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纳斯达克
    【IPO】美国老牌背调公司Sterling Check将于近期在纳斯达克IPO,计划融资3亿美元 由高盛支持的背景筛选和身份验证供应商Sterling Check将于本周四启动其IPO。它计划在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码为STER。 根据修订后的注册声明,这家位于纽约市的公司计划以20-22美元的价格范围出售1430万股普通股,从而筹集3亿美元。据Renaissance Capital称,如果股票定价在拟议范围的中点,Sterling Check将获得21亿美元的完全稀释的市场价值。 在截至6月30日的12个月里,该公司的平台实现了5.45亿美元的收入,为4万多名客户进行了超过7500万次搜索。 关于Sterling Check 自 1975 年成立以来Sterling Check,我们始终以人为本,成为背景和身份服务领域的领导者。从 1975 年成立至今,我们始终坚持一个核心信念:每个人都有权感到安全。从背景和身份验证服务到 Covid-19 健康测试,Sterling 帮助确保员工、客户、合作伙伴、志愿者和社区的安全。 Sterling 的员工为帮助数以千计的组织建立建立在信任和安全基础上的强大工作文化而感到自豪和谦卑。向下滚动以查看我们从客户那里收到的一些很棒的反馈,以及我们的员工对在 Sterling、Diversity & Inclusion 工作的看法,以及让他们感到最自豪的是什么。 从其招股书明书上我们可以看到以下信息: 至 2019 年 12 月 31 日和 2020 年止年度,我们的收入分别为 4.971 亿美元和 4.541 亿美元。截至 2020 年 6 月 30 日和 2021 年的六个月,我们的收入分别为 2.079 亿美元和 2.987 亿美元。截至2019年12月31日和2020年12月31日止年度,我们的净亏损分别为4670万美元和5230万美元,经营亏损分别为1340万美元和2310万美元。我们截至 2020 年 6 月 30 日止六个月的净亏损为 4,080 万美元,截至 2021 年 6 月 30 日止六个月的净收入为 400 万美元。我们截至 2020 年 6 月 30 日止六个月的经营亏损为 1,960 万美元,截至 2021 年 6 月 30 日止六个月的营业收入为 2,320 万美元。截至 2019 年 12 月 31 日和 2020 年止年度,我们的调整后 EBITDA 分别为 1.190 亿美元和 9980 万美元,调整后净收入为 3800 万美元和 2670 万美元。截至 2020 年 6 月 30 日和 2021 年的六个月,我们的调整后 EBITDA 分别为 4150 万美元和 8380 万美元,调整后净收入分别为 650 万美元和 4000 万美元。有关调整后 EBITDA 和调整后净收入的定义以及对净收入的调节,它们是根据 GAAP 提供的最直接可比的财务指标,请参阅“管理层对财务状况和运营结果的讨论和分析——非 GAAP财务指标”。 我们所经营的全球背景和身份验证市场是庞大的、不断增长的和高度分散的--截至2020年,代表着160亿美元的总可处理市场,预计将以12%的复合年增长率("CAGR")增长到2025年的290亿美元。 总的可应对市场包括以下三个不同的组成部分:60亿美元的全球雇佣前就业筛选服务市场(来源:Acclaro Growth Partners,2021年7月),预计将以7%的复合年增长率增长到2025年的80亿美元;30亿美元的全球雇佣后就业筛选服务市场(来源:Acclaro Growth Partners,2021年7月)。Acclaro Growth Partners,2021年7月),预计2025年将以13%的年复合增长率增长到50亿美元,以及80亿美元的全球身份验证市场(来源:Markets and Markets,2020年10月),预计2025年将以16%的年复合增长率增长到160亿美元。 越来越多地参与零工经济和临时劳动力 据盖洛普称,36% 的美国劳动力参与零工经济和临时劳动力,而且这一比例预计还会增加。零工经济和临时劳动力由独立承包商、在线平台工人、合同公司工人和临时工人组成。盖洛普进一步估计,44% 的零工工人拥有多项工作。零工经济和临时劳动力的兴起和扩张导致更大比例的劳动力来自临时或按需供应劳动力池。此外,竞争性零工平台的兴起使零工人员更容易在平台之间转换,从而增加了对筛选的需求。随着零工经济以非常直接和个性化的方式迎合客户(例如,拼车、货物交付、家庭服务),并且大公司继续增加对可能访问敏感信息的临时劳动力的利用,安全有效的背景筛查能力已成为危急。我们相信,在可预见的未来,零工和临时劳动力模型的持续增长将支持对 Sterling 深厚的专业知识和量身定制的解决方案的明确需求。 更多详情可以看: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0001645070/000119312521270785/d174750ds1a.htm
    纳斯达克
    2021年09月22日
  • 纳斯达克
    中国市值第一,BOSS直聘更新招股说明书,融资超10亿美元,市值超80亿美元 刚刚美国时间6月4日,在线招聘平台BOSS直聘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更新了招股书。招股书显示,BOSS直聘计划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代码BZ。此次IPO由高盛、摩根士丹利、瑞银、华兴担任主承销商。 BOSS直聘将公开发行4800万股美国存托股份(ADS),价格区间为每股ADS 17-19美元,募资约10亿美元,估值超过80亿美元。成为中国市值NO.1。在全球人力资源上市公司市值创新品牌榜单中的市值排名11位,仅次于澳洲的招聘集团Seek的83亿美元市值。上市后,BOSS直聘创始人、董事长兼CEO赵鹏将持有17.6%的股份,身价超过14亿美元,拥有76.22%的投票权。 今日资本创始人、总裁徐新持股10.4%,腾讯通过Image Frame持股8.6%,2019年11月独家投资boss直聘5亿美元,成为公司第三大股东。高榕资本通过Banyan持股6.6%,策源创投持股6.1%,此外,高盛持股5.2%,纪源资本持股4.5%,其它投资方还包括顺为资本。 同时在招股说明书中也特别强调:多位知名第三方投资者有意以IPO价格购买至多价值2.75亿美元的ADS:其中,瑞银和GIC分别有意购买至多1亿美元的ADS,阿布扎比投资公司(Mubadala)则有意购买价值7500万美元的ADS。此外,现有股东红杉中国和老虎环球基金则同样有意购买价值至多1亿美元的ADS。 (A number of new investors have indicated their interest in subscribing for an aggregate of up to US$275 million worth of the ADSs being offered in this offering, including (i) up to US$100 million by UBS Asset Management (Hong Kong) Limited, (ii) up to US$100 million by GIC Private Limited, and (iii) up to US$75 million by an entity affiliated with Mubadala Investment Company, an Abu Dhabi-based sovereign investor. In addition, entities affiliated with Sequoia Capital China, an affiliate of one of our shareholders, and Tiger Global Investments, L.P., another affiliate of one of our shareholders, have indicated their interest in subscribing for an aggregate of up to US$100 million worth of the ADSs being offered in this offering. These subscriptions for ADSs will be at the initial public offering price and on the same terms as the other ADSs being offered in this offering. Assuming an initial public offering price of US$18.00 per ADS, the midpoint of the estimated initial public offering price range, the number of ADSs to be purchased by these investors would be up to 20,833,333 ADSs, representing approximately 43.4% of the ADSs being offered in this offering, assuming the underwriters do not exercise their option to purchase additional ADSs.) 截至2021年3月31日,BOSS直聘共服务8580万认证求职者,包括白领用户、金领用户、大学生及蓝领用户;BOSS直聘共拥有1300万认证企业端用户,服务630万家认证企业。 财务数据方面。BOSS直聘的营收为19.4亿元,同比增长94.7%;2021年第一季度,BOSS直聘营收为7.9亿元,同比增长179.0%。 融资后,BOSS直聘打算干什么,招股书也做了详细的介绍,我们也可看出来BOSS直聘对于技术和营销投入的重视。 ·约40%用于投资技术基础设施和研发,以升级我们的服务产品,提高人工智能和大数据分析等领域的技术能力。 ·约35%用于营销活动,以推动用户增长,并扩展到更广泛的用户群和更多地理市场。 ·约15%用于探索新的产品和服务项目,如提供其他人力资源服务;以及用于一般企业用途,其中可能包括战略投资和收购,尽管我们目前还没有确定任何具体的投资或收购机会。 更多可以阅读这里:https://mp.weixin.qq.com/s/AFQ5gDij-IdN5teZ2mRb_g  
    纳斯达克
    2021年06月05日
  • 纳斯达克
    【美国】体验管理软件平台Qualtrics提交IPO文件,估值高达144亿美元 2020年12月29日,有消息称德国商业软件巨头SAP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IPO文件,将旗下在线调查及云服务软件子公司Qualtrics作为一家独立公司上市。 Qualtrics将在纳斯达克进行交易,股票代码为 "XM"。初步定价区间为每股20美元至24美元,Qualtrics的估值将在120亿美元至144亿美元之间,高于SAP当初支付的80亿美元。 据悉,SAP在两年前以8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Qualtrics。目前,其创始人瑞安·史密斯Ryan Smith继续担任着公司董事长的职位。Qualtrics的提交的文件显示,在2020年前三个季度,其收入为5.5亿美元,增长达30%。此外,前三个季度,Qualtrics达到2.441亿美元。 Qualtrics出售的软件可以帮助企业评估客户的使用方式,从而改进产品。Qualtrics希望充分利用资本市场对高增长云软件公司的急切渴望,这一板块在疫情爆发之前就很热门,疫情爆发之后,许多远程工作工具和服务开发企业更是备受瞩目。包括Zoom、Twilio和Datadog在内的至少10家订阅软件公司的市值今年增长了一倍以上,而云数据存储供应商Snowflake在9月IPO之后的市值接近900亿美元。 7月,SAP宣布分拆Qualtrics的计划,同时保留了大部分所有权,这意味着如果股价上涨,该公司便可获得十分可观的利润。此次IPO预计最早于1月进行,SAP此后将拥有80%的流通股。 值得一提的是,私募股权公司银湖资本将以5.5亿美元的价格购买4%以上的股票,创始人Ryan Smith以1.2亿美元的价格购买1%的股票。银湖资本的伊甘·德班(Egon Durban)和Zoom CFO凯利·斯泰克尔伯格(Kelly Steckelberg)都会加入该公司董事会。 Qualtrics归属SAP旗下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仍然得以继续增长。该公司的收入在2020年前三个季度增长了30%以上,达到5.5亿美元,高于去年同期的4.134亿美元和2018年被收购前的2.896亿美元。 Qualtrics今年前9个月营业亏损2.441亿美元,但其中2.18亿美元源于股票补偿。不计该项目,营业亏损从去年同期的3090万美元收窄至2490万美元。目前,Qualtrics拥有约3370名全职员工,多于出售给SAP之前的1866名。 “我认为我们身处最大的技术浪潮之中,这是当今最大的行业浪潮之一。犹他州正处于浪潮前列。”42岁的创始人瑞安·史密斯说,“由于大家蜂拥而至,这里现在已经一票难求。” 关于Qualtrics XM平台的介绍 Qualtrics XM平台是一项关键任务行动系统,可实现突破性设计并不断改善客户体验,员工体验,产品体验和品牌体验-每个组织的四项核心体验。Qualtrics允许在单个连接的平台上管理所有四种体验: • CustomerXM –通过聆听所有渠道的客户并根据其反馈采取行动,从而减少客户流失,提高参与度并扩大客户的终身价值或LTV。 • EmployeeXM –通过不断倾听员工的声音并提供更好的工作场所体验来提高留任率,增加敬业度并提高生产力。 • Product XM –设计人们喜欢的产品,通过发现用户需求,期望和期望并对其采取行动,从而缩短了产品上市时间并增加了钱包份额。 • Brand XM –通过确保您的品牌在每个关键接触点产生共鸣并吸引目标买家,来建立忠实的追随者基石,获取新客户并增加市场份额。 不幸的是,市场上大多数“体验”产品只能做一件事–使用调查来收集交易后的反馈,以监控满意度得分的趋势。这些衡量工具的问题在于,它们仅报告有关何时何地道歉的数据,导致组织专注于对投诉做出反应,而不是设计更好的体验并主动缩小体验差距。 测量不是最终目标。 来自CNBC,作者阿里·列维(Ari Levy)
    纳斯达克
    2020年12月31日
  • 纳斯达克
    劳动力运营解决方案平台趣活(QH)拟7月登陆纳斯达克,拟融资近3000万美元,百度是其最大机构股东 美团、饿了么、KFC等的人力资源服务商趣活科技提交招股说明书,计划7月在纳斯达克上市,预计发行价9-11美元。预计发行260万ADS,最高融资近3000万美元,如果加上超额配售最多3415.5万美元。 趣活成立于2012年,根据F&S的报告,以2019年月平均活跃员工数量衡量,趣活是中国最大的劳动力运营解决方案平台。公司为电子商务领域的消费服务企业提供端到端的运营解决方案,覆盖行业包括外卖即时配送、网约车、家政保洁和共享单车运维。 趣活招股书显示,趣活2020年第一季度营收3.93亿元,较上年同期的3.487亿元增长12.6%;2020年第一季度净亏损2160万元,较上年同期的净亏损4640万元收窄53.5%。但趣活科技一直未能实现盈利。2017~2019年间,趣活净亏损分别为1397万元、4429万元、1345万元。 趣活科技谈到他们的优势主要有: • 领先的技术⽀持的劳动⼒运营解决⽅案平台,抓住了市场机会; • 端到端运营解决⽅案,可提⾼客户满意度和业务增长; • 专有技术基础架构可提⾼运营效率和扩展; • 与蓝筹⾏业客户的根深蒂固的长期合作伙伴关系; • 为⼯⼈巩固⾃⼰的平台提供有价值的价值主张; • 强⼤的⽹络效应创造强⼤的竞争优势; • 富有远见和经验丰富的管理团队,拥有良好的往绩。 同时他们的策略和战略实现业绩增长: • 巩固我们的市场领导地位 • 增加市场渗透率和扩展; • 投资技术并增强数据洞察⼒; • 提⾼⼯⼈对我们平台的忠诚度; • 寻求战略联盟,投资和收购 他们的风险主要有: • 我们有限的运营历史和不断发展的业务组合使我们难以评估我们的业务和前景; • 如果我们⽆法在按需⾷品交付市场上保持竞争优势,或者⽆法进⼀步实现解决⽅案产品的多样化,我们的业务,财务状况,运营结果和前景可能会受到重⼤不利影响; • 我们⾼度的客户集中度使我们⾯临主要客户⾯临的所有风险,并可能使我们遭受收⼊的重⼤波动或下降; • 如果我们⽆法维持与现有⾏业客户的关系或吸引新客户,我们的业务,财务状况,运营结果和前景可能会受到重⼤不利影响; • 如果我们⽆法在平台上吸引,挽留和管理员⼯,我们的业务,财务状况,运营结果和前景可能会受到重⼤不利影响; • 如果将平台上的⼯作⼈员归为我们的雇员或派遣雇员⽽不是独⽴承包商,则可能会产⽣不利的法律,税收和其他后果; • 根据我们与⾏业客户达成的协议,我们可能对违反合同承担责任; • 我们可能⽆法有效竞争。如果我们失去了现有市场上的竞争对⼿的市场份额,或者如果我们未能成功扩展到新市场,我们的业务和前景可能会受到重⼤不利影响; • 我们过去曾遭受净亏损,我们可能⽆法实现或维持盈利能⼒; • 由于我们因与某些业务线相关⽽产⽣⼤量成本,因此,如果这些业务线下对我们解决⽅案的需求未如我们预期的那样迅速增长,我们的业务,财务状况和经营业绩可能受到重⼤不利影响。 招股说明书披露详细的业绩信息,其中美团和饿了么等组成的即时配送外卖服务占据其收入的几乎全部。收入方面,2017年、2018年和2019年,趣活收入分别为人民币6.5亿元、14.7亿元和20.6亿元。从收入构成来看,大部分趣活的收入来自外卖即时配送业务,在2017年至2019年的收入占比分别达到100.0%、98.0%和98.6%,所以看出来,其他的家政、司机、共享单车维护等业务并没有产生太多业绩。也许出于新业务培养期,但是单车维护业务应该不会是一个朝阳。家政业务市场很大,但是竞争者更多! 截至2019年12月31日,趣活已在26个省份设立分支机构,月均活跃劳动力数超过4万人。据了解,目前趣活主要涉及4个领域:外卖即时配送、网约车司机管理、保洁家政以及共享单车运维。其招股书提到,平台会对劳动者进行培训,将劳动者培养为能满足行业特定要求的服务人员。 同时披露软银中国会购买200万美元ADS,百度是其最大的机构投资方,持有12.24%的股份。 特别注意趣活科技着重强调还推出了面向劳动者和企业客户的技术平台Quhuo +,以有效简化业务流程、管理员工以及快速扩张业务,也谈到这个是他们区别其他竞争对手的一个核心因素。 想查看更多的信息,请点击二维码获取 中文版招股说明书(270多页,AI翻译)
    纳斯达克
    2020年07月05日
  • 纳斯达克
    灵活用工服务平台趣活(QH)计划赴美上市 主营业务低毛利问题待解 来源:中国经营报  本报记者/李昆昆/李正豪/北京报道 今年新冠疫情让不少企业和工厂停工裁员。相关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年初两个月时间就有50万工人从工厂出走,转而做起了外卖送餐员。实际上,外卖小哥、快递小哥群体的背后,早已形成一条劳务派遣产业链,在这条产业链上还有公司做到了不小的规模。 比如,美团、饿了么的人力资源服务商趣活科技近日更新了招股书,计划赴美IPO,发行270万股ADS,发行区间为9美元到11美元,以中间价计算,此次将募集2700万美元。股票代码为“QH”,预计7月10日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 国内一家投资机构的分析师高鹤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实际上在没有疫情之前,工厂工人就开始向自由职业转型,这与滴滴、美团、盒马鲜生产生的自由职业吸纳有关,只不过今年疫情加速了灵活用工方式的发展趋势。 专业培训被看重 “送外卖比在工厂上班挣得多,现在对其他工作已不感兴趣。”近日,一位外卖小哥王森(化名)告诉记者,以前他就在工厂上班。 美团研究院发布的《2019年外卖骑手就业报告》中指出,截至2019年年末,仅在美团外卖就业的骑手就高达398.7万人,其中20~30岁的年轻人占比最多,达58.8%;在这些骑手中,30%收入在3000~5000元,29.2%在5000~8000元。 某外卖平台内部人员告诉记者,在骑手招聘方面,其所在的平台有一些长期合作的人力资源公司。 以趣活为例,该公司已经建立起一个规模化、标准化的劳动者团队,帮助美团、饿了么等合作平台完成配送服务,外卖平台向其支付服务费。而在实际操作中,劳动者的实际劳动关系归属于趣活。 截至2019年12月31日,趣活已在26个省份设立分支机构,月均活跃劳动力数超过4万人。据了解,目前趣活主要涉及4个领域:外卖即时配送、网约车司机管理、保洁家政以及共享单车运维。其招股书提到,平台会对劳动者进行培训,将劳动者培养为能满足行业特定要求的服务人员。 盛大资本投资经理吴令升告诉记者,中国未来的经济增长将更加依赖人力资源的高效配置和劳动力素质的提升,灵活用工能够很好满足资源的有效配置。“但是细分市场差异很明显,应该区分观察灵活用工这个领域,是劳动派遣性质的还是有专业的人力资源机构或者平台背书,串联整个招聘、培训、管理以及后续各项服务的模式。如果是劳动派遣性质,特别是服务性质的劳动派遣,纯粹是因疫情导致企业招工难或者人手不够,这是低附加值的模式,这种模式前景在于正规化的整合。” 吴令升坦言,自己更看好有专业机构服务,提供一系列高附加值服务的发展模式。“目前灵活用工大部分还是集中在外卖员、快递员等蓝领阶层,绝大多数蓝领的职业前景比较容易看到头,受限于学历和岗位性质,很难有更好的发展。未来,灵活用工面对的主要是‘95后’‘00后’群体,他们的人群特性和‘70后’‘80后’有较大差别,他们更关注内心的体验。因此只有做好用工保障体系,给他们提供向上发展空间,引导、教育、帮助他们建立职场、生活、社会关系的服务型平台才会有更好的市场前景,才能走得更远。” 高鹤表示:“现在工厂也在搞人工智能化,工厂的工人早晚要出来,因为他们竞争不过机器。去年国家花费1000多亿元用于职业再培训,就跟这个趋势有关系,以后需要的是技能型工人。” 如何提高毛利率 在目前的灵活用工行业,如何盈利是一些公司面临的最大挑战。 趣活招股书显示,趣活2020年第一季度营收3.93亿元,较上年同期的3.487亿元增长12.6%;2020年第一季度净亏损2160万元,较上年同期的净亏损4640万元收窄53.5%。 放到更长的时间维度,比如2017~2019年,趣活的营收则分别达到6.55亿元、14.74亿元、20.56亿元,保持较快的增长速度——2018年较2017年增长125.04%、2019年较2018年增长39.48%。但趣活科技一直未能实现盈利。2017~2019年间,趣活净亏损分别为1397万元、4429万元、1345万元。 数据显示,在趣活2019年20.6亿元营收中,即时餐饮配送业务营收占比高达98.6%。从这一角度来讲,趣活的业务几乎可以与外卖骑手运营管理画上了等号。其他场景比如共享自行车维护、汽车租赁服务、家政清洁服务贡献营收则微乎其微。简而言之,趣活营收渠道极为单一,严重依赖外卖业务。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看,在2017~2019年间,趣活的毛利润分别达到0.286亿元、1.166亿元、1.623亿元,对应的毛利率为4.4%、7.9%、7.9%,三年平均毛利率仅为6.7%。也就是说,截至目前趣活的赚钱能力较差。 趣活方面表示,毛利率比较低的原因主要是人力成本较高,以主营业务餐饮配送服务为例,2019年支付给骑手和管理人员的服务费占比达到84.5%。其中,仅向骑手支付的配送费用就高达16.4亿元,占总成本的79.8%。截至2019年12月31日,趣活平台上的劳动者数量突破4万人,其中3.99万人为外卖骑手。 在用工成本方面,趣活主要承担外卖骑手的雇佣费用、社会保障费用、培训管理费用以及相关的租金费用等。这部分费用很难压缩,趣活要提高毛率只能依赖于继续提高运营效率或是上涨向客户收取的服务费。 关于未来盈利问题,截至发稿前趣活官方并未给予回复。不过,在趣活的管理层看来,趣活为客户提供劳动力服务,需要承担外卖员等用人成本,但是由于Quhuo+平台的可复制性,趣活能通过提升效率、扩大规模、增加场景等方式,有效削减单位用人成本、系统开发成本以及管理成本等,赢得显著的规模效应。未来随着服务场景增加以及用人规模扩大,公司能持续创造商业价值。 趣活在招股书中提到,未来预计会从两个方面提高毛利率。首先是下沉策略、规模经济。趣活未来计划将业务从一二线,下沉到低线城市。这样不仅会拥有更多进入新城市的机会,还会降低人工成本,这将是该公司提高毛利率的手段之一。第二,资源复用驱动毛利增长。通过劳动力复用可削减单一服务场景下的劳动力成本。 吴令升认为,趣活人力成本高昂,毛利率很一般,而且人力成本很难再被压缩。的确平台的黏性挺好,但市场竞争这么激烈,如果还是以目前的模式发展,空间不大。 “目前服务业的招聘方与求职方都比较分散,招聘方数量较多,但单个商家用工需求量较少,人群转换行业频率高,求职者可在不同行业间流动。在此情况下,新的灵活用工模式需要能够实现高效的信息对接,提供真实、及时、精准的工作机会,并有规模化、标准化、可信任的服务,满足大批量的需求,才能改变现有产业链。”上述人士表示。    
    纳斯达克
    2020年07月03日
  • 纳斯达克
    灵活用工平台趣活拟纳斯达克上市,为美团、饿了么、滴滴、摩拜服务 来源:Uncle C IPO早知道  食品即时配送是趣活最主要的收入来源。作者|Stone JIn   据IPO早知道消息,劳动力运营解决方案平台趣活科技于美东时间6月4日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递交F-1招股文件,计划以“QH”为股票代码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   趣活初步拟定通过发行美国存托股票(ADS)的方式募集3500万美元,罗仕证券、华盛证券和老虎证券担任联席主承销商。 值得一提的是,趣活与上周五晚间正式登陆纳斯达克的达达、以及估值超10亿美元的闪送都属于国内最早一批专注于3公里甚至1公里以内的物流企业。 彼时,O2O概念在国内刚刚兴起,对物流企业提出了新的要求,即距离短、时效快、以及配送时间集中,因此带来了新的创业契机。 招股书显示,成立于2012年的趣活主要为消费者服务类企业提供技术支持的、端对端的运营解决方案,覆盖食品即时配送、网约车司机管理、家政保洁以及共享单车运维四大场景。   截至2019年12月31日,趣活的合作伙伴包括外卖行业的美团、饿了么、肯德基;共享单车赛道的摩拜;网约车行业的滴滴;以及住宿产品服务商安歆集团。同期,趣活的服务覆盖国内26个省、市、自治区的共计73座城市。 之于服务企业,趣活主要帮助客户迅速动员一批劳动者,并通过培训、绩效考核、激励等方式,使之成为符合规定的、标准化的、可高效服务的员工。弗若斯特沙利文数据显示,2018年趣活在外卖配送的每一订单可为客户节省约40%的运营成本。 而对于在平台上的劳动者,趣活主要为他们寻找更加多样化且灵活的收入机会,并接纳具备较少工作经验的员工一同成长,已有超过330人从基础员工晋升为团队负责人及其他管理岗位。 2019年第四季度,趣活平台上平均每月活跃劳动者的数量约为40800名。而在2019年新加入趣活平台的人员中,74%为现有员工推荐,趣活表示,这将最大程度地降低员工流失率并使得平台保持稳定。 此外,趣活还推出了面向劳动者和企业客户的技术平台Quhuo +,以有效简化业务流程、管理员工以及快速扩张业务。 招股书援引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报告称,以2019年每月平均活跃员工数量计算,趣活是国内最大的劳动力运营解决方案平台。 2017年至2019年,趣活的净收入分别为6.55亿元、14.75亿元和20.56亿元(人民币,下同);净亏损则分别约为1396万元、4429万元和1344万元。 从收入构成来看,食品即时配送是趣活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在2017年至2019年的收入占比分别达到100.0%、98.0%和98.6%。这部分收入主要根据客户完成的订单数量支付服务费,并根据及时交货率和投诉率等每月进行调整。 而共享单车的运维和网约车司机管理则是趣活2018年推出的服务。其中,前者按照服务时长及运输已确定为故障车辆的数量向共享单车运营商收取费用;后者则根据租赁司机的数量收入费用。 2019年,趣活又开始尝试家政清洁服务,其按照订单完成数量予以收费。 但值得注意的是,趣活的毛利率长期处于相对较低的水平。2017年至2019年的毛利率分别为4.4%、7.9%和7.9%,网约车司机管理和家政清洁服务在2019年的毛利率依然为负。 2020年第一季度,趣活的营收为3.93亿元,较2019年同期的3.49亿元增长12.6%。同时,为了释放未充分利用的劳动力,趣活在Q1与淘鲜达、盒马鲜生等形成合作,以减弱疫情对食品即时配送业务带来的影响。 IPO前,趣活三位联合创始人虞阳、杨树轶和巴朕分别直接持有12.95%、12.58%和4.86%的股份。 机构投资方中,百度总计持有12.24%的股份,为最大机构投资方;软银中国资本则持有11.67%的股份,锴明投资持股7.44%。 而代表投资方进入董事会的则包括复思资本管理合伙人张永宏、软银中国资本合伙人赵晨曦、锴明投资创始人及董事总经理许智伟,其曾担任百事可乐大中华区首席营销官。 值得注意的是,代表百度担任趣活董事的则为百度智能小程序业务总监杨帆,而非百度投资业务的相关负责人。 趣活在招股书中表示,此次IPO募集所得资金将主要用于增加应用场景,包括网约车司机管理、家政保洁和其他服务;升级技术基础架构;为潜在的战略性收购、投资和合作提供资金;以及用于营运资金和其他公司一般用途。
    纳斯达克
    2020年06月08日
  • 纳斯达克
    两周内三家云计算企业登陆纳斯达克,IPO市场要回暖了? 2015年以来,全球创投市场的资本寒冬就开始逐渐显现。据美国IPO调研机构Renaissance Capital的数据,2016年Q2全球IPO融资规模达到225亿美元、同比下滑56%,2016年Q1全球IPO融资规模为96亿美元、同比下滑73%,为2009年第二季度以来的最低纪录。   反映到科技市场,则影响了多数硅谷科技独角兽们的上市选择。因为公开市场投资者缺乏对企业长期赢利性以及成长性进行投资的耐性,企业担心影响其估值过低,大多可能选择在2017年上市。 中国云计算与大数据企业国双9月赴美IPO成功 然而,在刚过去的十一假期中,仍然有两家美国云计算公司完成了IPO,出乎意料地获得了公开资本市场的认可,两家公司分别是Nutanix和Coupa。这两家美国云计算公司在IPO前都选择了低估值策略,IPO定价都低于20美元,然而却都在IPO后升到30美元到40美元区间。而就在这两个IPO之前的一周,一家中国大数据企业“国双”也完成了在美国的IPO,同样以股价收高收官。 美国IPO季度活跃程度统计 9月30日,以“超融合”私有云解决方案起家的Nutanix完成了IPO,IPO当日股价从一开始的16美元升至37美元,目前运行在38美元附近,这让公司估值从之前20亿美元翻倍至40亿美元。   10月6日,企业采购云服务供应商Coupa完成了IPO,IPO当日股价从18美元升至33美元,目前运行在30美元附近,这让公司估值从之前的8亿美元提升到15亿美元左右。9月23日,中国云计算和大数据企业国双完成了在纳斯达克上市,IPO当日报收股价相对于发行价微涨21.15%,属于成功IPO之列。   Nutanix可以说是“超融合”技术的鼻祖,这是新一代软硬结合的虚拟化技术。所谓“超融合”就是在一个机柜里集成虚拟服务器、虚拟存储和虚拟网络三大私有云基础设施,这样就可以简单线性扩展至更多的机柜,从而让企业很容易地部署私有云而无需复杂的实施与管理。“超融合”概念自提出以来,受到了广泛的关注,特别是虚拟化软件技术鼻祖VMware专门把“超融合”作为软件定义数据中心的核心技术。   Coupa则是企业采购云服务软件的提供商,对标公司是被SAP收购的Ariba。作为企业供应链管理的重要组件,采购软件和解决方案是企业ERP重要组成部分,核心功能是帮助优化和管理企业采购的流程。市场调查公司IDC数据显示,2014年全球采购软件市场规模为39亿美金,而且越来越多的企业倾向于采用在线采购软件及服务,用于管理复杂的供应商体系和采购流程,2012年5月SAP以43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企业采购SaaS软件服务商Ariba。   Nutanix和Coupa在IPO短短的几天内,经历了资本市场从寒冬向初春转化的第一波小涨潮。据Renaissance Capital三季度美国IPO数据,三季度美国IPO市场欣欣向荣,33个IPO共达61亿美元规模,三季度90%的IPO都最终高于定价。此外,三季度美国IPO的回报率也增长了41%,达近年来的最高点。 美国IPO指数显示近三年来最低点已经过去 值得注意的是,在滚动统计的过去12个月里,美国IPO数量最多的第一大行业是健康医疗,以46个IPO达总规模34亿美元IPO收益,而排在第二位科技行业,以23个IPO却达总规模37亿美元IPO收益。当然,如果按融资规模计算的话,金融行业以14个IPO达46亿美元IPO收益排第一位。   而根据Renaissance Capital编纂的美国IPO指数来看,2016年初为近三年来的一个最低点,之后就一路反弹至近三年来中等偏上水平。Renaissance Capital强调,2016年三季度将显现科技行业IPO的反弹之势,特别是Line的IPO融资高达11亿美元规模,是阿里巴巴之后最大的科技企业IPO,这进一步刺激了科技企业IPO的信心。   除了美国的IPO市场开始复苏外,中国的IPO市场也有复苏迹象。根据中国股权投资市场专业服务机构投中信息旗下金融数据产品 CVSource 统计,2016年三季度中企IPO活动表现活跃,共计95家中企完成IPO,同比上升187.88%;募资规模1,263.84亿元,同比上升456.40%。与去年同期相较,IPO数量与规模均有所上升。而在境外IPO方面,基于云计算和大数据技术的商业智能解决方案提供商国双也是中国第一家赴美上市的大数据企业。   随着更多的中企IPO,三季度国内共143家VC/PE机构基金实现退出,合计退出账面回报408.73亿元,环比上涨818.00%,平均退出回报率为1.54倍,环比下降8.17%。同比2015年三季度,IPO账面退出规模与平均退出回报倍数均有所增长,账面退出回报同比增长10.46倍,平均退出回报率增长约12%。而受益于中国A股市场的拉动,根据Renaissance Capital统计的第二季度全球IPO平均回报率也达到了40%。 2014-2016年Q3中国VC/PE机构IPO退出账面回报 从两周三个云计算企业IPO、其中两家估值翻番来看,美国资本市场已经出现比较强烈的回暖信号。虽然中国IPO从规模上以金融业为主,但从数量上IT位居第二,也说明整体资本市场开始慢慢走出寒冬。   然而,资本市场开始回暖并不意味着科技企业可以掉以轻心。一方面,前期在资本泡沫时期由VC投资的科技企业估值过高,接下来如何与公开资本市场对接,这是一个重要的考验;另一方面,正如今年成功美国IPO的云通讯企业Twilio那样,它打造了一个软件开发员社区为基础的健康型业务增长模式,而不是像其它SaaS公司那样通过营销来拉动业务。   展望2017年,随着资本市场开始回暖以及挤泡沫效应显现,这为科技创业指出了建立稳健商业模式、实现健康业务增长、价值回归理性的大方向。此外,云计算、大数据等依然资本市场看重的技术方向,也是能与公开资本市场承接的科技领域,但如何能够通过云计算和大数据为企业带来真正的价值,这是创业者必须要认真思考的。   来源:钛媒体  记者/吴宁川
    纳斯达克
    2016年10月11日
  • 纳斯达克
    出品JIRA的协同软件公司Atlassian上市首日股价大涨28% 市值56亿美元   对于大量的科技公司而言,首次公开招股市场可能已经遇冷。 不过协同软件供应商Atlassian是一个特例。让Atlassian与其它准备上市的科技初创公司不同的是,这家公司已经连续十年实现盈利,以及其超低的销售与营销支出。 Atlassian周四正式在纳斯达克证券市场挂牌交易。该公司股票以27.67美元开盘,盘中一度上攻至28.05美元。至发稿时,Atlassian股价较21美元的发行价上涨5.90美元,涨幅为28.10%,股价为26.90美元。按照当前股价计算,Atlassian的市值约为55.9亿美元。 Atlassian当前的市值已远超过准备首次公开招股时的估值。Atlassian在12月1日宣布的发行价区间为每股16.50美元至每股18.50美元,按该发行价区间的上限价格计算,该公司估值大约为38亿美元。在11月10日Atlassian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招股说明书时,该公司预测的估值仅为“超过30亿美元”。Atlassian在今年年初完成末轮融资时的估值为33亿美元。 Atlassian的招股说明书显示,该公司本财年上半年销售与营销支出为6790万美元,仅占据公司同期3.195亿美元营收的21%。Atlassian在前几年的销售与营销支出所占营收的比例更低,在2014财年为16%,在2013财年为12.5%。对于一家年轻的软件即服务(SaaS)公司而言,这样的财务数据几乎就是异类。为了获取新用户,软件即服务类公司通常要投入巨额的销售与营销支出。 Atlassian的招股说明书显示,这家公司已实现盈利至少十年时间。Atlassian2015财年的营收同比增长了48.5%,达到3.195亿美元;净利润为678万美元,低于2014财年的1898万美元。Atlassian就此表示,净利润的同比下滑,主要是把部分现金重新以研发投入的形式对公司进行了投资,因为公司的重新投资让公司业务对云端更友好,且更吸引用户。Atlassian预计,此类研发投入将可能影响公司在未来几个季度的盈利能力。 创建于2002年的Atlassian一直没有吸引外部投资。虽然Accel和T. Rowe Price参与了该公司的最后两轮融资,但融资目的是为了让部分公司员工进行套现,而非用于扩大业务运营。 在今年最受期待的技术公司IPO中,有些公司看到来自公开市场的兴趣低于预期,这导致它们的估值在上市过程中极大缩水。举例来说,虽然移动支付公司Square股价在上市首日实现大涨,但该公司发行市值仅为去年末轮融资时估值的一半。另外,云计算公司Box在今年早些时候上市时,按发行价计算的市值也低于公司之前从私募公司那里获得的估值。(无忌)     附录: BI中文站 12月14日报道 华尔街现在很宠爱澳大利亚软件厂商Atlassian,后者最近刚刚完成的IPO被认为是技术行业今年最成功的IPO案。 Atlassian周四正式挂牌交易,其股票在上市首日大涨32%,公司市值达到57亿美元。这比它在私营状态下的最后估值增加了近25亿美元,在技术行业IPO市场普遍不景气的大环境下,这样的成绩是相当罕见的。 Atlassian之所以能够取得与众不同的成绩是有原因的:它在过去的10年里一直保持盈利,尽管没有得到风投的直接投资也没有聘请太多销售人员,公司却能保持持续增长。 但是这家公司与其他软件公司的最大区别在于,Atlassian的业务依然深深扎根于老派的、前置授权模式,即用户将软件安装在它们自己的服务器上,而不是使用云软件或通过网络提供的软件。 云 在前置软件被认为是一种濒临灭绝的稀有品种的今天,Atlassian的成功IPO表明公开市场上的投资者仍然愿意支持这家坚持老派经营模式的公司,只要它还有强大的成长性和强大的产品就行。 云领域最著名的投资者杰森·勒姆金(Jason Lemkin)表示:“有趣的是,市场并没有因为他们没有订阅营收而惩罚他们。它说明了世界上是没有完美的模式的,市场首先想要的是伟大的软件公司。” 勒姆金或许说的有些道理。虽然大多数热门的独角兽初创公司都是完全建立在云平台上的,但是到目前为止,它们之中只有一部分上市了。即便是那些已经上市的公司,它们的股票也在公开市场上遭遇了重创,比如Box和HortonWorks都是如此。 Atlassian有近73%的销售收入来自于前置软件,维护费用占到公司总收入的一半以上。虽然它的云订阅收入增长很快,这部分收入已经占到公司总收入的27%,但是它的前置维护和无期限授权收入在过去的两年里分别增长了90%和74%。 为何老派经营模式对企业用户来说很好 传统软件能够成为一项伟大的业务,这是有原因的,很多公司比如微软和甲骨文都在几十年前就发现了这个原因。 在软件领域,产品开发成本是需要先期付出的。一旦你支付了这个成本,那以后的销售收入几乎就都是利润。销售、营销和配送都会增加最终的成本,但是每件商品的增量生产成本是非常低的,即便你的客户数量大幅增加,单件商品的增量生产成本仍然是很低的。 但是云软件就不同了。你的客户使用软件的次数越多,你需要支付的托管成本、带宽成本和其他相关成本就越高。 Atlassian确实看到客户终于在向云转移了,正如它在招股说明书中所写的那样:“我们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有越来越多的客户向云产品转移,云产品将进入我们的配送模式的核心部分。” 勒姆金强调说,Atlassian转向云的举动是很自然的,业绩最好的软件公司都采用的是云模式,比如Salesforce、Workday和Adobe都是如此。但是这种情况不会马上发生。 勒姆金补充说:“授权费和维护费不会在一夜之间消失殆尽,但我预计,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的大部分收入将成为经常性收入和云收入。但是作为一家创立于2002年的公司,它正处于过渡期并且过渡得还挺好。” 潜在的巨大风险 但是某些投资者相信,Atlassian没有云收入是一个巨大的风险,并且可能会让它在未来停滞增长。 将客户转移到云意味着Atlassian必须将其业务中最大的一部分业务放弃掉,并且它也不能保证那些客户会继续使用Atlassian的产品。它最大的竞争对手Slack和GitHub都在快速发展。 另外,在一般情况下,云软件合同一开始都是很小的,与前置软件的经营模式不同的是,云收入是一步一步实现的。这意味着它的成长性可能会突然慢下来,这可不是投资者愿意看到的情况。 如果Atlassian想要将大企业客户作为目标客户,它最后就必须招聘一个庞大的销售团队,这会增加它的运营成本。 目前经营着自己的风投公司Sandhill East Ventures的高盛前分析师乔希·博尔维克(Josh Burwick)称:“在将客户无缝迁移到云平台的过程中,不管是在功能还是财务上,他们都将经历一段艰难的时光。” Atlassian似乎也知道这个问题。它在招股说明书中写道:“由于越来越多的客户选择我们的云软件而不是前置软件,来自这些客户的收入在第一年一般都比较低,这必然会影响我们的短期收入增长率。如果我们的云产品业务发展得不像我们预期得那么快,或者如果我们不能扩大系统的规模来满足客户需求,那么我们的业务就会受到损害。” 但是勒姆金认为,这是过渡期的一个组成部分。只要Atlassian顺利实现过渡,他认为华尔街就会继续支持它。他说:“如果转移到云暂时危及到他们的成长性,就像Adobe、Intuit和其他一些公司那样,只要他们小心应付好华尔街,情况就会顺风顺水。”(林靖东)
    纳斯达克
    2015年12月14日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加入我们  | 那年今日  | 招聘科技峰会精彩回顾  | 上海科技峰会回顾  | 首届HR区块链峰会  | 2017HRTech年度颁奖  | people analytics  | 候选人体验大奖  | HR科技极客大奖  | 深圳科技峰会精彩回顾  | HR共享服务平台  | 三支柱论坛2018  | 2018数字人力资源科技奖榜单  | 2018 数字人力资源科技奖  | 北京2018HRTechCon精彩回顾  | 2018HRTechXPO  | 2018TOP100人物榜单  | 2019年度活动计划  | 2018年度大奖揭晓  | 2018投融资报告  | 2017投融资报告  | INSPIRE 2019精彩回顾  | 2019海外活动计划  | 2019北京招聘科技论坛精彩回顾  | 2019深圳人力资本分析峰会精彩回顾  | 2019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峰会上海精彩回顾  | 2019HR科技极客大奖  | 北京HRTechXPO未来馆精彩回顾  | 深圳·2019招聘科技创新论坛精彩回顾  | 2019候选人体验大奖榜单  | 中国人力资源科技云图  | 招聘科技云图  | 2019上海招聘科技创新论坛精彩回顾  | 深圳7月19日HRTechXPO精彩回顾  | 2019HRPA上海站精彩回顾  | 2019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创新奖  | 深圳·2019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年度峰会精彩回顾  | 2019北京HR科技峰会精彩回顾  | 2019数字人力资源科技奖榜单  | 2019HRTechChina TOP人物榜单  | 2019HRTechTOP人物列表  | 2020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十大趋势  | 2019HRTechXPO-上海精彩回顾  | 2020HRTechChina品牌活动计划  | 2020HRTech云图入口  | 共同战疫专题  | 2019年度评选榜单  | 2020招聘科技创新虚拟峰会精彩回顾  | 助力企业共同抗疫专题  | 2020年度候选人体验大奖(中国地区)榜单揭晓  | 2020HRTech虚拟峰会精彩回顾  | 提交业务需求  | HR专业直播  | 2020HR科技年度峰会·上海精彩回顾  | 2020HR科技年度峰会·深圳  | 2020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创新奖榜单  | 2020员工体验中国峰会上海精彩回顾  | 2020数字人力资源科技奖(DigitalHRTech® Awards 2020)获奖榜单重磅揭晓  | 2020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影响力TOP人物揭晓  | 2020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影响力TOP人物榜单  | 北京·2020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年度峰会  | 上海站精彩回顾-2020HRTechXPO未来人力资源科技论坛  | 影响力品牌50强  | 2020HRTechXPO未来人力资源科技论坛·北京站精彩回顾  | HR科技云图认证服务  | EXInstitute.cn  | 2021年度HRTech活动计划安排与评选奖项计划  | 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发展十大趋势  | 2020年度大奖榜单  | 员工体验研究院  | 2021HRTech创新品牌30强榜单  | 员工体验指数测评  | 2021升级版员工体验旅程图下载  | 2021员工体验大奖榜单  | 2021员工体验中国指数:73.4  | 2021候选人体验大奖榜单  | 2021HR科技创新奖榜单  | 2021人力资本分析大奖揭晓  | 2021数字人力资源科技大奖榜单  | 2021HRTechChina影响力TOP人物榜单  | 详细榜单-2021HRTech影响力TOP人物榜单  | 2022年论坛活动计划  | 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影响力品牌50强(Brands 50 HRTechChina Influence)榜单  | 2022年度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发展十大趋势  | 2021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年度大奖榜单  | 订阅HRTech资讯邮件  | HR科技云图  | 深圳·inspire 2022  | 北京·2022HR科技年度峰会精彩回顾  | 2022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创新品牌20强盛大揭晓  | 2022员工体验大奖(EXAwards®)榜单揭晓  | 71.6-2022中国员工体验指数揭晓:71.6  | 2022新版员工体验旅程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