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lack
    Slack宣布收购电子邮件助理Astro,集成式企业服务又更进一步 文/Brian Heater Slack今天宣布,已经收购了电子邮件助理Astrobot背后的湾区创业公司Astro。这笔交易是Slack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交易,将有助于帮助流行的企业聊天平台实现其将电子邮件和日历等工作场所支柱完全集成到其渠道中的愿景。 正如Slack指出的那样,该公司在去年预测有望在未来七年左右将其他形式的商业通讯聚合到其渠道中。然而,实现这一乐观目标将意味着说服企业用户从像电子邮件这样的支柱中转移。 “我们采取了一些措施,可以将电子邮件整合到Slack中,”该公司写道,“但现在我们能够使互操作性变得更加简单,更加强大。我们的目标是尽可能简化,帮助团队将对话转移到最有效率的地方——在渠道中,以及团队在工作中使用的相关环境和软件工具,从ServiceNow和Salesforce到Workday和Box。” Astro由Zimbra联合创始人Andy Pflaum,Roland Schemers和Ross Dargahi于2015年创立。去年,它推出了Astrobot(以及830万美元的资金),这是一款将电子邮件和日历直接集成到聊天平台的Slack应用程序。除此之外,它还允许用户一次搜索,而无需离开Slack。 “正如我们与Slack一起探讨如何汇集信息,电子邮件和日历,”Astro 在一篇宣布此举的博客文章中写道,“很明显,我们将通过加入Slack,对工作场所沟通产生最大影响并实现我们的原始愿景。 独立的Mac,iOS,Android,亚马逊Alexa和Slack应用程序将于10月关闭,新用户的注册将立即被禁用。现有用户仍然可以访问通过应用程序进行的更改,这得益于同步。该公司大部分约30名左右的员工将转向Slack。 注:以上内容由AI翻译,观点仅供参考。   原文链接: Slack acquires Astro to conquer email
    slack
    2018年09月25日
  • slack
    确认:Slack 证实获得 4.27 亿美元 H 轮融资 估值达 71 亿美元 Stewart Butterfield, co-founder of Slack and Flickr 8 月 22 日,外媒报道称,Slack 证实获得 4.27 亿美元 H 轮融资,估值超过 71 亿美元 ... 该公司表示,在以 Dragoneer Investment Group 和通用大西洋为首的 H 系列融资中,该公司又筹集了 4.27 亿美元,估值超过 71 亿美元 ... 在此之前的最近一轮融资是以软银为首的 2.5 亿美元,对该公司估值为 51 亿美元,这表明,自 2017 年 9 月以来,软银的账面投资回报出现了大幅跃升。 与Uber、Airbnb和Pinterest等消费类公司一样,Slack也是最受重视的科技创企之一,但该公司不准备在2019年之前上市。Slack公司2014年初启动,一年前的估值为51亿美元,公司表示将寻求更多资金以推动业绩增长。 该公司在一篇博客文章中指出:“我们寻求这一额外的投资为我们提供更多的资源和灵活性,以更好地服务于我们的客户,发展我们的业务,并利用我们面前的巨大商机。” 每天有超过800万人使用Slack,超过300万付费用户。公司客户包括Autodesk、Capital One、IBM和零售巨头Target。去年,Slack公司的年均收入为2亿美元。 澳大利亚企业软件公司Atlassian是Slack的竞争对手,主要产品为Hipchat云和Stride服务。但在今年七月,该公司出售了这些产品的知识产权,并购入了Slack的股权。 迄今为止,Slack已经筹集了超过12.6亿美元的资金。最新一轮融资由Dragoneer和General Atlantic牵头,参与者包括美国普信(T. Rowe Price)、惠灵顿管理、 贝里吉福特和金沙资本。(斯眉)     来自:https://www.cnbc.com/2018/08/20/slack-raises-427-million-funding-round-at-7point1-billion-valuation.html
    slack
    2018年08月22日
  • slack
    Slack新一轮数亿美元融资将结束 估值达70亿美元 据知情人士透露,Slack正在筹集数亿美元的资金,融资轮结束之后Slack估值将达到70亿美元。 参与此次投资轮的新投资者有General Atlantic以及Dragoneer Investment Group。 Wellington Management正在斟酌是否要投资Slack。现有的投资者也将继续参与此次融资轮,包括Accel、Index Ventures、Global Founders Capital以及德国Rocket Internet SE。 投资讨论已经持续数月时间,目前投资轮尚未结束。 位于旧金山的Slack发言人表示公司“不会对任何谣言或揣测进行回应”。Dragoneer拒绝对此事进行评论。General Atlantic以及Wellington Management也没有对此置评。TechCrunch早先曾报道过一些融资消息。 去年,Slack融资2.5亿美元,估值达到51亿美元,融资轮由软银集团领投。 今年早些时候,Slack透露应用的每日活跃用户数量已经超过800万人,其中包括300万付费用户。在2013年推出Slack通讯平台的首席执行官Stewart Butterfield表示公司今年还没准备好上市。 Slack 最终命运应该是被收购,是被亚马逊、微软、salesforce 还是google? 我们就看其命运了!
    slack
    2018年08月13日
  • slack
    Workday、Ultimate、Slack的收购关注两因素:生产力和员工体验 文/JOSHBERSIN 如今,人工智能的收购已经很难跟上步伐,仅在2017年,就有超过108亿美元的资金投资于人工智能初创企业。在我所到之处,我发现软件公司都在开发更智能、更有预见性、更智能的工具。 在过去的几周里,我想提到的有三个重要的交易,每个都集中在一个主题上:使用人工智能和对话界面来改善员工体验,并对我们的生产力产生积极的影响。 太多的信息:工作效率正在下降  正如我在过去一年中所写的,生产率落后是一个经济问题,导致工资下降,很多人加班。如今,人们每天有35%的时间在阅读电子邮件,而我们在交流的新工具上花费过多。 我们对超连通职场的研究发现,平均每家公司都有7个不同的沟通系统,70%的高管预计会购买更多。技术供应商正以最快的速度发明它们。 Slack现在有800万用户,微软有20多万家公司使用团队,Facebook有3万家公司使用Workplace, Gmail上有12亿多用户,所有这些用户都可以使用Hangouts。在我们的消费者生活中,它甚至更容易让人分心:统计数据显示有15亿人使用WhatsApp, 13亿人使用Facebook messenger, 10亿人使用微信,3亿人使用Skype。  我们问人们这些新工具是否对他们的工作有帮助,超过三分之二的人告诉我们新工具正在阻碍我们。我们喜欢我们的个人工具,但我们花太多时间处理这些工具。一项相当惊人的研究发现,我们每6分钟检查一次这些系统,而我们40%的人在工作中从未有过30分钟不受干扰的时间。 这是荒谬的。我们的交流模式被打破了。为什么公司中的任何人都有机会在我们向他们发送电子邮件,给我们发送消息或在Slack上提及我们的时候分散我们的工作注意力? 这是不健康的。研究表明,为了应对这一冲击,压力会大幅增加。作为回应,我们现在正在购买“幸福解决方案”,为这个问题贴上“创可贴”的标签。当然,瑜伽、正念和冥想都很好——但真正的原因不正是效率低下的工作场所吗?  生产力成为人力资源的新主题  虽然我知道你们大多数人都有一个专注于“员工体验”的新项目,但我真的认为人力资源的新重点应该放在生产力上。生产力是健康、快乐和工作投入的关键,很多研究都支持这一点。 也许最令人信服的是特里萨·阿玛比尔的《进步原理》一书。通过对员工工作日志的分析,她令人信服地证明,工作中最令人愉快、最有价值的部分是“把事情做完”。所以,让我们把注意力集中在提高人们的工作效率上,我们将看到参与程度、幸福感以及其他衡量标准的提高。 当然,我们必须处理工作场所、管理实践、目标和奖励等问题,但最终如果我们想办法帮助人们完成他们的工作,所有这些项目都有更多的关注和价值。例如,如果你在管理一个研究部门,你的人才战略应该集中在帮助人们进行伟大研究的项目上。销售、市场营销和其他业务部门也是如此。 而这个问题,即简化工作的需要,正导致一些大型的人力资源技术并购。 Workday收购Stories.bi 我要强调的第一个是Workday收购一家名为Stories.bi的增强分析公司。 我刚刚看到这个系统的演示,它让我大吃一惊。 该公司使用人工智能监控和分析公司数据库(现在主要集中在Workday),以识别趋势,数据偏离范围,或与计划的差异。然后,它会用简单的英语(或其他语言)生成一个对话界面,指出它学到的东西。 这是一个例子: 正如你所看到的,这些小卡片准确地告诉你正在发生什么,你不需要进入一个电子表格,点击一个仪表盘,或者雇佣一个统计学家来弄清楚为什么一些商业指标没有朝着正确的方向发展。它是一个人工智能工具,叫做增强分析(Augmented Analytics),但实际上它是为了提高生产率。Workday计划将该系统整合到其平台和新的Workday Prism分析产品中,这将使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加轻松。 我研究分析学已经有30年了,整个市场仍然是一个工具。虽然许多像Visier这样的高级供应商现在提供开箱即用的解决方案,但是它是像 Stories.bi这样的工具。这将使分析对每个人来说都很容易。我必须相信,这种增长将出现在我们的大多数人力资源产品中。 Slack收购使命 第二个我想指出的是Slack的使命收购,在Slack内部创造工作流程和“员工旅程”。 如果你接受这样一个事实:我们一半的生命都在这些消息平台上度过,为什么我们不利用它们来做更有意义的事情呢? 一群小型初创公司正在构建工具来阅读和解释你的信息,并发送提示、建议和培训提示,使你的工作生活更轻松。 (其中有一个叫迪斯科的,当你对某人说“谢谢”的时候,你会知道,并建议你把这些信息发送给他们的员工记录。) 刚刚获得的产品Slack是帮助人力资源部门(以及其他部门)在消息传递平台上构建员工体验的工具。这种类型的“嵌入式人力资源工作流”正变得非常流行(IBM的认知助手也这么做),而Slack现在正使其成为产品的一部分。 虽然大多数公司还没有把Slack作为企业范围的平台(微软、谷歌和Facebook也都想要这个市场),但我认为这个功能使这个目标更有可能实现。Slack现在被我们称为“员工体验平台”,是一个巨大的新兴快速发展的商业市场。(这里的领导者有ServiceNow、PeopleDoc、Salesforce等。)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将会写更多关于这个领域的文章,但从某种意义上说,Slack刚刚“进入这个市场”。 这里的目标是生产力。我们不需要离开我们的“生产力系统”去完成我们的人力资源工作,这是市场上一个巨大的趋势。 Ultimate 收购PeopleDoc  我想指出的第三个交易是我的ERP朋友们正在关注的: Ultimate软件收购PeopleDoc,一个快速增长的员工体验平台。这家公司的总部设在法国,因此它为许多欧洲公司提供服务,在这些公司,单是雇佣合同的管理就令人头疼。 在过去几年,PeopleDoc发现了员工自助服务、案例管理、文档和服务管理软件(我称之为“员工体验平台”市场)的市场,他们开始疯狂扩张。(目前这个市场最大的玩家是ServiceNow,他们正在创造一个市场,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市场可能会变成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市场。) 虽然我还没有关于Ultimate软件计划的任何细节,但我可以再次向您保证,这项交易也是出于提高生产率和员工工作经验的需要。Ultimate软件公司(Ultimate Software)是市场上管理最好的人力资源软件公司之一,最近收购了Kanjoya(一个基于人工智能(ai)的员工调查和参与工具),这正好符合该公司的战略。 关注人力资源技术的更多信息  秋天即将来临,所以我已经开始着手我的年度“人力资源技术中断”年度研究。我想指出的一个大主题是人力资源软件市场从“参与系统”到“生产力系统”的巨大转变。这三桩交易只是冰山的一角,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我们将拭目以待。 以上内容由AI翻译,仅供参考 原文链接:https://joshbersin.com/2018/07/ultimate-workday-and-slack-acquisitions-focus-on-productivity-and-employee-experience/
    slack
    2018年07月23日
  • slack
    人物:幼时家中没水电 Slack 创办人差一步当心理学教授 巴特菲德5月在巴黎科技展上谈话。欧新社 巴特菲德(Stewart Butterfield)是网路相簿网站Flickr和团队沟通平台Slack的共同创办人,但他的成长经历却跟许多矽谷重量级人物有所不同。 巴特菲德接受英国广播公司(BBC)访问,他说人生前五年住在偏远的加拿大,他的父亲为了避免被派去越战服役,选择避世而居。他的父母亲住在卑诗省森林中的小木屋内,有三年的时间他们没水没电可用。 巴特菲德的父母原本帮他取名为「达摩」(Dharma),他表示:「我爸妈绝对是嬉皮,他们想要自给自足,结果却要做很多工作活儿,所以我们又搬回城市。」在7岁的巴特菲德搬到卑诗省首府维多利亚之后,他第一次看到电脑,然后在很小的年纪就开始自学撰写程式。 现在46岁的巴特菲德因为幼年的特别经历养成节俭生活的习惯,虽然他的身价估计为6.5亿美元(约台币198亿元),但他说:「实际上我觉得花太多钱很有罪恶感,身为加拿大人,世界在我看来既奇怪又陌生。」 巴特菲德将他的成功归因于幸运。 他7岁时着迷于第一波普及化的个人电脑。他说:「1980年我大概7岁,我爸妈一定是买了Apple II或Apple IIe。我看电脑杂志自己学习编码。」 12岁那年他把名字从「达摩」改为「史都华」,同一年他开始学习基础电脑游戏。不过他高中时对电脑失去兴趣,上大学时主修心理学,之后再到英国剑桥大学攻读心理学研究所。 他差点在1997年成为心理学教授,当时网路正要起飞。 他说:「知道如何建网站的人搬到旧金山,我有很多朋友的薪资是教授新资的2-3倍。」所以巴特菲德决定放弃学术搬到矽谷。 他担任网路设计师几年后,2002年与当时的妻子、未来Flickr的共同创办人卡特莉娜‧费克(Caterina Fake)一起提出一款线上游戏,但是因资金不足未能成功。他们疯狂寻找计画B,然后在短短三个月内就开始打造照片分享平台Flickr。 Flickr在2004年推出,成为第一批民众可上传、分享、标记和评论照片的网站。创办人一年后就以2500万美元(约台币7.6亿元)将Flickr卖给网路巨擘雅虎(Yahoo),但事后巴特菲德懊悔表示这是错误决定,应该等更久拿到更大笔的交易。 然后他继续朝下一个目标迈进,那就是团队沟通平台Slack。他在2009年推出另一款线上游戏失败后,与伙伴激荡出这个想法。他说:「我们在研发这款游戏时,发展出一套我们很喜欢的内部沟通系统。」 这套系统是Slack的雏形,今天Slack号称每日有800万名用户,其中300万人付费使用进阶功能,而且还有超过7万间企业客户。 Slack让员工与工作群组的同事可互相沟通,国际商业机器公司(IBM)、三星、二十一世纪福斯、英国零售商马莎百货等大企业纷纷注册采用。 科技咨询公司Bright Bee的科技分析师格林(Chris Green)表示,创业家从失败计画的死灰中创造出成功新产品相当罕见,而且他还能重来两次简直前所未闻。 格林分析,回顾巴特菲德的职业生涯,他靠的不仅是运气。他不停改革背景作业并寻求方法把秩序推向混乱。这就是Flickr和Slack的运作方式。不过格林也指出,Slack有许多竞争者,因此需要不断求新求变。 对于Slack的未来,巴特菲德表示他不打算离开Slack,「有很多事情需要导回正本,这需要大量运气,我没聪明到有把握这样的过程可以重来一次。所以如果我想了解我的实力有多少,这绝对是正确时机。」 Via 联合报 记者 郭宣含
    slack
    2018年07月05日
  • slack
    Slack正在开发一些工具来判断某人是否有麻烦 Slack CEO Stewart Butterfield is fascinated by “people analytics.”   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期,新成立的互联网传播者承诺无性别的乌托邦。他们认为,像种族和阶级这样的分层标识符会在网上被遮蔽,因此有偏见的判断将因此变得过时。这并没有完全奏效。 性别规范今天渗透到数字通信当中,如同他们面对面一样强有力地(并且对女性有害),显示出数十年的语言分析。正如 研究数字通信动态的领先语言学家Susan Herring 所说的,无论是在列表服务,短信,Facebook还是Reddit中,男性都倾向于“数字化传播” 。与此同时,女性在私人空间中自我隔离,像直接消息一样仅限女性空间。 日益流行的工作场所沟通平台Slack不免于这种现象。正如我在“ 你的公司的Slack可能是性别歧视 ” 一文中所写的那样,各行各业的女性都表示,他们的男性同事用他们在会议中部署的同样权威的沟通风格来主导公共频道的对话。与此同时,女性更倾向于使用支持性的友好标点符号,并用对冲方式修改他们的观点,如“我可能是错的,但是......” 现在,Slack首席执行官斯图尔特巴特菲尔德说,斯莱克是领先的产品,将提供单独的斯莱克用户的数据,他们的数字通信是否改变时,他们与不同人口的人说话。他表示,这些数据将有助于促进更加平等和包容的工作场所文化,并使员工更有效率和效率。 在Slack上偏置 随着Slack继续取代电子邮件,成为全球5万多家公司内部沟通的主要手段,女性对平台的抑制对组织文化,创新和商业成功构成了巨大威胁。 当然,性别或其他等级的传播规范并不普遍; 有些女人很自然地说话,特别是其他女人也一样。有些男人自我质疑,以至于瘫痪。Slack(作为一个公司或产品)也不应该归咎于性别规范的流行,我们在我们打字之前就开始内化 - 甚至可以用完整的句子说话。但是,尽管Slack认为其产品的任何部分都不利于偏见,但公司现在似乎承认,女性和代表性不足的少数群体的人  可能会在Slack上保持沉默 - 并且正在研究解决这些趋势的产品开发。 2017年11月,Slack告诉Quartz,关于该平台促进性别偏见的抱怨没有出现。“如果我们看到一种趋势,那就是女性说他们在Slack上没有发言权,我们会努力解决这个问题,”Slack通讯主管Julia Blystone说。“但我们在研究中没有听说过。” 短短几个月后,CEO巴特菲尔德管家指出,斯莱克是 着手解决的担忧,通过开发工具来分析其平台上通信的发展趋势,在沃顿人们分析会议 3月23日在费城响应来自沃顿商学院管理学教授一个问题Mae McDonnell谈到Butterfield是否担心私人Slack聊天“渠道”会加剧排斥,CEO也开玩笑说,“我担心所有事情。我有一个犹太人的祖母。“ “如果组织内部存在深层和系统性问题,Slack可能夸大他们,”他说。 巴特菲尔德补充说,该平台还可以增强组织的积极特征。“如果组织内部有真正的积极属性和成功的[谈判和对话]技能,那么这些技能可以超负荷,”他说。“所以我认为[Slack]的结构没有任何内在的东西......或者任何固有的可见特征都会抑制多样性。” 巴特菲尔德强调,对于所有身份不太熟练的雇员来说,斯莱克可能是天赐之物。巴斯菲尔德说,几乎每个星期,斯拉克都会听到那些内向的或者以前很难参加“某些参与者声音更大,或者更具侵略性”的会议的客户,或者只是想更慢地思考。“他们伸手要说声谢谢,因为现在有了Slack,他们可以异步参与,他们觉得他们有更多的投入,并且他们的公司对话中的参与者要多得多。” “个人分析”可能会暴露沟通偏见 虽然面对面沟通中的性别歧视或种族歧视可能会被感知和记忆扭曲,但Slack的数字档案为语言分析提供了宝贵的机会。 巴特菲尔德说,他对个人分析的想法非常感兴趣。 “这些分析是除了你之外没有其他人能够接触到你,”他说。“他们没有以任何方式向你展示任何真正的道德价值,但[他们回答诸如此类的问题],你跟男人说话的方式不同于与女人谈话?你是否以支持小组的方式发言,而不是与上级谈话?你在公共场合讲话的方式不同于你私下说话吗? 巴特菲尔德的纽约员工正在创建这些分析工具来识别这些个人通信风格,他说。“Slack员工使用一些API来完成自己的查询,”他说。“ 我们未来几年的计划是尽可能地扩大这一计划 - 以便为客户提供有关其组织和个人的见解。” 布莱斯通表示,个人分析计划“处于早期阶段,并将在未来几年继续发展。” 作为首席执行官,Butterfield表示他有兴趣在更宏观的层面上使用Slack通信分析来识别功能失常的团队或其组织内不匹配的合作关系。Slack已经公开承诺在自己的职位中实现多元化,2016年已经将女性管理人员的比例从43%提高到48%。尽管如此,有色人种  仍然缺乏代表性,  只有5%的Slack科技职位的雇员是黑人,这在科技公司中普遍存在。 分析和监视之间的细微线路 在这些产品的早期,它们将数据放在逐个人基础上损害(和积极)通信动态的潜力是前所未有的。 女性和代表性不足的少数民族的人有时不会说出Slack习惯使他们感到不舒服的同事,因为担心他们不会相信,或者没有数据支持他们的指责。令人信服的是,对于性别交流模式的语言学研究可能是有代表性的,但与容易获取的有关人们坐在一起的实时数据(或偷懒)相比,这些国家代表性的样本显得苍白无力。 当然,与人们分析相关的隐私仍然很紧迫。这是Slack尚未解决的问题。 巴特菲尔德说:“我们在这些关于信息访问的谈话中处于中间位置,因为我们大部分大型企业客户都有员工条款,这些条款已经授予他们访问所有员工沟通的权利。 自动分析用户如何沟通将是更进一步的一步。 巴特菲尔德后来说:“这是一个  充满挑战的领域,因为你希望通过他们得到的反馈和他们使用的工具来赋予人们权力,而没有他们感觉他们正在被监督。 “ 这对任何员工都是有用的反馈,但这可能是人们与他们的经理或同事分享不太舒服的东西,所以同意问题真的很有趣。” 然而,即使不公平的数据要暴露个人,它也可以 - 并且在巴特菲尔德的书中  应该激发积极的变化。“因此,如果[数据]的结果不是'嗨,结果你是个混蛋,我们正在解雇你',但'嘿,事实证明我们已经确定了一些围绕沟通的问题,或者管理结构或组织设计,这阻碍了我们想要取得的进展,因此我们要纠正它们,“这是件好事,”他说。     以上由AI翻译完成,仅供参考。                   In the early 1990s, newly minted Internet evangelists promised a gender-free utopia. Hierarchical identifiers like race and class would be obscured online, they argued, and biased judgements would therefore become obsolete. That didn’t quite work out. Gender norms infiltrate digital communication today as powerfully (and as detrimentally to women) as they do in-person, show decades of linguistic analysis. Whether on listservs, text messages, Facebook, or Reddit, men tend to “digitally manspread,” as Susan Herring, a leading linguist studying digital communication dynamics, calls it. Meanwhile, women self-segregate in private, women’s-only spaces, like direct messages. Slack, the increasingly popular workplace communication platform, is not exempt from this phenomenon. As I wrote in “Your company’s Slack is probably sexist,” women across industries say that their male colleagues dominate public-channel conversations with the same authoritative communication styles they deploy in meetings. Meanwhile, women are more likely to use supportive, friendly punctuation, and to modify their opinions with hedges like “I could be wrong, but…” Now, Slack CEO Stewart Butterfield says Slack is pioneering products that will provide individual Slack users with data on whether their digital communication changes when they speak with people of different demographics. He says this data will help promote more equal, inclusive workplace cultures, and make employees more efficient and effective. Bias on Slack As Slack continues to replace email, becoming the primary means of internal communication at over 50,000 companies worldwide, women’s inhibitions on the platform pose a formidable threat to organizational culture, innovation, and business success. Of course, gendered or otherwise hierarchical communication norms aren’t universal; some women are comfortable speaking bluntly, especially when other women do the same. And some men self-question to the point of Slack paralysis. Nor is Slack (as a company or product) to blame for the prevalence of gender norms that we start internalizing before we can type—or even speak in full sentences. But while Slack holds that no part of its product facilitates bias, the company now appears to acknowledging that women and people of underrepresented minorities could be silenced on Slack—and looking into product development that addresses these trends. In November 2017, Slack told Quartz that complaints about the platform’s facilitation of gender bias hadn’t come up. “If we had seen a trend where women said they didn’t have a voice on Slack, we would work on how we might address it,” said Julia Blystone, head of communications at Slack. “But we haven’t heard that in our research.” Just a few months later, CEO Steward Butterfield indicated that Slack was beginning to address concerns, by developing tools to analyze communication trends on its platform, at the Wharton People Analytics Conference in Philadelphia on March 23. In response to a question from Wharton management professor Mae McDonnell on whether Butterfield ever worries that private Slack chat “channels” can reinforce exclusion, CEO also joked, “I worry about everything. I have a Jewish grandmother.” “If there are deep and systemic problems at an organization Slack can exaggerate them,” he said. Butterfield added that the platform can also enhance an organization’s positive characteristics. “If there are real positive attributes and successful [negotiating and conversational] skills within an organization, those can be supercharged,” he said. “So I don’t think there’s anything inherent to [Slack’s] structure… or any inherent visible characteristics that would inhibit diversity.” Butterfield emphasized that for less loquacious employees of all identities, Slack can be a godsend. Nearly every week, Slack hears from customers who identify as introverted, or previously struggled to participate in meetings “where some of the participants are louder, or more aggressive,” or just prefer to think more slowly, says Butterfield. “They reach out to say thank you, because now with Slack, they can participate asynchronously, and they feel like they have much more input, and are much more active participants in their company’s conversations.” “Personal analytics” could expose communication bias While apparently gendered or racial slights in face-to-face communication can be distorted by perception and memory, Slack’s digital archives provide invaluable opportunity for linguistic analyses. Butterfield says he’s “really interested in the idea of personal analytics.” “These are analytics that no one else has access to you except for you,” he said. “And they don’t present you with any real moral  value either way, but [they answer questions like], do you talk to men differently than you talk to women? Do you speak to support groups differently than you speak to superiors? Do you speak in public differently than you speak in private? Butterfield’s New York staff are creating those analytics tools to identify those personal communication styles, he says. “There’s a handful of APIs Slack employees use to do their own queries,” he said. “Our plan for the next couple of years is to expand that as much as possible—so to provide customers with insights about their organizations and individuals.” Blystone says the personal analytics initiatives are “in the early stages and will continue to develop over the next couple of years.” As CEO, Butterfield says he’s interested in using Slack communication analytics at a more macro-level to identify dysfunctional teams or mismatched partnerships within his organization. Slack has publicly committed to diversity within its own ranks, and 2016, has raised representation of women in management from 43% to 48%. Nevertheless, people of color remain vastly under-represented, only 5% of employees in tech roles at Slack are black, a disproportion common in tech companies. The fine line between analysis and surveillance Early as these products may be, their potential to put data behind damaging (and positive) communication dynamics on a person-by-person basis is unprecedented. Women and people of underrepresented minorities sometimes don’t speak up about coworkers whose Slack habits make them uncomfortable due to fear that they wouldn’t be believed, or wouldn’t have data to back up their accusations. Convincing as linguistic studies on gendered communication patterns may be, nationally representative samples pale in comparison to easily accessible, real-time data about the people literally sitting (or Slacking) alongside you. Of course, privacy as it relates to people analytics remains pressing. It’s an issue Slack has yet to resolve. “We’re a bit stuck in the middle on these conversations about access to information, because most of our large corporate customers have employee provisions which already grant them the right to access all employee communications,” said Butterfield. Automatic analysis of how users communicate would be a further step. “It’s a fraught area, because you want people to be empowered by the feedback they’re getting and the tools they’re using, without them feeling like they’re being surveilled,” said Butterfield later. “That would be useful feedback for any employee, but it’s probably something that people don’t feel very comfortable sharing with their managers or with their peers, so the consent question is really interesting.” However, even if unfavorable data were to to be exposed about an individual, it can—and, in Butterfield’s books, should—inspire positive change. “So if the result of that [data] is not ‘Hey, it turns out you’re a jerk and we’re firing you,’ but ‘Hey, it turns out we’ve identified some set of problems around communication, or management structure or organizational design, which inhibits the kind of progress we want to make, and therefore we’re going to rectify them,’ that’s a good thing,” he said. This story is part of How We’ll Win, a project exploring the fight for gender equality at work. Read more stories here.
    slack
    2018年03月30日
  • slack
    「企趣」站在企业角度做员工喜欢的事,想做在线激励领域的“Slack”   企业的价值由员工创造,因此对员工的激励就变得越来越重要。过去企业的管理方式是考核业绩,但绩效考核实施成本比较高,过程“冰冷”,反馈周期长,且知识工作者很多价值很难量化。可以说,企业过去的激励方式“性价比”低。 企趣是一个在线激励系统,系统把管理变为激励,提升企业激励的效率、效果与效能。 企趣的产品形态是微信公众号和小程序。简单来讲,企趣为企业发行激励币、认可币、协同币、培训币、期权币、团建币,落地激励场景。员工间可以相互赠送,组织也可以发币奖励员工,企趣平台相当于把日常生活中的互动在线化,增加企业激励员工的趣味性和激励的即时性。 企趣现在打通了100多家供应商,包括京东20多万SKU、爱奇艺、优酷、罗辑思维、腾讯视频、爱康体检、e袋洗、共享按摩椅等。企业也可以自行整合激励场景、兑换场景。供应商凭借收集到的赞币向企趣兑换成现金,企趣从赞币结算中获取一定的利润。 整个来看,企趣做的事情很好理解,但其中较难的部分,或者说企趣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对管理、心理学等不同学科的综合运用。企趣量化了很多维度,比如员工幸福指数,员工之间微观互动和能量流动,平台上会有赞赏大厅、能量值等模块。 企趣重新定义了员工激励的维度,把企业对员工的激励分为三个维度:愿景激励、潜能激励、关怀激励。 愿景激励是文化层面上的,解决“所有人一起相信一件事”,通过币的流动不断强化企业价值观,企业愿景可以更快捷、直接传递给员工,企业愿景是可见的,企业文化得以落地。潜能激励是充分激发员工的潜力,通过对员工的具体贡献即时表达认可、欣赏和感谢,从而收获成就感,员工做了有价值的事情,能即时得到上级和同事的肯定和反馈。关怀激励是解决员工的后顾之忧,对员工给予物质及精神层面的奖励。员工可以将获得的币兑换成各种关怀类的产品及服务。 90后员工占比越来越重,这个年龄段的员工更希望自己的价值被认可,员工隐形层面的需求越来越强烈,企趣希望用在线激励平台激发员工创造力、对企业的归属感和对企业文化的认同感,从而为企业打造充满创新活力的高效协作团队。 企趣用户以中小企业为主,主要集中在互联网、教育、金融、旅游、媒体、IT科技等领域,这几个领域的共同特点是需要创新、协同,知识工作者占比很高。截至目前,用户有300多家,员工5万多人,包括罗辑思维、果壳、蜜芽、中文在线、e代驾、墨迹天气、巴士在线等。用了企趣后,98%的员工可以得到有效激励,平均每人每月正向激励12次。企趣现在与企业微信和钉钉打通,企业微信和钉钉解决企业流程,是“事”的问题,企趣解决的则是“人”的问题。 中国人力资源市场有很大的上升空间。经济红利期时企业的管理比较粗犷,属于“管理跟不上发展”,2016年互联网红利渐冷,企业的管理只有向精细化方向转变才能保持发展。国内管理理念不成熟,只能“工具先行”,用工具慢慢落地理念。国外恰恰是相反的,国外工作和生活严格分开,理念先行(典型例子是国外咨询公司发达),对工具反而不强烈。 打造有效的在线激励系统需要团队的跨界融合能力,包括心理学、人力资源管理和技术多方面的能力。在布局好激励和兑换场景后,企趣接下来要做的是做员工成长层面的事,赞币在流通过程中产生数据,企趣会利用AI算法、语义分析等识别和挖掘员工特质,根据各自特点委派不同任务,提供“人”和“事”的匹配准确率。做在线激励领域的“Slack”。 企趣团队目前有20多人,公司曾经获得创盟、青檬资本的天使轮融资,最近正在进行千万级Pre-A轮融资。   来源:36氪
    slack
    2018年01月15日
  • slack
    利用AI回答员工的重复性问题,Spoke 获2800万美元融资 外媒消息,美国初创公司 Spoke 宣布完成了两轮融资,金额总计2800万美元。第一轮为 Accel Partners领投的800万美元,第二轮是 Greylock Partners 领投的2000万美元。其他投资者还包括 Felicis Ventures、 Webb Investment Network、 Spider Capital 、Red Dog Capital 等。 Spoke 利用人工智能来帮助企业解决自动化信息请求,通过回答IT和人力资源相关的问题来节省人们的时间。例如,如何登录工资系统,如何使用打印机,如何访问网站,以及如何重置密码等重复性的模版问题。 Spoke 的目标是减少人工服务的次数,适用于规模在100-1000人之间的公司。如果有人问到一个 Spoke 不能回答的问题,或提问者对答案不满意,那么它会将挑选出合适的人选,并将请求指向该人员。Spoke 从中学习答案,并在下一次询问中使用。 Spoke 的一个好处是它的产品可以在 Slack 中直接使用,而不是另一个独立APP。Slack 等消息平台越来越多地被用来代替电子邮件进行工作沟通,这使得团队中每一个人的信息更易于被访问。这也有助于 Spoke 利用人工智能来确定知识库中的哪些现有答案适用于员工的查询,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提供更好的答案。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 Srinivasan 表示,许多公司都已养成了在内部服务软件上花钱的习惯,这为 Spoke 未来的销售收入带来了想象空间。比如 Atlassian 和 ServiceNow 都是在服务平台上销售软件的公司。 Spoke 目前共有20名员工,大部分是技术人员。创始人 Srinivasan 和联合创始人 Patnaik 的上一个创业项目是 Appurify,于2014年被Google收购。 本文参考了多个信息来源:["https://www.cnbc.com/2017/10/19/spoke-raises-28-million-in-funding.html"],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36kr.com
    slack
    2017年10月23日
  • slack
    Slack以估值51亿美元完成2.5亿美元融资,软银参投 软银的投资版图越来越广,终于还是盯上了企业服务界的独角兽Slack。 据TechCrunch报道,企业协作工具Slack已经完成了最新一轮G 轮融资,本轮公司估值超过51亿美元。领投方为软银集团旗下软银视野基金,参投方为硅谷知名风投 Accel Partners。截至目前,该公司的融资总额接近 8.41 亿美元。在上一轮融资中,其估值为 38 亿美元。 Slack本轮融资达2.5亿美元,想当初一开始的Slack,只是一个极简的协作工具,但目前它能集成的功能越来越多,包括聊天群组 + 大规模工具集成 + 文件整合 + 统一搜索等多种功能,可以把各种碎片化的企业沟通和协作集中到一起,简而言之已经成为了员工完成所有与工作相关事务的入口。它的竞争对手已经不仅来自同行的创业公司,而是来自办公室软件巨头微软和澳大利亚企服软件公司等更大的竞争对手。当它变得更强,面临的竞争也更为激烈。 关于这起巨额融资的消息,早在今年年中已经传得沸沸扬扬,当时Recode报道,Slack正以50亿美元的估值融资5亿美元。此举反倒吸引了亚马逊对Slack感兴趣,还开出至少90亿美元的收购价。Slack正如当时猜测地没有接受这份offer,而是继续融资,但目前的融资额跟当时传言中比差的有点远。 Slack在过去一年增加了不少新功能,这一系列的改进似乎也给Slack带来了一些回报。正如前所及,Slack已经不能算一个垂直型的办公软件,已经成为一个入口。本月早些时候,它表示已经有了超过600万的日活用户,年度经常性收入超过2亿美元。 去年,Slack看起来还有点像是瞄准了要被微软收购的样子,有消息称微软要80亿美元的估值收购Slack。然而,微软最后并没有这么做,而是选择了跟Skype深度合作,这个月,微软就更新了他们的团队协作产品,让邀请组织外的客人加入到工作组或者频道里面去。很快,Slack也推出了类似功能。 关于微软收购故事的结尾,是之后获得了来自Thrive Capital的一笔大额融资,估值38亿美元。这样看起来,Slack这次的巨额融资看起来也并非是史无前例的。我们看看整个Slack两次融资的过程,似乎都有写共通点,先是从因为传出被收购的传闻获得非常多的关注,最后收获到的却是一大笔钱,而且估值总是比同行业这类型的公司要稍微高一点。如果根据Slack的营收来算,意味着他收到的估值是它下一年营收的25倍。当然这么算有点不合理,因为收入一般来说每年会增长,同时里面包含的品牌价值。 本月,Slack发布了一个新功能,允许公司创建一个允许不同组织人员进入的频道。这看起来像个很自然的功能,但据说Slack团队在这上面花了超过一年半时间。同时,Slack将推出更多大公司需要的功能。 本文翻译自 techcrunch.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
    slack
    2017年09月19日
  • slack
    将会议AI助手接入Slack和Alexa,X.ai获1000万美元C轮融资 日前,X.ai获得了1000万美元的融资,这笔资金将用于增加其智能助手的功能和扩展到非英语国家市场。X.ai曾于2016年4月融资约2300万美元。 新的资金将助力X.ai的会议安排助手Amy打破电子邮件的场景限制,接入Alexa等语音控制助手和Slack、微信等聊天应用。目前,X.ai只能使用电子邮件来安排会议。虽然面向团队的订阅已于去年秋天开放,但是Amy的商业版本今年2月才推出。 该公司CEO Dennis Mortensen表示,这笔资金还将帮助公司拓展其他语言市场,比如中文和丹麦文。此外,这笔资金还将用于连接其他服务,比如Uber、OpenTable等。 商业版的新功能包括即将参与会议的人员简介,预约会议室的能力以及安排会议的权力。 X.ai的竞争对手包括MixMax、Meekan和Meetingbird,这些公司也正在寻求自动化会议安排服务。 此次融资由Fenox Venture Capital领投,其他投资者还有DCM。 该公司现有员工150人,总部设在纽约。 【AI星球(微信ID:ai_xingqiu)】8月14日报道(编译:福尔摩望)
    slack
    2017年08月14日
  • 12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