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由职业者
    大转变:2019年人力资源发展趋势? 文/ Rachael Klinefield 最近技术的发展和我们看待员工管理方式的转变正在改变人力资源行业。员工对公司的期望更高,人力资源部门正努力留住员工,改善工作场所文化。随着报告和招聘软件、员工数据和社交媒体触手可及,人力资源部门有了一个可以探索的新世界。虽然这些变革已经全面展开,但2019年将是一个精益求精的阶段,因为企业将逐步完善新的人力资源战略和理念。最大的主题问题是:公司如何更好地利用技术来做出更多数据驱动的决策?是时候摆脱数据分析的瘫痪状态,进行明智的员工管理了。 人员分析 2017年,研究显示,企业对人员分析的关注出现了戏剧性的倾斜——过去,这是一种没有得到管理层太多关注或资金支持的利基业务。计划实施数据和创建人员分析数据库的公司从通常的10-15%跃升至69%的多数。 已经实现了许多人员分析元素来改进日常操作。然而,数据完整性问题以及高管对自己的数据只有表面的理解一直是一个重大障碍。2019年将最终带来更多的理解和以前在人力资源行业不存在的数据掌握水平。管理人员可能会在如何使用他们的数据方面受到更多的教育,或者可能会出现数据管理方面的其他职位。 招聘技术 2019年,现代化的招聘管理系统将越来越受到依赖,进一步简化人力资源部门的招聘流程。企业再也不能采用过时的战略来发现、聘用和培养顶尖人才。 现代招聘软件可以在两个关键领域帮助公司:优化和目标。换句话说,该软件将在做脏活的同时为招聘人员节省宝贵的时间。人力资源专业人士将不再浪费时间盲目地寻找人才。相反,招聘技术将使企业能够在它们最有可能发现下一个大雇员的地方进行磨练。此外,该流程将从开始到结束进行优化,使HR能够在较少变化的情况下细化和完善他们的入职流程。 除了学习管理系统可以培养更好的团队培训和沟通,更多的公司会考虑机器学习和人工智能能提供什么。聊天机器人和类似的技术可能会承担更低级的任务,比如调度和提供基本信息。这将使人力资源专业人士腾出更多时间,与应聘者进行重要的关系建立活动。 雇主品牌 声誉管理长期以来一直是热门词汇,但企业将开始对客户和潜在候选人如何看待自己施加更多控制。公司将从简单地监控他们在网上的表现,转向引导雇主品牌走向他们想要的方向。随着公司需要更多优化和精简的软件来处理低级功能,我们将看到更多的软件集成。越来越多的公司开始采用“付出才能得到”的理念——建立一种基于团队价值和需求的企业文化。我们将看到公司进一步创造性地营销他们的雇主品牌和价值观作为中心焦点。 打破朝九晚五 人力资源部门终于习惯了工作角色变得越来越短暂的事实。到2020年,据估计大约有50%的美国的劳动力将是临时工、合同工或自由职业者。尽管许多人将这种转变视为经济混乱和无序,但企业有机会在必要的项目基础上节省资金并聘用有技能的人才。人力资源部门可以培育一个不断壮大的高素质人才网络,而不是与有限的员工群体结婚,这些员工可能具备或缺乏满足公司期望的技能和激情。这段时间为企业提供了一个摆脱导致员工敬业度危机的层级管理风格的机会。反过来,他们会转向以关系为导向的策略,雇佣符合他们文化和价值观的人才。帮助企业追踪并与人才网络保持联系的数字工具,将是未来的一项重要资产。 最后 尽管这些变化的最终结果无疑是积极的,但过渡期可能会让许多人力资源部门不知道首先该做什么。面对如此多的新选项和巨大的变化,您如何确定哪些软件真正适合您独特的公司需求并有助于促进变化? 2019年,人力资源革命将最终取得成果。员工敬业危机带来的发人深省的影响受到了人们的关注——生产率下降、高流动率以及缺乏团队协作和创新。人力资源主管知道,他们需要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方式提升自己的水平。企业将开始看到过去几年劳动的成果——经历技术更新带来的成长阵痛,适应广泛而复杂的运营变化。随着节奏的加快,人力资源部门最终可以适应这些新的、授权的系统,以加强他们的劳动力。   以上为AI翻译,内容仅供参考。 原文链接:Big Shifts: What HR Trends Are Coming in 2019?
    自由职业者
    2019年01月11日
  • 自由职业者
    262亿美元收购领英后 微软与零工经济先驱Upwork合作 日前,微软宣布和全球最大的自由职业者工作平台Upwork合作开发新工具,帮助企业雇主管理合作、雇佣的自由职业者。《美国先驱报》称,两家公司最近的合作——帮助企业在合同期内暂时访问企业微软Office应用程序的工具——将是全面收购的第一步。 Upwork首席执行官斯蒂芬·卡斯瑞尔 新软件助力公司管理自由职业者 这款新软件旨在帮助公司在有限的时间内,让需要使用某些微软办公相关工具(比如workplace chat app)的合作自由职业者更容易地得到帮助。 当项目结束时,新软件会自动切断自由职业者对合作雇主微软相关产品(包括任何相关数据)的访问。以往,雇主公司必须手动阻止自由职业者进入,这可是一个耗时的麻烦。 Upwork首席执行官斯蒂芬·卡斯瑞尔希望,这款名为Microsoft 365自由职业者工具包的新免费产品最终将吸引更多雇主客户使用包括自由职业者筛选服务在内的Upwork付费产品。 由于微软拥有庞大的企业客户名单,Upwork与微软合作开发了这些新工具,从而给了Upwork一个从企业客户那里获得更多业务的机会。卡斯里尔介绍,许多自由职业者使用Upwork平台与雇主公司联系,从事涉及微软技术的项目,比如开发人员使用微软的Sharepoint软件构建企业内部网。他说,有了这些新工具,公司可以更容易地找到专门从事微软相关项目的自由职业者,并能更快地聘用他们。 有消息称微软计划将Upwork纳入公司 此外,据《美国先驱报》(USA Herald)报道,有消息称,微软已经相中Upwork,并计划很快将其纳入公司大家庭。 虽然职业社交平台领英在大公司、全职员工和人力资源部门中很受欢迎,但Upwork是一个非常不同的平台。2013年成立以来,Upwork旨在将个体自由职业者与寻求短期项目员工的企业和个人联系起来。目前,该平台已经拥有超过1200万的注册用户。 《美国先驱报》称,两家公司最近的合作——帮助企业在合同期内暂时访问企业微软Office应用程序的工具——将是全面收购的第一步。 今年6月,微软宣布以262亿美元收购领英,这笔微软史上最大收购也意味着微软迈出了踏入网络社交领域的一大步。美国媒体分析,微软对社交平台企业领域的控制力越来越强,这无疑给人一种微软将采取行动的感觉。和领英相比,Upwork有更明显的直接收入流:通常根据项目价值向雇主企业收取20%的费用、向自由职业者方收取10%。除此之外,如果雇主企业想要更多的自由职业者使用微软软件和Outlook,那么这将是一个直接吸引他们的好机会。 对此传言,Upwork首席执行官卡斯瑞尔没有明确回应。但他表示,Upwork选择与微软进行合作,且不打算与谷歌或Slack等微软竞争对手达成类似交易。 以下为英文报道: Microsoft is reportedly eyeing up freelance hub Upwork Microsoft and enterprise software company Upwork have partnered on new tools to help companies manage freelance workers. The new software is intended to help companies more easily give temporary workers who need to access certain Microsoft Office-related tools,like the Teams workplace chat app,for limited amounts of time. When projects end, the new software automatically cuts freelancers’ access to Microsoft-related products including any associated data.Typically,companies must manually block freelancers from access,which can be a time-consuming hassle. Upwork CEO Stephane Kasriel hopes that the new free product,called Microsoft 365 Freelance Toolkit,will eventually attract more customers to Upwork’s paid products that include freelance screening services. Upwork teamed with Microsoft on the new tools because of Microsoft’s huge list of corporate customers,thereby giving Upwork an opportunity to get more business from them. Kasriel said that many freelancers who use Upwork to connect with companies work on projects that involve Microsoft technology, like a developer who builds corporate intranets using Microsoft’s Sharepoint software. With the new tools, companies can more easily search for freelancers who specialize in Microsoft-related projects and hire them more quickly, he said. According to the USA Herald, sources indicate that Microsoft is sniffing around Upwork, and has plans to make it part of the company’s family soon. While LinkedIn is popular among large companies,full-time employees and HR departments looking to tempt said full-time employees elsewhere,Upwork is a very different beast. A hub for freelancers, formed in 2013 with the merging of oDesk and Elance (sadly the didn’t go for “Elanceodesk”), the site aims to connect self-employed types with businesses and individuals looking to staff short-term projects. It has more than 12 million registered users. USA Herald is incredibly vague about the nature of its sources, not even revealing which side of the potential transaction they sit on. The report states that a recent collaboration between the two companies - tools to help businesses provide temporary access to Enterprise Microsoft Office apps for the duration of a contract - was the first step on the road to a full acquisition. Upwork has a more obvious direct revenue stream with a consistent flow of transactions between employers and temporary employees and charges the former between ten and 20 per cent of the value of a given project. Kasriel said that Upwork doesn’t plan similar deals with Microsoft competitors like Google’s G Suite workplace software or Slack.“Right now that is not the plan,”Kasriel said.   原文来源:262亿美元收购领英后 微软与零工经济先驱Upwork合作
    自由职业者
    2018年12月24日
  • 自由职业者
    替代劳动力:这一趋势将越来越明显 文/ JOSH BERSIN 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们广泛地讨论了替代劳动力:合同工、特派、零工和众包工人。我们现在知道劳动力比你想象的要多。 首先,只有42%的公司告诉我们他们主要聘用全职员工。其他公司则有各种各样的承包商、兼职员工和零工工人。例如,如果你去硅谷的任何一家科技公司,你会发现“红色徽章”(或另一张卡片)标识出哪些人不是全职员工。这些人可能是服务人员(自助餐厅、清洁工)、制造业,甚至是工程师。 其次,我们也知道,全球有7700多万人是自由职业者。(这几乎是美国劳动力总数的一半。)这些人通过他们的朋友或gig网站找到工作,比如Upwork、Fiverr、99Designs、Toptal和数百个其他网站。Upwork现在是一家市值2.5亿美元的上市公司,声称将利用18亿美元的或有项目,拥有超过10.1万名客户。 该公司刚刚宣布与微软合作,推出微软265自由职业者工具包,旨在帮助雇主直接从他们的微软IT工具管理自由职业者。(现在有传言说Upwork可能被微软收购。) 第三,多达40%的年轻全职工作者现在也从事兼职工作。这些所谓的“侧推”在年轻人中很常见。为什么?因为他们想要额外的收入,坦白说,现在很容易做到。通过上面列出的这些网站,全职员工可以做设计工作、社会工作、教瑜伽,甚至还可以兼职开公司。所以你在工作中看到的一些承包商可能是其他地方的全职工人。随着生活成本的持续上升,这一趋势很可能会继续下去。 那么,如何管理组织好这一部分将是人力资源面临的重要问题之一。   以上为AI翻译,内容仅供参考。 原文来源:The Alternative Workforce: It Isn’t So Alternative Any More  
    自由职业者
    2018年12月12日
  • 自由职业者
    观点:自由职业者如何为人力资源重新定义“人才” 招聘人员过去常常容易一点。他们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最好和最聪明的人。他们可以依靠最具选择性的机构 - 常春藤联盟等传达的信号。如果他们设法雇用这些机构的人员,他们的工作通常都会完成,而且新员工通常都是合适的。 另一方面,今天人力资源部门人员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难。预计他们会“勾引”候选人,甚至超过被他们诱惑的人。“ 人才争夺战 ”正在肆虐,特别是在科技界。科技领域的高质量候选人越来越难以找到。根据Indeed的调查,86%的组织表示他们发现很难找到和雇用技术人才。83%的受访者表示,人才短缺已经“ 通过收入损失,产品开发速度减慢以及员工紧张和倦怠加剧 ”来“ 伤害他们的业务 ”。 但人才短缺只是问题的一部分。这些招聘人员面临的挑战还在于,他们的组织对最优秀和最聪明的人不那么有吸引力,更多的人更愿意成为企业家,自由职业者或为创业公司工作。吸引他们越难,他们就越需要他们变得有吸引力。 此外,大多数组织今天需要不同的人才。他们都希望“改造”,变得“敏捷”和“数字化”。因此,招聘人员必须招聘尚未存在的工作。他们必须招募那些能够在盒子外思考,真正原创,富有弹性和自立的人。而这些人并不一定符合“最好和最聪明”的旧定义。你在哪里找到这样的人?有什么需要注意的信号? 嗯,事实证明,今天在自由职业者中可以找到很多这些开箱即用的大脑。他们希望学习新事物,在不同项目上工作,快速适应,培养成长思维,有弹性和自力更生。越来越多今天最有才华的人拒绝接受现代官僚机构的“废话”9到5职位。他们还重视个人成长,而不仅仅是普通薪水的舒适度。 因此,公司和招聘人员都在了解除了与最优秀的自由职业者合作之外别无选择。这并不容易,因为它质疑他们做事,组织,文化,管理和价值观的方式...... 人才争夺战不会很快消失 大多数公司抱怨招募他们所需的人才是多么困难。但他们不是总是抱怨它吗?毕竟不是这个特殊的挑战是招募游戏的一个自然部分吗?或者今天是完全不同性质的挑战?嗯,一些人力资源专家认为雇用优秀人才越来越困难。他们说,尽管残余失业,但对大多数公司来说,人才争夺战是非常真实的。 几年前,波士顿咨询集团的一份出色报告深入研究了到2030年25个国家的劳动力供需动态。报告强调了即将到来的劳动力短缺(和盈余)必将影响未来的增长。主要不足将影响这25个国家中的大多数国家。最值得注意的是,到2030年,德国将遭受多达1000万工人的短缺.BCG计算出德国的劳动力供应量将从目前的约4300万人减少到2030年的3700万人。短缺的确切规模自然取决于增长和生产力但无论如何,都会出现大规模短缺。更多的国家将遭受类似(或不太严重)的短缺。 在我们的数字经济中,招聘已经是一项艰巨的挑战。大多数国家的大多数公司都感受到工程人才的短缺。但这种短缺不仅关系到工程师。它还涉及已经通过数字化转变的所有职业,如营销,沟通,招聘等。此外,越来越难以准确地预测五年或十年内将需要什么样的人。明天的一些工作尚不存在。如果您未能提前一年计划,那么招聘计划的重点是什么? 中小企业,企业和服务公司必须在一个不够大的池中竞争相同的人才。招聘需要越来越多的精力和创造力。招聘人员甚至在毕业前就试着找到候选人。有时他们开始在高中接触,鼓励更多的年轻人,特别是女孩,选择工程职业。大多数国家根本没有培训足够的工程师。 然而,工程师的短缺只是一个问题。许多公司面临另一个问题:他们对年轻的毕业生不再具有吸引力,他们越来越希望将传统公司提供的9到5个工作岗位用于自由职业,创业或初创公司。许多本来可以被计算机服务公司聘用的年轻工程师选择直接向公司出售他们自己的服务。他们愿意交换受薪合同的担保,以便自由选择他们将承担的任务。 正如Malt去年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97%的自由开发者表示他们选择自雇。由于他们的需求量很大,他们已经习惯了他们的条件。他们习惯于要求自治和灵活性。他们是第一批自由地远程工作,使用(和开发)异步集体工作的最佳协作工具(Slack和Github)。在许多方面,他们一直在向所有其他创意班工作者展示道路。 为什么与最好的人合作从未如此重要 矛盾的是,在需求最高的人 - 数据科学家,软件工程师等 - 即使是自由职业者中,也存在很高的不平等。有些人已经成功地建立了良好的声誉,并且受到了很多追捧。他们可以提高价格。其他人没有设法建立声誉,有时在一个应该对他们有利的市场上努力维持生计。 问题是,即使在自由职业者中,也有越来越多的赢家通吃市场。一方面,由于提供廉价离岸服务的平台,一些服务成为商品。另一方面,一些明星从他们的网络和声誉中获益,并且可以收取非常昂贵的费用。正如Erik Brynjolfsson和Andrew McAfee在“第二个机器时代:辉煌技术时代的工作,进步和繁荣” (2014)中所解释的那样,技术“增强”了一些工人通过数字化利用他们的才能的能力,因此相对表现可以决定成功。编写稍微快一点的代码可能足以支配市场,而第10个最快的代码将完全被遗忘。“最大的赢家是明星和超级巨星 “。客户更关注相对绩效:技能(或运气)的微小差异可能会产生不成比例的收入差异。 网络效应在我们的数字经济中越来越常见,往往会放大赢家通吃的现象。在所有“超级巨星”市场上,少数人 几乎占据了整个市场。“ 一号和二号之间的差异从未像现在这样大”,Brynjolfsson和McAfee相信。对于工人,特别是自由职业者来说,网络和声誉从未像现在这样重要。 “听到一连串平庸的歌手并没有达到一个出色的表现。人才不是您可以批量购买并结合达到所需水平的商品。做到最好是有优势的。(...)即使最佳人才优势与下一轮人才阶梯相比较小,超级巨星仍然赢得了大部分市场。(...)越来越多的人正在与他们所在行业的摇滚明星竞争。“(Cal Newport,Deep Work,2016) 同样,对于公司来说,开发最好的服务或产品是一个生存问题。在我们日益数字化的经济中,网络效应更加强大。您提供的用户体验质量将决定您与用户建立牢固关系并收集数据的能力。没有做到这一点的公司面临严重的失地风险。他们销售的产品或服务将成为商品。他们将受到数字巨头的支配,因为酒店连锁店现在受到Booking,Expedia或Airbnb的支配。如果你不想商品化,你需要最好的人才。 谁是最好的,他们在哪里? 声望和质量长期与雇用您的机构或公司有关。这场比赛从学校开始。大学如何选择我们仍然是招聘人员的强大信号。“ 连续第七年,申请人获得哈佛大学入学录取率的比例创下新低。35,023名申请人中共有5.8%被录取入2017年级别“。同样,斯坦福也喜欢宣传其选择性,以更好地与哈佛竞争。好像大学的质量主要取决于它的选择性,而不仅仅取决于其教育计划的质量。 这种竞争通常会继续招募毕业生的公司(组织)。那些从最具选择性的大学招聘的人以及那些选择性最强的招聘流程的人将获得最大的声望。这些机构将为后来的招聘人员提供关于候选人“质量”的强烈信号。长期以来,这是声誉管理咨询公司(波士顿咨询集团,麦肯锡公司,贝恩公司)的主要模式。 即使是一些历史较近的公司也采用了同样的模式。谷歌前任人事主管拉斯洛·博克(Laszlo Bock)在他的着作“ 工作规则:谷歌内部的洞察力将改变你的生活和领导方式”中解释说,谷歌长期以来一直比其他公司更具选择性   。博克表明,选择性是谷歌雇主品牌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某种程度上,谷歌为其新员工提供了一个声望很高的租金。“ 谷歌现在每年获得约300万份申请,并雇用7,000名申请人。这意味着428名申请人中只有一人最终找到了工作,这使得它比哈佛,耶鲁和斯坦福等机构更具选择性。“ 遗憾的是,对于这些机构(大学和公司)而言,这种模式已不再可持续。如果许多申请必须被整理出来才被拒绝,那么该机构就有可能不会为每个申请投入足够的资源。因此,它必然会遭受代价高昂的瓶颈效应,最终会破坏价值,因为这个过程变得更慢,更官僚。 随着选择率的提高,这一过程也变得更加复杂,涉及到许多利益相关者:在每一步,误差幅度和保守偏差都会增加错失最佳候选人的风险,并且只雇用那些在特定限制条件下看起来像是优秀候选人的人。 因为他们必须总是招聘并且仍然沉迷于招生率,招聘人员最终会服务于他们自己的目标(有选择性)而不是服务于该机构的人(雇用尽可能多的优秀候选人):因为这种恶意偏见,招聘机器和招聘需求不再一致。 此外,一个拒绝大批人的机构极有可能最终激发对越来越多的高潜力人士的不良情绪:一旦这些人在其他地方获得成功和影响,他们曾被机构拒绝的事实可以创造一个形象问题。 作为声望信号的自然选择性不会在一夜之间消失。但它会迅速下降。许多声望很高的机构发现像以前那样招募起来要困难得多:他们对年轻一代并不那么有吸引力。最重要的是,有新的替代模式,以信号质量和信誉:你的网络的规模,你的在线声誉,你影响别人的能力,从你的离职员工的建议,你们的专业成就,你可以看到在线(通过一个博客,例如)。 最后但同样重要的是,在一个创新已成为主要优点的世界中,敏捷性和适应性变得越来越重要。你连接个人(包容性)的能力比排除人们产生声望(独占)的能力更重要。正如Reid Hoffman(LinkedIn创始人)和Ben Casnocha在“你的创业 ”中所写的那样,“随着你的成长和世界的变化,你会重新塑造自己。您的身份无法找到。它出现了。“ 越来越多的人才正在学习如何增强他们的适应能力。现在,他们中的更多人更愿意成为自雇人士,而不是加入独家组织。这种趋势在技术和数字世界中已经非常明显:随着开源软件和Github等平台的发展,开发人员在同行中赢得了声誉。他们不需要雇主来建立声誉。 今天,科技界以外的其他有才华的工人也想成为自由职业者并且变得更有弹性。如果他们想继续与最优秀的人合作,公司将不得不改变他们对人才和人力资源的看法。要重塑自我,他们需要那些在职业生涯中重塑自我的人的帮助。 作者:Laetitia Vitaud 以上由AI翻译完成,仅供参考 原文来自:https://news.malt.com/en-gb/2018/05/07/how-freelancers-are-redefining-talent-for-hr-people/
    自由职业者
    2018年11月26日
  • 自由职业者
    工作趋势:自由职业者的权利逐渐成熟 文/Ziad Reslan Gig工作者,自由职业者,共享经济工作者 - 称呼他们你想要的东西,但数百万在Lyfts驾驶你的人,放弃你的无缝交付或从家里零碎的项目工作已经成为美国劳动力的主要部分 - 他们的数量只会增长。 今天的一份报告显示,去年有5670万美国人担任自由职业者。这超过了整个劳动力中的三分之一。 对于全职员工,存在一系列保护措施,以确保他们获得报酬,不会受到歧视,如果他们失去工作,就会保留一些收入。从联邦就业法到州法律和城市法令,雇员可以求助于雇主的不法行为。但对于快速增长的美国自由职业者来说,几乎没有法律保护。 那已经开始改变了。从自由职业者联盟形式的现代工会到法律科技创业公司试图为自由职业者提供保护其权利的简单易用的合同,自由职业者的保护正在慢慢赶上演出经济所看到的 令人难以置信的增长。过去几年。   谁是自由职业者? 在 美国念书自由职业者今天发表提供了一个窗口到谁在做所有的演出工作。该研究由全国范围内拥有超过40万名会员的自由职业者联盟和最大的自由职业网站Upwork联合委托,现已进入第五版。 它发现自由职业者遍布美国各地,其中超过40%的人年龄小于35岁,其中近三分之二的人在网上找到了自己的工作。按照目前的增长速度,我们可以预期大多数美国劳动力在不到十年的时间内就会自由职业。 在大多数情况下,研究发现自由职业者对自己的工作很满意。超过一半的受访者表示,没有多少钱可以让他们从事传统工作。与非自由职业者相比,自由职业者有更好的工作/生活平衡,更能控制他们的日程安排,从而减轻压力,提高健康水平。 然而,与传统的全职同行不同,自由职业者不成比例地担心他们是否会为他们完成的工作获得报酬,以及如果他们不这样做,他们如何追求付款要求。近70%的自由职业者努力为他们完成的工作收取报酬。   保护自由职业者 这就是像自由职业者联盟这样的组织进入的地方。与传统工会不同,自由职业者联盟的成员资格是免费的 - 来自不同捐赠者的资助以及提供涵盖联盟成本的保险计划的费用。虽然传统私营部门工会的成员资格在20世纪70年代达到顶峰,并且自那以来一直在稳步下降,但自1995年成立以来,自由职业者联盟一直保持稳定增长,目前正在以每周1000名新成员的速度增长。 工会执行主任凯特琳皮尔斯告诉我,自由职业者处理的是权力不平衡。由于不到四分之一的人使用合同来保护他们的权利,他们往往受雇主的支配。“自由职业者基本上与所有已经普及的工作场所保护措施截然不同,”她解释道。 为了回应其成员的关切,欧盟一直倡导雇主及时付款,获得负担得起的医疗保健和更多的收入可预测性。 去年,联盟领导了一项成功的倡导活动,以通过纽约市议会的“ 自由非自由法案 ”。根据该法案,雇用纽约市自由职业者的企业必须使用合同,必须在工作完成后30天内付款,自由职业者可以向城市提出索赔,以解决他们与企业的问题。如果索赔成功,那么除了自由职业者的律师费之外,企业还必须向自由职业者支付双倍赔偿金。 仍存在严峻挑战 即使是行为本身也无法保护远离新泽西州工作的工人在纽约的业务。有效的保护需要州和联邦一级的法律,但皮尔斯说,即使在纽约州,他们也没有立法保护自由职业者的权利。 目前,自由职业者联盟正在加倍制定他们的市政战略,倡导其他许多自由职业者所在城市采用与纽约相似的法令。 皮尔斯说他们已经开始在费城和麦迪逊获得动力,并且正在将纽约竞选活动作为榜样。纽约向联盟展示了他们可以为自由职业者权利提供的广泛支持。从传统的工会到WeWork和Kickstarter,各种各样的团体聚集在一起支持通过该法案。最终,它一致通过,所有51名纽约市议会成员,包括三名共和党人,都支持它。 “这只是一个常识性法律; 如果你工作,你应该得到报酬,“皮尔斯强调说。现在的希望是,在其他城市,州和最终联邦政府中,同样的常识可以占上风。   启动方法 对自由职业者的保护不仅来自类似工会的组织。一些法律科技初创公司正在努力提供更专业的合同服务,专门针对自由职业者和小企业。 Gina Pak和Liam Moriarty在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期间会面,并首先遵循为纽约高级律师事务所工作的典型律师路线。但是,在他们的法律职业生涯的几年后,他们都辞掉了工作,打包了他们的上西区公寓,然后搬到洛杉矶共同找到Lawgood。 Pak和Moriarty发现,美国的不良合同每年导致超过1200万起诉讼,导致国民经济损失超过6000亿美元。自由职业者和小企业负担不起律师费,因此选择写自己的风险合同,或根本没有合同,导致诉讼不可避免地出现问题。 相反, Lawgood 提供在线服务,自由职业者和企业可以上传任何有问题的合同,并获得反馈,只需支付聘请律师的一小部分费用。 然后,该公司的系统将精心审查的律师网络与人工智能技术相结合,旨在发现合同中的潜在问题。每个用户都会获得一份标记合同,提供潜在问题的通知,复杂措辞的简化解释以及如何协商的建议。 朴告诉我,就目前的情况而言,“在保护自由职业者方面并且没有跟上时代的步伐,法律是不恰当的。”一份精心起草的合同可以保护自由职业者和雇用他们的公司。但根据她的经验,即使是“合同”这个词也有不好的代表。“这是一个人们不愿意接受的痛点,一些自由职业者甚至不愿意要求签订合同,因为他们不想表示对雇佣他们的人缺乏信任。” 这意味着,对于 Lawgood来说,除了让自由职业者能够获得价格合理,易于理解的合同外,他们还可以让自由职业者了解签订合同的诸多好处。“不要把它当成不信任,”鼓励白沙“但对于一个工具,既双方获得成功,并成为市场预期明确。”她见过谁已经按照他的意见的自由职业者赚更多的钱,以更高的速率得到报酬和如果有人试图削弱他们的权利,更好地了解他们的权利   未来支持自由职业者的权利是什么? 虽然像自由职业者联盟和像Lawgood这样的创业公司这样的组织为自由职业者提供了一些希望,但显然需要更多的国家级保护来确保自由职业者不被利用。 从这个意义上说,美国的 自由职业者研究提供了一些重要的线索,为什么世界各地的政治家应该更多地关注自由职业者。除了他们已经代表超过三分之一的美国工人这一事实外,该研究表明,自由职业者比非自由职业者在政治上活跃19分。 更令人惊讶的是,高达72%的自由职业者表示他们愿意跨党派投票支持支持自由职业者权利的候选人。 皮尔斯说,发表这项研究的最好成果之一是量化自由职业者的数量,这是一个松散而分散的选区,以前没有被恰当地计算过。现在的希望是,他们的规模,政治参与程度以及跨越政党路线的意愿将导致政治家们接受 他们的事业并最终通过保护他们权利的立法。在此之前,自由职业者应该推动保护他们的合同,并加入像自由职业者联盟这样的团体来扩大他们的声音。   以上为AI翻译,内容仅供参考。 原文链接: Freelancers rights come of age as gig economy booms
    自由职业者
    2018年11月01日
  • 自由职业者
    自由职业雇佣平台Fastwork获戈壁创投领投A轮480万美元投资 10月23日消息,在线自由职业雇佣平台Fastwork于近日宣布已获得跨境风险投资公司戈壁创投领投的A轮480万美元投资。 Fastwork是一家在泰国和印尼开展业务的在线自由职业雇佣平台,此前还曾获得Vickers Venture Partners,LINE Ventures和Partech Partners的资金支持,截至目前,融资总金额达到550万美元。 戈壁创投东南亚投资合伙人Arya Masagung表示:“中小型企业在该地区的新兴市场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增长,也因而缺乏足够的技术人才支持其发展速度。所以,像Fastwork这样,能够帮助在中小企业、自由职业者和外包机构之间架起桥梁的自由职业雇佣平台,备受企业追捧。” Fastwork是由一群来自硅谷和纽约的工程师和企业家于2015年创建。该公司致力于帮助东南亚的公司和雇主发现并雇佣自由职业者。公司负责人在一段采访中表示,该地区有超过30万家企业使用了其平台提供近22,000项服务,服务内容涵盖平面设计、在线销售、影响力销售、网页开发和应用开发的数据输入等。 对于自由职业者而言,该平台可以随时随地帮助他们收集薪资,推广他们的服务,管理订单,交换文件并与客户沟通。 除了提供支付系统之外,平台还使用了名为Fastwork Score的专有算法来对自由职业者的数据进行定量和定性地筛选并排名,从而缩短用户找到合适匹配的时间。自2017年12月以来,Fastwork的收入已增长1100%,目前在印度尼西亚和泰国雇用了50多名员工。 最近,该平台还推出了Fastwork Pro和Fastwork Enterprise两种优质服务。平台中处于前1%的最优秀的自由职业者、代理商会被选中提供高质量服务,并为处于成长阶段的用户提供大型项目。     原文来源:自由职业雇佣平台Fastwork获戈壁创投领投A轮480万美元投资  
    自由职业者
    2018年10月24日
  • 自由职业者
    工作的未来:雇主和员工结盟 文/Brant Biggers 自由职业已经成为大多数雇主的劳动战略的一部分。但管理好它是一个不同的挑战。 人们都专注于了解“零工经济”及其对工作完成方式的影响。它们有如此多的细微差别,因此,那些了解当前劳动环境以及未来工作并成功适应的人,将会发现并最大限度地利用市场趋势。 劳动力的发展对工人和雇主都有可能产生积极影响。员工感兴趣的是利用他们的技能并且避免与这些技能无关的活动。此外,他们想推销并执行他们想做的工作,他们想什么时候做,他们想怎么做。 在ADP的2018年“工作的演变”研究中,80%的受访北美工人对于方便和效率来定义他们自己的工作时间表示“非常渴望或兴奋”;对于工人选择从事个人利益和影响社会的事情,81%的人表现出积极的情绪反应。在某些方面,这违背了传统的就业和“做任何需要做的事”的信条。 相反,雇主们仍然不断地降低成本,员工的工作量达到完美水平(没有空闲时间),工作迅速,质量高,有专业人才。所以,这听起来像是一个成功的组合。 全职工作在这里没有危险,但雇用自由职业者的趋势却是真的。ADP调查中,有55%的受访者对雇主完全转向合同工的趋势表现出积极的情绪反应。这包括员工和雇主,突出了传统思维的转变。该研究还表明,大多数受访者(88%)认为,合同工的这一趋势正在或将在未来实现。 ADP最近收购了WorkMarket,这是一家为客户提供“FMS”(自由职业管理系统)的创新公司。这次收购源于一种被称为“零工经济”的现象。ADP公司WorkMarket拥有才华横溢的员工,他们让雇主和员工都能从零工经济中获益。 大多数组织已经在利用大量自由职业者或临时工取代传统的全职员工。虽然组织还在评估利用自由职业劳动的好处,但大量劳动力人口也越来越渴望从事自由职业。因为它感觉像是一个很好的协调机会,可能类似于工业革命。 如果这对雇主和员工都有利,那么挑战是什么? 传统的人力资源平台不是用来帮助雇主管理自由职业者以及工作如何完成的。今天,部门经理通常在电子表格中保留他们自己的承包商名单。雇主通常不能很好地了解这个人才库,因此,他们也会接触到一些与证书、背景调查以及其他对公司内部合规至关重要的项目有关的信息。 此外,还有财务方面的问题。许多组织对这一劳动力类别的成本没有很好的了解,以及他们是否能以最优惠的价格获得最优质的工作。最后,要想在市场上推销一个自由职业的机会,聘用合格的人才,给予机会,跟踪完成情况,然后及时进行补偿并不容易。 与任何挑战一样,WorkMarket为创新者打开了一扇窗口,创建了一个解决方案,帮助雇主根据公司规则组织,管理和支付自由职业者。该解决方案提供了将自由职业者的劳动组织成所谓的劳动云或具有特定特征的劳动力池的能力。从那里开始,能向那些基于规则方法的合格人员推销任务。该任务通过移动应用程序进行营销,自由职业者可以立即审查并接受任务和条款。 一旦任务完成,就会通过系统记录下来。然后,自由职业者可以选择按典型的应付账款支付,或者选择更快的付款计划。该系统提供了输入工作质量评级的机会,就像在亚马逊(Amazon.com)或优步(UBER)上看到的那样。通过这种独特的系统来组织和吸纳自由职业者完成工作,HR和财务领导对这一劳动范畴有了全面的认识。这使他们能够报告并更好地理解他们的自由职业战略的成功程度。 自由职业和零工经济在这里。它们是未来工作的关键要素。因此,这个劳动力群体应该像全职员工一样,在财务和人力资源管理方面是可见的、透明的。很明显,自由职业已经成为大多数(如果不是全部的话)雇主的劳动力战略的一部分,而且很可能会增长。现在雇主需要关注如何更好地管理它。毕竟,曾经有一段时间,大多数雇主用电子表格为全职员工管理人力资源数据。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   以上为AI翻译,观点仅供参考。 原文链接:The Future of Work: Employers and Workers Aligning  
    自由职业者
    2018年10月09日
  • 自由职业者
    零工经济先驱Upwork将上市-Gig economy pioneer Upwork set to go public 文/Rachel Ranosa 文章导读: Upwork,以前称Elance-oDesk,是一个全球自由职业者平台,企业和自由职业者人士可以远程连接和协作。 2015年,Elance-oDesk更名为Upwork。它位于加州山景城和旧金山。 全名是Upwork Global Inc. 全球自由职业市场Upwork正准备上市,预计将是2018年下半年的“大型IPO”。 据Recode报道,Upwork秘密提交了上市文件,曾考虑估值10亿美元。 Upwork收费方式:1、自由职业者接活佣金 2、客户发活佣金 Upwork用户数量:1600万自由职业者。 Upwork预计将成为2018规模最大的IPO之一,原因: 美国自由职业者的增长 Upwork和自由职业者联盟的一份2017年报告估计,超过5700万(36%)的美国人,通过自由工作向美国经济贡献了1万亿美元。 研究表明,到2027年,当大多数美国人成为自由职业者时,就业模式转变将会加速。 Upwork首席执行官斯特凡•卡斯里尔(Stephane Kasriel)表示:我们正处于第四次工业革命时期,工作发生变化,自由职业者将扮演更加的重要角色。 英文原文: Upwork, the global marketplace for freelance jobs, is preparing to go public in what observers anticipate to be the ‘marquee IPO’ of the last half of 2018. A pioneer in the online gig economy, Upwork confidentially filed papers for its stock market debut, Recode reported. The company initially welcomed the idea of a billion-dollar valuation despite financial setbacks and a price restructuring that allegedly drew flak from freelancers. If all goes according to plan this year, however, the group is set to be the latest in a string of high-profile, high-value tech companies floating on the stock market. Upwork is the byproduct of two other freelance jobs portals, oDesk and Elance, which merged in 2015. Freelancers earn from one-off projects posted on the site. The company snips off a percentage from the gig worker’s income while also charging job posters a transaction fee. While details of the IPO are yet to be disclosed, industry observers such as Bill Murphy of Inc. believe it is “virtually certain some people are going to clean up” and cash in on the stock market launch. At present, Upwork reportedly hosts US$1bn worth of gigs on a platform said to be used by 16 million freelancers. Part of the reason Upwork is expected to be one of the year’s biggest IPOs is the growth of the freelance workforce in the US. A 2017 report from Upwork and Freelancers Union estimates more than 57 million (36%) Americans are contributing US$1tn to the economy through independent work. The shift to alternative modes of employment, such as gigs and other independent work, is expected to accelerate by 2027 when a majority of Americans will have become freelancers, the study suggested. “We are in the Fourth Industrial Revolution – a period of rapid change in work driven by increasing automation,” said Stephane Kasriel, CEO of Upwork. “But we have a unique opportunity to guide the future of work and freelancers will play more of a key role than people realize.”
    自由职业者
    2018年08月01日
  • 自由职业者
    区块链项目:HireFreeHands 区块链自由职业者工作场所? 以下由HRTech AI 翻译完成,仅供参考。 本篇文章仅为介绍区块链的场景,不作为任何投资参考意见! 这个要特别注意! 自由经济正在浪潮中掠夺世界,几乎一半的千禧一代现在认为它更多是一种职业。估计表明,从过去十年来,有更多的自由职业者比实际的全职工作者更多。虽然技术是推动这种增长的力量,但自由职业系统仍面临着自己的一系列挑战。受欢迎的人不应该欺骗你,因为自由职业者的市场正在努力解决持续存在的问题。 挑战中的关键在于自由职业者不是一个“自由”的市场,因为在线支付中间人平台在支付方面倾向于延迟,罚款和费用。工作质量也是这些平台上的一大难题,因为该系统在检测欺诈方面有点薄弱。幸运的是,通过区块链破坏金融业和所有其他行业,在线自由职业者市场也不被忽视。这里有一个区块链解决方案,旨在改善为雇主和自由职业者提供的现有服务 关于Hirefreehands Hirefreehands是一个基于区块链的市场平台,公司和个人将可以寻求高品质坚果价格实惠的自由职业者的服务和人才。 该平台计划通过部署创新区块链技术来实现这一目标,该技术将充当一个数据库,以识别和招募来自非洲各地的自由职业者,并将其纳入在线环境中。 虽然通常类似的企业只提到自由职业者,但Hirefreehands强调需要寻找优质的自由职业者来避免对客户不公平的做法。作为回报,自由职业者将为他们的任务获得价值,而客户的质量也值得他们的资金。最重要的是,Hirefreehands的目标是通过其平台上的各种功能来实现这一点。这些元素包括 价格调节算法 - Hireefreehands计划通过基于专有价格调节算法的公平价格机制来消除竞标和谈判。 技能鉴定流程 - 自由职业者将经历由专家和专业自由职业者组成的审核流程。 陪审团系统合格的Hirefreehands用户将通过陪审团系统监督市场上的纠纷解决 智能合约 - 代替托管服务,每项任务都将根据智能合约进行工作,以处理成功工作的付款结算 项目管理系统 - Hirefreehands计划采用智能项目管理系统来确保自由职业者提供的工作质量。 Top HireFreeHands Benefits Hirefreehands计划通过不同的方式为自由职业者和雇主革新自由职业市场。因此,参与者将通过以下方式受益。 由于区块链和加密货币(HFT令牌)的实时功能,快速且无缝的提款, 由于陪审团制度随机选择合格的自由职业者,所以无偏见的纠纷解决方案 自由职业者经过严格的审查后交付高质量的工作,区块链确保他们提供真实的细节 价格调控机制没有价格操纵 没有为自由职业者和雇主收取中间人费用 Hirefreehands Token Symbol Token Symbol: HFT Token Sale Starts: April – May, 2018 Token Price: 1HFT = $0.05 Total Supply: 499 Million Token Standard: Ethereum Soft Cap: 2 Million Hard Cap: 10 Million   The Verdict on Hirefreehands 无可否认,自由职业者的市场充满了低成本,低成本,低工作质量,不信任,支付缓慢,以及大部分在集中平台下作为垄断者工作的低效率。 像Hirefreehands这样的区块链解决方案能够解决所有这些问题,所有希望都在于这些发展,最终吸引自由职业者和雇主远离传统的自由职业者市场。唯一的挑战是如果Hirefreehands可以取而代之的成功。
    自由职业者
    2018年04月23日
  • 自由职业者
    「数豆者」推出「简税达人」,挖掘自由职业者的开票市场 “数豆者”是一个财税服务平台。 “数豆者”最初的业务是从代记账做起。企业一般会分内账和外账,传统代记账是只针对外账,企业提供什么发票,就记成什么样,更注重形式,平均每月200-300的服务费。与之相比,数豆者强调的是规范记账,即推出“只做一套账”的新兴财务外包服务。 由于客户更多是中小企业,所以,数豆者同时推出了工商注册、财税咨询等服务,以线上获客为主。此外,数豆还保留了一款永久免费的财务软件“科目记”。公司则于2016年完成400万元的种子轮融资,投资方为骅逸资本。 日前,我们与数豆者创始人兼CEO黄非聊了聊,得知数豆者近期侧重的产品是“简税达人”。“简税达人”旨在搞定自由者票税问题,主要面向个人设计师、投资人、网红、主播、程序员、演员、咨询师、培训师、财务顾问等。 拿一些程序员/设计师的外包平台来说,有两种结算模式:第一种是抽佣模式——甲方企业跟平台签外包协议,项目的所有收入计入平台,然后平台再签协议外包给程序员等,程序员给平台开具发票;第二种是撮合模式——甲方企业、平台、设计师之间签署三方合约,平台只收取服务费,剩下的钱由程序员直接开票给甲方企业。 但国内缴税分为有11种类型的收入,分别按照不同税率进行,例如工薪收入按3%-45%,个体工商户按5%-35%,劳务外包按20%-40%,彩票等意外收入按20%,等等。上述场景中程序员,若程序员个人开票,则按照劳务外包的税率,是一笔不小开支。 再比如,我们熟悉的直播平台,由于甲方是C端个人,所以国家规定所有收入都计入平台,当网红做为个人时,平台有帮其代扣代缴个税的义务。查税时,国家没有办法针对每个个人监控,就会追责平台,于是出现了某平台被罚款6000万补税的案例。 针对这些情况,黄非透露,“简税达人”的解决方案是,跟地方政府合作,拿到优惠政策,可以帮个人开工作室,以工作室的形式再缴个人所得税,依据政策会变成额定征收的形式,节约70%-80%的税费,最高可达96.88%。平台目前多服务年薪12-500万的人群,则可以节约2-130万的税金。同时,“简税达人”还能帮自由者开票给平台。 既然逻辑这么好,为什么自由职业者不能自行注册?黄非表示,首先,注册时需要有该城市的稳定地址,自由职业者往往不能提供,以及不是所有人都能拿到优惠政策。当然,这里有一个前提是,平台只能面向没有归属地限制的自由职业者,否则就有不合规嫌疑。 虽然按照这种方式操作,对于自由职业者是节约了税金,可对企业平台没有影响,那么平台的动力来自那里?对此,黄非解释,拿网红来说,很多人不光在一个直播平台工作,如果哪个平台赚的多,自然利于平台吸引网红。 此外,“简税达人”还开发了后台系统,就像社保系统的逻辑一样,自由职业者在线上上传资料、下单开票金额,“简税达人”就能代办理。系统还可以直接打通直播平台,由平台批量发起开票请求,简税达人可以直接开票发给平台。 至于收费,前期的注册和代办理不收费,简税达人根据开票票面收取2个点作服务费。 据悉,数豆者创始人兼CEO黄非曾任职于天健华天会计师事务所,2006年创立尚科网络,2014年作为联合创始人创办请他教(可爱学),在工作之余,撰写自媒体公众号“黄非说创业”,有1.5万线上粉丝。2016年8月8日,黄非在前两家公司规范运营前提下,第三次创业成立“数豆者”,目前公司有20多人,并在去年获得400万元的种子轮融资,由骅逸资本投资。目前已启动天使轮融资。 而“简税达人”产品于今年5月10号正式上线,3个月来,通过微信公众号粉丝、口碑获客300多户,平均客单价在5000元/年,今年预计服务1000家,预计年营收做到500万。对于跑腿、代办的成本方面,公司会较多聘用实习生来解决。 来源:36氪,作者:徐宁。转载或内容合作请联系zhuanzai@36kr.com;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自由职业者
    2017年09月13日
  • 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