 招聘技术 2019年,现代化的招聘管理系统将越来越受到依赖,进一步简化人力资源部门的招聘流程。企业再也不能采用过时的战略来发现、聘用和培养顶尖人才。 现代招聘软件可以在两个关键领域帮助公司:优化和目标。换句话说,该软件将在做脏活的同时为招聘人员节省宝贵的时间。人力资源专业人士将不再浪费时间盲目地寻找人才。相反,招聘技术将使企业能够在它们最有可能发现下一个大雇员的地方进行磨练。此外,该流程将从开始到结束进行优化,使HR能够在较少变化的情况下细化和完善他们的入职流程。 除了学习管理系统可以培养更好的团队培训和沟通,更多的公司会考虑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能提供什么。聊天机器人和类似的技术可能会承担更低级的任务,比如调度和提供基本信息。这将使人力资源专业人士腾出更多时间,与应聘者进行重要的关系建立活动。 雇主品牌 声誉管理长期以来一直是热门词汇,但企业将开始对客户和潜在候选人如何看待自己施加更多控制。公司将从简单地监控他们在网上的表现,转向引导雇主品牌走向他们想要的方向。随着公司需要更多优化和精简的软件来处理低级功能,我们将看到更多的软件集成。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采用“付出才能得到”的理念——建立一种基于团队价值和需求的企业文化。我们将看到公司进一步创造性地营销他们的雇主品牌和价值观作为中心焦点。 打破朝九晚五 人力资源部门终于习惯了工作角色变得越来越短暂的事实。到2020年,据估计大约有50%的美国的劳动力将是临时工、合同工或自由职业者。尽管许多人将这种转变视为经济混乱和无序,但企业有机会在必要的项目基础上节省资金并聘用有技能的人才。人力资源部门可以培育一个不断壮大的高素质人才网络,而不是与有限的员工群体结婚,这些员工可能具备或缺乏满足公司期望的技能和激情。这段时间为企业提供了一个摆脱导致员工敬业度危机的层级管理风格的机会。反过来,他们会转向以关系为导向的策略,雇佣符合他们文化和价值观的人才。帮助企业追踪并与人才网络保持联系的数字工具,将是未来的一项重要资产。 最后 尽管这些变化的最终结果无疑是积极的,但过渡期可能会让许多人力资源部门不知道首先该做什么。面对如此多的新选项和巨大的变化,您如何确定哪些软件真正适合您独特的公司需求并有助于促进变化? 2019年,人力资源革命将最终取得成果。员工敬业危机带来的发人深省的影响受到了人们的关注——生产率下降、高流动率以及缺乏团队协作和创新。人力资源主管知道,他们需要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提升自己的水平。企业将开始看到过去几年劳动的成果——经历技术更新带来的成长阵痛,适应广泛而复杂的运营变化。随着节奏的加快,人力资源部门最终可以适应这些新的、授权的系统,以加强他们的劳动力。   以上为AI翻译,内容仅供参考。 原文链接:Big Shifts: What HR Trends Are Coming in 2019?
    合同工
    2019年01月11日
  • 合同工
    替代劳动力:这一趋势将越来越明显 文/ JOSH BERSIN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广泛地讨论了替代劳动力:合同工、特派、零工和众包工人。我们现在知道劳动力比你想象的要多。 首先,只有42%的公司告诉我们他们主要聘用全职员工。其他公司则有各种各样的承包商、兼职员工和零工工人。例如,如果你去硅谷的任何一家科技公司,你会发现“红色徽章”(或另一张卡片)标识出哪些人不是全职员工。这些人可能是服务人员(自助餐厅、清洁工)、制造业,甚至是工程师。 其次,我们也知道,全球有7700多万人是自由职业者。(这几乎是美国劳动力总数的一半。)这些人通过他们的朋友或gig网站找到工作,比如Upwork、Fiverr、99Designs、Toptal和数百个其他网站。Upwork现在是一家市值2.5亿美元的上市公司,声称将利用18亿美元的或有项目,拥有超过10.1万名客户。 该公司刚刚宣布与微软合作,推出微软265自由职业者工具包,旨在帮助雇主直接从他们的微软IT工具管理自由职业者。(现在有传言说Upwork可能被微软收购。) 第三,多达40%的年轻全职工作者现在也从事兼职工作。这些所谓的“侧推”在年轻人中很常见。为什么?因为他们想要额外的收入,坦白说,现在很容易做到。通过上面列出的这些网站,全职员工可以做设计工作、社会工作、教瑜伽,甚至还可以兼职开公司。所以你在工作中看到的一些承包商可能是其他地方的全职工人。随着生活成本的持续上升,这一趋势很可能会继续下去。 那么,如何管理组织好这一部分将是人力资源面临的重要问题之一。   以上为AI翻译,内容仅供参考。 原文来源:The Alternative Workforce: It Isn’t So Alternative Any More  
    合同工
    2018年12月12日
  • 合同工
    让企业主和合同工沟通更高效,SaaS创企Sense获1000万美元A轮融资 昨日,创企Sense获得了1000万美元融资。这笔资金是它种子轮和A轮融资的结合。谷歌风投、Khosla Ventures、Signia Ventures和IDG Ventures参与了它的种子轮融资,Accel领投了A轮融资。这家创企主要是能帮助用人单位为独立合同工提供更好的工作体验。 “在员工搜寻以及受薪雇员、全职雇员的管理方面,已经出现了太多的技术。但很少有什么创新技术能解决独立合同工在工作过程中的需求。Sense就是为此而来的,我们要优化单位经济的运作。”Sense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政官Anil Dharni表示。 这家旧金山创企提供的SaaS服务能让自由工作者在工作过程中的通讯实现自动化。用人单位可以通过短信或邮件向新员工发送信息,检查每天的工作进程,征求反馈等。分析师可以把反馈集合起来,深入了解合同工的参与度等情况。 “独立合同工是美国以及全球劳动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在美国,目前有35%的劳动力是合同工,预计到2020年,这个数字将增加到40%。”Dharni说道。 Sense会根据一家用人单位活跃合同工的人数来收取订阅费用。Dharni表示,公司已经拥有了60多个企业客户,其中包括Vaco、PrideStaff和CDI。他举例,Vaco就通过Sense和合同工在Facebook和Netflix等平台上互动。 目前Sense的竞争对手包括人力资源管理平台Workday和Culture Amp等。公司将利用这笔资金深化现有服务,并招聘更多员工。 据了解,Sense成立于2016年,目前拥有15名员工。 【猎云网(微信号:ilieyun)】6月22日报道 (编译:叶展盛)
    合同工
    2017年06月22日
  • 合同工
    在未来,全职员工可能会消失 合约工作已经成为了新趋势。想想Uber吧:这家靠车辆共乘起家的创业公司,如今有1.6万名合同人,而员工只有2000个,两者之间的比例竟然是80:1。说起雇佣合同工的公司,Uber可不是唯一的一家。Handy,Eaze和Luxe这些不过是“1099经济”的最近几位加入者。   虽说这几家公司成为了众人焦点,但并非只有按需领域的公司才会雇佣合同工。Microsoft的合同工人数大约是全职员工总人数的2/3。自2003年来,即便是最简单的企业机构和独资公司,雇佣的合同工人数也达到了过去的两倍。   下面就来谈谈,到底是什么趋势使得雇主和员工双方推行“合同工”,重塑传统的公司和全职员工模式呢?   选好平台,找到客户 以前,合同工要费九牛二虎之力才能找到承包商,初期客户和稳定的回流客来源。在美国,Homejoy和Handy这一类平台可以搞定这些问题。如果你想销售、找工作、支付还有经营小型商业所需的管理资金,交给这一类平台自然是极好的。   美国的服务合同工加入了这类平台以后,马上就要应对大量的客户需求。一位与Homejoy签约的清洁工表示,她“从来都没有这么忙过”。她只需说一声她有空,就立刻有工作要她去做。   对于知识工作者来说,Upwork就等同于Homejoy。全球各地的工作者都通过Upwork找到潜在雇主。收酬金和工作汇报平台都会解决,所以对于合同工来说,无论他是在厨房里还是在泰国的沙滩上边晒太阳边远程工作,他都可以一心专注于做好自己的工作,因为平台会搞定其余无聊的部分。   公司的生意也从这种流水线型的合同工分配渠道中获益不少。因为有了流动的劳动力,公司可以随时调节公司劳动力规模大小。公司在雇人时的限制也就变小,可以根据项目或者对特定人才的需求来招聘合适的人。   这个模式就有点像拍电影:导演根据拍摄电影所需要的技能来找剧组人员(演员,灯光师,摄影师,音效师等等)。这些人为了某个项目聚在一起齐心协力,在电影完成之后又分道扬镳。这和商业界里典型的机构模式截然不同,但更加高效。   需求上的变化 如今步入职场的人都更看重灵活性和自主权。找工作时,比起职业,他们更重视办公地点;比起升职,他们更想要灵活的工作时间。统计局数据显示,55岁的人平均在一个岗位上工作10年,而典型的25岁的人则只会工作三年。如今的年轻人甚至把日程安排的自由度和远程工作的可行性置于薪水高低之上。以前人们都期望能一个铁饭碗捧一辈子,但如今这一代人已经没有了这种观念。(当然他们的养老金也就没有太多保障。)   Google和Facebook在意识到了这股趋势之后,就开始提供“部门轮岗发展计划”(Rotational development program)。Linkedln的联合创始者Reid Hoffman,提倡员工们签约两年“服役”,在每一个“两年”中为公司做出贡献。   合同工也可以专注于寻找和自己技能匹配而且并且合理的工作。唯一不同的就是时间:正式员工会花两年时间甚至更多时间做同一件事情,但如今临时召集合同工来做一个时长1到6个月的项目似乎已经成为了常识。   在按需经济中,这种模式就发展的更快。很多合同工会在一星期中为多个公司工作,有些甚至高达十个。“朝九晚五”这样的模式已经快灭绝了。   虽说合同工意味着就业保障难以确保,工作的灵活性还是让多数人向往不已。   医疗安全网络 人们最害怕对的就是失去他们的医疗安全保障。失去医疗保险的风险相当大,一场车祸可能就会造成经济上致命的打击。因此,很多潜在的创业者都会尽可能地先留在原来的雇主手下工作。   ACA(Affordable Care Act)正在改变这种现况。合同工可以去他们州的交易市场申请全额保险。他们无需靠着雇主得到医疗保险。“ACA对于独立的工作者来说绝对是一件好事,特别是薪资较低的工作人”Steve King,和Emergent Research共同研究未来职场的领导研究员如是说道。“这样就会有更多的独立工作者,更少的没有保险的独立工作者”。   谁来保护合同工? 这条路并非一帆风顺。合同工能得到的法律保护始终比正式职员要少;他们始终是渺小而脆弱的存在,薪酬随时都可能会被压低,他们可能会被当成零件或者机械使用。   幸运的是,现在市场上出现了很多服务来填满这一空缺,支持成长中的合同工阶级。Freelancer’s Union(自由职业者联盟)提供保险来应对独立工作者的需求。Peers.org则为独立工作者提供了社区,给他们更好的薪酬依据。QuickBooks Self-employed则为他们经济和税收工具。网络上甚至还有全球各地的独立工作者数字生活社区,还有Teleport这一类的应用来帮助合同工找到这些社区。   这个正在生长的生态循环正在逐渐填满合同工与雇主之间的“利益缺口”。如果一个人不做传统的全职员工也可以拿到医疗保险、自己的生活社区和经济补助的话,问题就来了:那还为什么要当全职员工?   职场的未来 高科技平台让合同工能够更方便地从全球各地找到雇主,医疗保险也能保障。社区和工具都会帮助合同工在经济实力范围内得到最多的利益。这也就是为什么专家预测,在5年之后,职场上超过40%的就业者都将是合同工。   人们,尤其是那些自己有在创业的人,会根据所需的技能选择合同工。对于这些人来说,合同工的推行岂止是小小的跳跃——那是下一步计划。   对于商业来说,合同工的推行也将带来巨大的变化。说到底,商业就是由所有者、人才挖掘人和合同工等人经营的。Homejoy这一类的平台会飞速发展,好调查合同工的专业技能,工作履历和空闲时间。合同工可以很方便地和人才挖掘人“配对”。甚至一整个团队都只要点点鼠标就能找齐成员。   合同工的推行会带来划时代的变化。一开始,这样的改变可能会让部分人不适应或者造成紊乱。但是,从长计议,这种新的模式将支持业务和就业者,给双方都带来好处。旧的时代即将过去,新的模式将带来更加动态的经济。   Source:TC
    合同工
    2015年06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