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自己植入芯片你愿意吗?人类来到了智能时代吗?--YY董事长今天宣布在自己体内植入芯片

2018年10月22日 606次浏览
据最新消息,为李学凌“植入芯片”的,是一家名为Airdoc人工智能医疗创业公司。

“这个设备是雅培的,”Airdoc公司高管表示,“这只是我们提供的一套解决方案中的一部分。所有FDA、CFDA审批过的三高和痛风传感器我们都支持。”

什么意思?

YY创始人体内植入芯片真相调查

据介绍,Airdoc正在构建一整套的慢病管理与健康监控的解决方案,通过相关的医疗传感器,比如上面提到的雅培血糖监测传感器,来获取人体相关的健康指标。

然后,再通过人工智能算法,挖掘这些数据与人们饮食运动的关系,为用户提供一些饮食运动方面的建议,来帮助用户进行疾病/生活方式管理。

Airdoc创始人兼CEO张大磊进一步解释说:
咱们是基于用户角度,帮每一个人建立饮食和血糖血压痛风之间的完全个性化模型,告诉每个人该怎么吃(每一个人基因和肠道菌群都不一样对营养元素吸收都不一样)。

通过个性化模型调整饮食直接控制当前用户的三高和痛风,过去一年多咱们做的临床试验出组后一定比例的三高用户就不再需要那么多药物,只要遵循他自己的个性化饮食指导就可以。

探针部分不重要,各个厂家的都可以。所以咱们这个和其他监测探针的关系就是雅虎门户和今日头条的关系。

“这套系统,不仅仅能够给患者使用,身体健康的人也能使用,作为一个监控自己身体健康状况的工具挺好用的。”Airdoc公司高管表示。

据说这也是一个内部孵化的项目。

以下为新闻原始报道

从朋友圈得知,10月22日,欢聚时代(YY)联合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学凌在朋友圈晒出身体植入芯片的经历,并表示这样可以“更好地了解自己”。李学凌称,这是里程碑的一天,未来会有更多的人在身体里植入芯片。



感谢LMS提供朋友圈图片。



实际上医用芯片植入体内监测生命体征的案例并不罕见,人工智能与医疗的成功结合也在不断振奋人心。

当然,另一方面,不仅国内对可植入人体芯片的新闻反响剧烈,早在去年,可植入芯片就曾成为全球性头条新闻。当时瑞典科技公司Epicentre让员工自愿选择用可植入芯片代替刷卡。紧随其后美国威斯康辛州的一家科技公司Three Square Market也推出了这一举措。

这两起事件同样引起了人们的担忧,很多人担心这些芯片可能让员工被跟踪,或让公司能掌握他们的工作效率,如能够记录他们一天使用了多少次卫生间。

但是据相关人士称,这更多的是科幻小说的描述,而不是真正的隐私风险。这种芯片有可能被用来追踪去卫生间的次数,但只有在员工要求刷卡进入卫生间的时候才会出现这种情况,这种功能也可以通过普通的刷卡来进行追踪。

目前这些公司所植入人体的微芯片,并不比最近20多年来在大多数家庭宠物的脖子上植入的芯片复杂得多,它更多地是利用一种近场通信(英语:Near-field communication,NFC)技术,又称近距离无线通信,是一套通信协议,让两个电子设备(其中一个通常是移动设备,例如智能手机、植入人体的芯片)在相距几厘米之内进行通信。

植入的RFID芯片与标准办公钥匙扣或交通卡上的RFID芯片没有什么不同,它只是为客户提供了一个独特的标识符而已,芯片可以在靠近门或付费点的扫描仪上读取信息。虽然植入皮肤中是一种方法,但现有的可穿戴式产品(如NFC 戒指)完全可以替代。

不过,开发人员正在开发更多人体芯片的应用场景,相关法律也在逐步完善。

而人们在科幻电影中见到的“超级人类”实际上还有待进一步开发研究,例如脑芯片。Kernel是一家探索如何将芯片植入大脑的公司,它的创建者Bryan Johnson在2017年里斯本的网络峰会上称,Kernel公司第一步想要设计出能够帮助人类对抗疾病的芯片,而且希望未来能够借助芯片让人类大脑获得超人般的能力。

同时他还在Johnson在网络峰会上称:“我预计在大约15到20年时间里,我们将打造出足够强大的大脑工具,找到所有问题的答案。比如说,人类能否拥有完美记忆?能否删除记忆?能否加快学习速度?能否实现脑对脑交流?设想一下,如果你想要体验18世纪的美国西部牛仔生活,你只需在大脑中创造一段经历。”

墨尔本大学工程学院计算与信息系统系的研究员赫夫南(Kayla Heffernan)认为,植入芯片之所以还没有被人们普遍接受,归根结底是个“先有鸡还是先有蛋的悖论”。“人们不理解芯片的作用,因为芯片的用途还不够广泛,用的还不够多;但是有因为市场还不存在,所以设备的使用率还非常低。”

相信随着市场、世界的改变,人们对于植入芯片的接受度会大大提高,届时对于风险隐患与受益度的衡量也不再是以我们目前的眼光。未来,绝对是人+芯片的超级人类世界,唯有通过科技增强生存能力,主动进化。

 

相关阅读:

你能让你的老板把芯片放在你身上吗?-少数员工同意皮下植入但这个想法正在蔓延

我们终将成为芯片人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