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YC
    年仅 14 岁和 16 岁,这两个“小孩”成为 YC 最年轻的创始人 编者按:14岁,这是很多人还在读初中的年龄。但14岁的Ghodsi和他16岁的伙伴Stokic却开发出了自己的企业软件产品,并且大胆地给不认识他们的硅谷知名孵化器 YC 的总裁Sam Altman打电话推销自己,从而让他们成为了YC有史以来录用的最年轻的创始人。以下是他们的创业故事。 2017年1月的一个晚上,星期五,当14岁的app开发者Saroush Ghodsi对著名的硅谷创业家Sam Altman发动电话突然袭击时,他没有想到自己和16岁的朋友Stefan Stokic随后会变成Y Combinator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创始人。 当时Ghodsi和Stokic分别还只是加拿大滑铁卢以及美国密西西比Jackson的高中生。他们在网上结成了好友,2016年,两人决定一起合作创办一家初创企业,起名为Slik。 Slik是一个企业软件系统,它可以让销售人员更有效地生成销售线索。该产品开始只是一个可以收集邮件地址的简单浏览器插件,但当Ghodsi和Stokic意识到自己的工具对销售人员的价值有多高时,他们决定把产品开发成一款功能完备的Salesforce竞争对手。 开始这一切的那通电话 当Ghodsi和Stokic一开始做Slik的时候,他们的工作都是在放学后和周末进行的。但在经过几个月的工作后,两人意识到为了扩张,他们需要拿到一轮风头融资或者进入一个加速器计划。 Ghodsi和Stokic多少已经跟这个行业建立了一点联系。在开始就浏览器插件展开协作的几个月前,Stokic在Twitter上给Chris Sacca发了一条消息,里面附带了他为Sacca的风投机构Lowercase创建的求职黑板报链接。2016年冬 Stokic 为Stokic 提供了一个在Lowercase实习的机会,Stokic很快就在网上跟其他的精英VC搭上了线,比如Homebrew的Hunter Walk以及Haystack的Semil Shah等。 为了引起别人的兴趣,两个年轻人凑出了一份顶级VC和创业者的清单,打算一个个打电话过去求见面。 Ghodsi说:“我来自加拿大,Stefan来自密西西比。我们事先并没有讨论太多。只是各自找了一堆人的电话然后尽可能多地约到见面的机会。” Ghodsi深入挖掘了一下,终于给他弄到了Sam Altman的私人电话号码。Altman是硅谷的精英初创企业孵化器Y Combinator的总裁,是硅谷的“拥立国王者(kingmaker)”。很多初创企业创始人可能都不情愿给Altman打陌生电话,害怕会出师不利。但Ghodsi决定试一试。 电话打过来的时候Altman正在吃午饭,但他还是回了电话。Ghodsi花了整整1分钟来道歉和解释,说自己只是个小孩,然后再向Altman推销Slik。令Ghodsi感到惊讶的是,Altman说他让Ghodsi和Stokic飞到旧金山来进一步谈谈他们的产品。 Ghodsi说:“我觉得大家对做这种事情的不好风险过于高估了。其实最糟糕也就是他们会恼火而已。比如‘我正在跟家人呆在一起!不要来打扰我。’我就遇到过这样的事,但你不能因此就停止尝试了。” Stokic则说:“我觉得投资者或者谁听到一个14岁的人打电话过来要比接到成年人的电话容易接受一些。大家对此会更开放,更愿意听你的话。” 幸运的是,他们跟Sam Altman的聊天进行得很顺利,两人随后飞到了旧金山来告诉他更多有关Slik的东西。 旧金山会面后不久,两人就被Y Combinator的夏季班录取了;今年5月,他们离开了父母的住所,搬到了旧金山的一个共享房子开始工作。 作为青少年初创企业创始人的生活 尽管 Ghodsi 和 Stokic 拥有了那种大多数小孩梦寐以求的自由,但作为青少年初创企业创始人在旧金山的生活根本就是毫无诱惑力。 为了去旧金山,Ghodsi需要6也的法律文件从加拿大横跨国境,而且两人都需要父母和学校的完全许可。 因为他们太过年轻,Ghodsi和Stokic还不能签署特定文书或者订立合同。他们还没有自己的借记卡或信用历史,所以他们一切支付都要用现金。 但自从他们安顿下来之后,Ghodsi和Stokic过得却相当的低调。两人一共回去看过4次父母,除此以外几乎很少迈出过屋子。Stokic说:“我们都住在楼上,然后每天都跑到地下室去工作。” 而他们的工作安排也很折磨人。Ghodsi说:“我们每天通常是这样的,睡醒起床,穿衣服,发电子邮件(我的清晨惯例是清空收件箱),回答工作要求,吃饭,工作,然后上床。有时候我们可能会跟某人吃餐晚饭或者去参加YC活动,但我们到旧金山不是来搞关系的。我们希望利用这段时间专注于公司的一切。我们没有个人生活。” 不过两人的确交了一些朋友——大部分都是年长他们10岁到20岁的其他的YC创始人。他们都说跟班上的其他创始人建立了深厚的友谊,而跟能够理解创办企业所承受的压力的其他人交谈是很有帮助的,不管对方的年龄有多大。 Ghodsi说年轻让他们多少有一些优势。 Ghodsi说:“更多年轻的人扎到了我们想要跟我们一起干。我们有了一个人员非常充足的年轻开发者和设计师网络,这些人希望和我们一起工作,并且愿意以比成人低得多的价格去做。比方说,我们曾经以相当于正常的1/20的价格让人做了我们的网站,因为那个家伙只有14岁。很多年轻人感觉自己并没有被重视,所以当他们看到我们在做的事情时,他们想要成为其中的一员。” 大学问题 Ghodsi和Stokic说在融资时他们面临的最大挑战是,由于他们的年龄,许多投资者根本就不会考虑自己的公司。很多人问两人到了上大学的年纪时他们打算怎么办。 两人说,一谈到传统的学位问题,一切都悬而未决。Ghodsi说:“我们也经常会被问到高中读书的问题。比如,‘你们这些家伙要不要完成高中学业的?’‘你们要不要上大学?’‘你觉得读大学好吗?’硅谷有种倾向是不鼓励别人去上大学。其实我到认为读大学是好事……只是现在我们要专注于我们的公司。” 他还补充说:“在旧金山的生活很有趣。你得做所有那些你从未想过的事情,比如买日用品,洗衣服……独自在城市里生活是一种新的体验。” Stokic说:“对于我们来说这整个经历跟其他任何一切都不一样。这种生活让我们习惯了离家生活,以及做一些日常的事情。当然了这些事情本来就很正常。只是我们更早地经历了。” 但对于Altman来说,Stokic和Ghodsi跟其他的创始人并没有什么不同。他在电话中说:“我认为年龄的问题被考虑得太多了。我并不认为任何人应该靠年龄获得特别的信誉或者重视,如果他们做得东西好那就是好,这跟他们的年龄没有关系。” 【编译组出品】 本文来自翻译:mic.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36kr.com/p/5087650.html
    YC
    2017年08月11日
  • YC
    为CrunchBase提供用户行为分析服务,YC毕业生Heap获投2700万美元B轮融资 近日,记者获悉为企业提供用户行为数据分析工具的Heap获得2700万美元的B轮融资。由上一轮投资方Menlo Ventures 和 NEA继续领投, Initialized Capital 和 Pear VC跟投,此前Heap曾入孵YC孵化器。迄今为止Heap共获得4000万美元的风投资金。 Heap的愿景是让用户行为数据分析简单易操作,因此Heap构建了一个强大的数据建模工具,只要企业将数据输入,关于用户的需求洞察、行为习惯等各维度的可视化图表都将得到展现。 Heap产品界面 一方面Heap免去了工程师二次编程与跨部门沟通的问题。另一方面,Heap除了整理已录入数据之外,还能接入其他内外部数据接口,自动记录每天用户新产生的行为数据,令Heap的用户行为数据保持高度精准与聚焦。目前Heap共有5000多企业用户,涵盖PC端和移动端的软件与APP。包括Zendesk,Lending Club和CrunchBase都采用了Heap的产品。 在用户行为分析这个赛道上,国内成熟的初创团队有神策数据、GrowingIO、诸葛IO三家,从产品层面来说,Growingio主打无埋点,诸葛IO是埋点SaaS,而神策数据则是在做私有化部署,以PaaS+SaaS平台,针对每个行业提供一套标准化产品。 在36氪看来,2B和技术驱动是今年企业服务的大趋势和方向,但是其商业和服务模式仍有待完善。这类公司高度依赖开发者与技术迭代;同时营收又依仗大平台和大客户,除了获新以外,复购率也将是每个团队最为关注的核心指标。 本文参考了多个信息来源:techcrunch.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36kr.com/p/5073599.html
    YC
    2017年05月08日
  • YC
    YC首席财务官讲课(下):教你融资、招聘、员工股权那些事 本篇为YC首席财务官教你公司注册、股权分配那些事(上)的下篇,主要介绍融资,招聘和经营部分内容。 好了,我们继续讨论融资部分。 假设你现在有一家公司,处于需要融资的阶段。我不会谈论关于定价或估值的策略,我要提的是融资的基础流程。 简单来说,融资分为price round和non-price round(convertible round)。在price round,股权以特定的价格出售。在non-price round,投资人当下打款,但是他们的股权要在未来一段时间才会被授予。通常在美国硅谷,创业公司希望首先以non-price round 融资,几年以后,再进行price round融资,其他国家还不太采用non-price round融资,一般来说他们都是进行price round融资。 price round 我们来看一个price round的例子,它是如何运作的? 正如我提到的,price round的估值决定了投资者购买股权的价格。假设某个创业公司有三个创始人,创始人有900万股,他们想以800万美元的估值筹集200万美元资金,这里800万美元是指投前估值(pre money),意味着投资人投资之前,公司的估值是800万美元。这里股权的价格计算方式很简单,800万的估值价格除以900万股,所以单股价格是89美分,那么投资人投资200万美元将购得225万股。在这里投后估值(post money)是1000万美元,因为投前估值是800万,加上融到的200万,总值1000万美元。股权结构表如下图。 price round之后,还是有三位创始人,他们还是每人拥有300万股,这里创造了一批新股,出售给投资人。现在投资者拥有该公司的20%股权。每个创始人的份额则从33%(100%/3=33%)降至26 %。 这听起来很简单,但其中有各种复杂性我就不详谈了。这里涉及到很多文件,很多需要协商的事情。如果公司正在进行price round,那么就需要聘请律师来协助你,律师会帮你梳理所有的事情。 未来股权简单协议(Simple Agreement For Future Equity) 对于大部分正在融资的创业公司,我们使用SAFE作为指导,SAFE指的是未来股权简单协议。简单解释,投资人现在给公司钱,以换取在未来一轮授予股权的权利。当他们现在投资时,处于一个风险更高的阶段,所以他们当然不希望以未来的估值价格来购买股权,他们希望得到一些bonus,这个时候就要提到估值上限(valuation cap)了。 所谓的估值上限,是为股票的价格计算设定了一个上限。还是以刚刚的创业公司为例,创始人有900万股, 2017年4月,投资人以SAFE方式,400万美元的估值上限投资了公司40万美元。 假设到了2017年12月,其他投资人在price round,800万的投前估值投资了公司200万美元。 这里其实涉及到两次计算,因为有SAFE的转换价格(400万美元),还有price round的价格(800万美元)。 这里SAFE转换价格以400万美元作为估值上限,而真实的估值价格为800万美元,尽管如此,所有这些股权实际上都是在同一时间给予的(即2017年12月)。 因此,SAFE持有者以A轮投资人一半的价格获得股权,因为他们更早进入投资,所以投资相同的价格,SAFE持有者获得两倍的股权,这就是我们说的bonus。 SAFE的优惠很简单,你可以立即签署一个未来股权简单协议,并获得资金,这里都不需要律师介入。 股权稀释 我们来谈谈股权稀释。在公司的早期阶段,如果你把公司看成一块饼干,那么饼干的面积就代表了公司的value。在早期,饼干很小,但你持有饼干的份额大。随着公司的发展,饼干越来越大,但是你持有的饼干份额却越来越小,因为你一直在卖掉公司的一部分。这里重要的一点是,你所有的财富都是你的饼干面积。要牢记,股权稀释是不可避免的,一定会发生。但重要的是,你仍然在为自己和投资人创造财富,因为这也是他们赚钱的方式。 实际上考虑稀释是非常重要的。YC发现,创始人容易犯错的一点就是在公司早期,太快地卖掉股权,这时候的估值很低。在公司的早期,团队还在试图思考创造什么样的产品,规划未来的发展路线,这个时候钱要花在哪呢?实际上需要花钱的时候,是招聘的时候。而在很早期的时候,可能你并不需要招人,那么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去融你暂时不需要的钱?如果你再等待六个月或者一年,公司可能会有更高的估值。 所以,再次提醒,不要在公司早期卖掉太多的股权。 找到投资人以后,你需要思考的第一个问题就是,钱有没有到账?你要持续和投资人沟通,直到钱到账。另外有一个小提示,因为你是在出售公司股权,所以和SAFE一样,你需要获得董事会的同意,这需要签署一个法律文件,你不能只是发个邮件通知大家就算了。 好了,现在你已经筹集到一些资金了。你要怎么用这笔钱呢? 招聘 大概大部分的钱都要用在招聘上,招聘是一件复杂的事情,受到许多法律法规的管制。作为创始人,你需要了解这些基础知识。 首先,如果你决定雇佣一些人,那么他们的角色是什么?在美国,你要考虑雇佣contractor还是正式员工(employee),这两种有些微不同,支付工资的方式也不同。 contractor签署 consulting agreement,而正式员工签署 IP assignment agreement。 contractor有一些特定的要求,一般来说,他们自由安排工作时间,只在一个特定的项目中工作,且项目的最终目标是非常明确的。他们使用自己的工作设备,不参与公司的任何日常运作。举个例子,如果你聘请一位设计师设计你的网站,这是一个长达一个月的项目,他们把网站交付给你,你说:“太好了,这就是我们需要的。”然后你们的协议结束,他们去做下一个项目。 而正式员工则不一样,员工使用公司的工作设备,所以公司一般会为他们提供一台笔记本电脑。他们有正常的工作时间,有公司提供的工位。当然,初创公司资源有限,这里需要更多的监督介入,员工对于工作方式和工作目标的决定权更小。另外要注意的是,根据加利福尼亚州法律,员工必须获得最低工资。你不能期望有人为你免费工作。请记住,当您雇用人员时,您需要支付工资。 员工股权 通常创业公司会给初创员工分配股权,这是员工为自己创造更多财富的方式。这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它激励每个人为公司而努力。通常早期创业公司给予员工的薪资会低于市场价格,所以股权是一种补偿方式,特别是在早期的时候,分配股权给工号1号,2号,3号的员工,这些员工会长期与你在一起,和创始人一样努力工作,而股权是激励他们的方式。 有一个经验法则,你可以考虑将10%的股权授予前10名员工,按照资历分配,1号员工的股权多于2号,2号多于3号,以此类推。分配员工的股权都需要Vesting,这是确保公司的利益。创业公司早期会犯很多错误,解雇很多人, Vesting保证公司可以回购股权,通常你需要创造一个股票计划,这又是另一批需要签署和保存的法律文件,可以找律师来完成这些手续。 你可以选择分配股权或者发行期权,期权指的是在未来一段时间,可以以指定价格购买股权。对于员工来说,他们不需要立即支付。在未来,当公司看起来比较成功,甚至是要被收购时,他们再购买股权。 这里涉及到一些税的问题,很多细节我们就不提了。 最后,我也提醒大家一件很重要的事,就是和员工沟通他们期望的股权方式。首先,你需要清楚员工得到的是什么?意味着你需要了解他们获得的股权数量以及所占份额。 如果你不向员工说清楚,事情会变得非常混乱。 如果你对员工说“你有公司的10%”。这时员工会想这意味着什么。如果你说 “你有10万股”。员工会想,这又是什么意思?是很大的份额还是很小的份额? 所以一定要向员工解释清楚。 几点提醒 最后给大家几点提醒。 首先,把我们提到的所有重要文件认真保管,因为它们在关键时候及其重要,尤其是在融资和收购时。所以你要指定一位co-founder负责保管重要文件。 此外,你需要确保,对于投资人给你的钱,你花的是明智的。把钱花在公司发展的核心部位,让投资人相信你的花费是正确的,那么他们会愿意继续投资。投资人投资是希望创始人以此壮大公司,不是让创始人挥霍在拉斯维加斯的,这是几年前发生在YC的一个案例,其中一个创始人在拉斯维加斯花了相当多的钱,其他创始人和投资人通过Facebook发现了,然后解雇了这位创始人,同时他也可能会面临刑事指控。 总而言之,今天谈到的都是一些基础知识,你不能指望自己可以成为全方位专家。但作为创始人,你需要知道,这些事你必须做而且很重要。 精华提问 股权结构表在公司的透明度如何?它是怎样变化的? 在公司早期,当股权结构表只有创始人时,应该要100% 的透明公开,每个人都知道股权的分配。随着公司的发展,透明度也慢慢降低,通常你只要告知员工他们拥有的股权数量,以及股权的总量。、 对于盈利快,退出时间长的公司来说,最好的做法是分配股权还是利润分享? 如果你指的是创业公司,公司增长的的价值大部分是由股权创造的。一般来说,以股权作为员工补偿是很好的方法。但是如果你指的是生活方式型企业(lifestyle business),他们的创始人不从外界赚钱,而是计划从一开始就创造一个非常有利可图的企业,那么这可能是一个伟大的事业。也许这样的公司会分享某种利润或者奖金给员工。但通常情况下,初创企业不是这样,初创公司很久都没有盈利。 假设你给了你的前10名员工10%的股权,然后你进行另一轮融资。这时被稀释的股权是否包括了第一批员工的股权呢? 这个问题有点复杂。但简单而言,之后的融资将会按比例稀释所有现有股东的持股比例。所以你需要让员工知道,假设你现在可以给他们占1%的股权,而当公司退出时,这些股权可能只占公司的0.01%,但是他们得到的价值可能更大,因为这个“饼干”变大了。一家零估值公司的1%股权远远低于一家估值1亿美元公司的0.1%股权。 有没有一些您认为比较成功的公司,他们有怎样的信念? 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我认为做的很好的公司是透明的。这些公司会与员工仔细谈论股权细节,例如,告诉员工期权是什么?Vesting是什么?公司退出时,员工获得多大的价值?这些公司充分与员工沟通后,确保员工完全了解自己的利益所在。你可能会非常吃惊,大多数创始人都不了解这些,他们甚至不能向自己的员工解释清楚。 所以,作为创始人,你需要自己充分了解这些知识,并且与员工解释清楚。 点击http://www.hrtechchina.com/16695.html 查看YC首席财务官教你公司注册、股权分配那些事(上)   本文来自翻译:jotengine.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36kr.com/p/5071595.html
    YC
    2017年04月20日
  • YC
    YC首席财务官教你公司注册、股权分配那些事(上) 本课的主讲人是Kirsty Nathoo,她是Y Combinator的合伙人和CFO,几乎帮助过 YC的所有公司,从融资到招聘到退出,她都有丰富的经验,今天她在斯坦福讲的这一课是创业启动机制( Startup Mechanics)。 Kirsty提出,在创业早期,有一些基本启动流程需要注意,如果你选择完全自己创造这些流程,一定会遇到许多坑,然后你要花大量时间精力才能解决这些坑。但是如果你按照标准的启动流程进行,你就不需要在这些琐事上浪费时间,能够把精力集中在公司的成长上。 Kirsty将创业的启动机制分为公司注册,股权,融资,招聘和经营五个方面,本篇介绍公司注册和股权分配部分内容。 公司注册 一家公司的成立创立了一个独立的法人实体,意味着这个法人实体需要自己纳税,管理自己的资产和负债,签合同,处理诉讼和被诉讼事件。 公司和创始人是相互独立的,在美国叫做C-corp(股份有限公司)。 当然也有其他的企业类型,但是对于一个想要成功发展,想要融资的创业公司来说,C-corp 是最合适的类型,投资者只会投资C-corp。因此,作为一个创业公司,注册时选择成立C-corp是正确的选择。 最困难的问题,在于团队何时注册成为一个公司? 显然,一个独立的法人实体有很多行政流程,作为一个创业者,你不希望太早或者太晚注册。我建议大家,当你还处于以下阶段时,不要过早注册: ·       仍在讨论创业想法 ·       没有当做全身心投入的项目 ·       不确定是否能坚持很久 ·       不确定是否能和Co-founder一起工作 那么什么你该注册了呢? 如果你正在创造知识产权,并且很确定这是属于你的知识产权(尤其是创造人不止一个时),那么你需要注册公司了。 另一方面,如果你已经研发出了一种需要收费的产品,这时你需要一个可以收费的独立法人实体,需要一个单独的银行账户,这时你需要注册公司了。举个例子,Stripe有一款名为Stripe Atlas的产品,这款产品帮助Stripe开始盈利了,那么公司需要一个Stripe名下的账户来入账。一个独立的法人实体意味着其承担所有负债,这都是这个法人实体的责任而与个人无关,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们必须注册。 在哪里注册? 无论创始人来自哪里,美国都是注册公司的最佳选择,因为大量的创投资本都在这里,美国的投资人也愿意竞投Non-US的公司。非美国公民可在美国注册公司,你可以在美国的任何一个州注册,甚至本人不需亲自去注册,大部分的公司会选择在特拉华州注册,因为这里的法律健全,特拉华州给予注册公司更大的灵活性,更好的法人隐私保护,特拉华州的公司也受投资者青睐,所以在特拉华州注册是不错的选择。 怎样注册? 假设你在特拉华州注册,那么第一步,填好成立实体的一些相关表格,然后等待相关部门处理,约24小时后就可以注册成功。 第二步是制定公司管理的章程,成立董事会,任命董事长,任命执行官,分配知识产权,这里创造的所有都是属于公司的。然后开始分配股权。 提供另一种方法,你可以找一个律师完成这些流程,很多公司这样做,通常需要花费3000到5000美金雇佣律师,在硅谷有很多这样的律师,有些律师允许你在融资之后再支付费用,所以你可以推迟,不需要立即付清。如果你没有雇佣专门处理创业公司注册的律师,可能会出现一些错误。YC有一个例子,他们在康乃迪克州注册为有限责任公司,这是他们在康乃迪克州的律师朋友告诉他们这样做的,在YC决定投资他们以后,他们决定转成C-corp,依然请那位律师朋友帮助他们完成转换的流程。当他们进行了三轮融资后,也就是公司融到了很多钱后,他们在硅谷雇佣的一位律师告诉他们,由康乃迪克州律师完成的转换是无效的,其实是一个很小的错误,造成了这样的结果,所以他们必须暂停融资,请了4个不同的法律公司,花了将近50万美金,6个月解决这个问题。 所以最好雇佣硅谷律师来完成注册程序,并且注册为C-corp。 如果这些简单的流程你按照标准的来,所有的事都可以轻易完成。 股权 注册公司的关键一步,分配股权。 这件事很重要,创始人之间必须要讨论确定,这其中有很多问题,把所有潜在的问题找出来讨论确认。在创业公司,股权分配是很重要的,因为当你的公司成功以后,股权是非常重要的财富来源,所以你要让所有人都觉得分配是公平的。 创业公司的Co-founder之间要合作很久,如果股权的分配不合理(比如同样的付出,有人占了90%,有人占了10%),之后团队将长期处于非常糟糕的合作环境中,因为分配的不合理会产生怨恨,愤怒不断增加,Co-founder之间的关系会变得越来越差。YC发现股权分配不合理是Co-founder关系破裂的首要原因。 当创始人之间开始争吵的时候,你们要花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解决,那么这个公司就危险了。所以这些问题要提前解决好,确认股权分配的合理性。 我们刚刚谈到,创始人之间股权分配要公平,大约平均分配。我指的是大约而不是完全平均。通常,创始人之间会在这个问题上争论不休,例如“我应该分配70%,我的合伙人分配30%,因为idea是我想的,原型是我做出来的”或者“是我首先达到了2万的销售业绩”,“我比合伙人早三个月开始做”。对此我的看法是,大家要向前看,当你处于公司成立早期时,即使你早三个月开始做,未来你可能需要花上5年,10年,15年才能让公司取得成功,所以不要只看前面的那三个月。 然而,有时可能其中一个创始人的股权会稍微多一点(只是一点不是很多),这是因为你不希望你的公司因为股权分配的争议而停滞不前。 诚实地说,如果你们需要投票来决定股权分配的话,你们的关系可能要破裂了。所以,当分配股权时,重要的是考虑未来大家要做的事,而不是纠结于前期谁做了什么。在你们确认了股权分配之后,你们需要做一些文书工作来落实它,在这一点上也可能会出问题。YC投资了一个已注册的公司,这个公司早已经分配好了股权,但是出于别的原因,他们需要注册一个新的公司再把旧公司合并进去,股权分配基本保持原样,然后融资。融资以后,他们雇佣 了一个新的律师,律师在做文书工作时发现公司没有正式的股权购买文件,这意味着他们没有真正的合法拥有股权,这使得他们聘请了很多律师,花了很多钱和时间来解决。 作为创始人,你需要签一个股权购买协议来购买你的股权,通常你可以用一些现金购买,这些钱从你的个人账户转入公司账户。 一旦你购买了股权,你拥有了公司的部分所有权,这个时候就需要股权结构表(Cap table)。 股权结构表 这是非常早期的股权结构表,但随着公司的发展,股权结构也会越来越复杂,因为股权会继续分给员工或者投资人。其中最重要的是要记录每个人在股权结构中拥有的份额。 在上图这个例子中,公司有三个创始人,每个人有相同数量的股权,所以每个人有相同的所有权。他们将以创始人的身份签署股权购买协议,这个协议对其有一定约束,如果其中一个创始人未来要离开公司的话,公司有权慢慢收回他的部分股权,随时间推移,公司有权回购的股权会慢慢减少,我们称之为“Vesting”。 Vesting是创始人慢慢获得公司永久所属权的方式,对于创业公司来说,使用标准流程(Vesting)是很重要的。一般而言,Vesting期限是四年,加上一年的cliff。 如上表,横轴是时间,纵轴是股份的比例,所以在第一年cliff,从第1天到第365天,你不是真正拥有股权,你所有的股权都是可以被回购的,到了第365天,25%的股权被释放出来,所以我们称之为cliff。之后,每个月会授予(vest)你1/48的股权,直到四年后,100%的股权都被授予(vest)。根据你在公司呆的时间,你能够计算出你将作为创始人保留多少股权,公司将回购你多少股权。公司会以你当时购买股权的价格进行回购。 为什么会采用Vesting? 首先是因为它保护了创始人的权益,假设你的创业公司只有三个人,你和另外两个人拥有相同的股权,现在其中一个创始人要离开公司,在没有Vesting的情况下,离开的这位创始人仍拥有原始的股权。想象接下来的5到10年,你和剩余这位创始人付出无数心血发展公司,而另一位ex-founder只是在海边喝着鸡尾酒度假,结果你们三个人还是拥有同样的股权,你心里是什么感受!你一定不会觉得开心的,因为离开的这个人和你有相同的公司value,但这些value都是你创造的。 再想想,假如你的公司要被收购了,收购价格是5亿美金,在没有Vesting的情况下,这位ex-founder会和你们拿到相同的钱,你是不是会觉得不爽! 另一方面,从投资人的角度出发,有时投资人看中创始人的能力而投资其公司,如果创始人很快就离开了该公司,那投资人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所以Vesting也保护了投资人的权益。 最后一个原因,这样的方式给将来的员工树立了榜样。作为创始人,你当然希望员工的股权也采取Vesting方式来确保公司利益,但如果员工Vesting了,你没有Vesting,这就非常不公平了。 Vesting有一个很重要的文件叫做 83b election,这是什么文件呢?简单的说,如果你没有签83b election,你要缴纳的税款随着公司估值的增加而增加,所以在cliff后的三年,你每个月都要承受巨额税款,想想多么可怕!所以一定要签83b election,这样你的税款才不会再Vesting期间增加,这点很重要,因为错过83b election的签署是没有办法弥补的事情,所以你一定要在收到股权赠予的30天内签署此文件。保留签署证明,这样在公司融资或者被收购时,证明你签署了83b election。在YC,我们看到过一些例子,因为没有签署83b election,投资人或者收购者都会被巨额的税款吓到,终止收购或者融资。 所以这些基本流程一定要按标准程序来,不用在琐事上浪费了公司的时间和精力。 课程链接:https://www.startupschool.org/ 本文来自翻译:jotengine.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36kr.com/p/5071476.html
    YC
    2017年04月19日
  • YC
    YC孵化的Saleswhale融资120万美元,想要加速自动化销售流程 新加坡的Y Combinator孵化的Saleswhale今日获种子轮融资120万美元,本轮融资由Monk’s Hill 风投领投,格力资本和六位天使投资人跟投。 Saleswhale由Gabriel Lim, Venus Wong和Ethan Le在2015年成立,是一家通过人工智能,帮助企业利用邮件完成自动化销售的初创公司。从官网上看,Saleswhale目前有两款产品,Engage和Prospect,Engage允许客户公司建立一个虚拟的邮件账户,该邮件账户拥有者是一个虚拟的自动化销售开发助理,会处理用户公司所有的销售信息;另一个产品Prospect可以帮助企业获得与消费者更多的对话和决策预见。 Saleswhale是一个自动化的销售助理,通过邮件帮助企业跟踪所有销售线索,加强与用户的沟通,进行信息辨别判定便于真正的销售人员进行后续跟进。这将有助于解决企业销售人员流失问题,并且为客户企业提供高效完善的销售流程。 这个自动化的销售助理拥有自己的名字和自己的电子邮件地址,能够回答潜在的问题,并且向自己提问进行自我修正,像一个真实存在的高级销售人员那样进行预期判断。一旦某个预判合格,Saleswhale将发送给真实的销售人员审核,审核未通过Saleswhale将会重新预判并再发送审核。 Gabriel Lim称,自今年2月起,Saleswhale已经服务几十位客户,收入13万美元,为客户带来超150万美元的交易价值。Engage服务收费构成是注册时有一个基础的费用,用户每次使用时再单独计费,新注册用户有一个14天的免费试用期。Saleswhale公司目前并没有透露更具体收入,但Gabriel Lim称,基础费占总收入约40%。 据悉,Saleswhale将利用新筹集的资金用于团队扩张,主要是聘请更多的后台数据处理,机器学习和自然语言处理工程师。 本文来自翻译:e27.co,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36kr.com/p/5070142.html
    YC
    2017年04月10日
  • YC
    YC 2017 Demo Day 人力资源科技及企业服务创业公司一览 昨天是Y Combinator 第24个Demo Day,一般在Demo Day上YC加速器会向各方投资者展示他们的新鲜血液。YC对于麾下初创公司及企业员工多样性的强调向来显而易见。“你总是需要同合作伙伴一起从漏斗的顶部开始,一步一步地筛选初创公司。”   下面小编从Y Combinator Winter 2017 Demo Day展出的79家初创公司里的,整理出人力资源科技相关的一些初创公司,一起来看看吧。 Marketfox 这家SaaS公司为商家提供一站式多渠道营销方式,以及可优化销售的移动端方案。不同于传统的市场营销自动化公司,用户可以对市场营销方案进行可视化操作,同时Marketfox的市场方案为全网覆盖式,用户可在多平台上对内容或产品进行推广,短信、邮件、app等。机器学习技术将对每次的营销方案进行整合学习、促使每次的营销方案更加精准和高效。 https://www.marketfox.io   Hivy:办公管理商业平台 Hivy推出的软件允许员工直接向办公室经理提交他们想要在办公室购买的物品清单,诸如食品、办公设备等。如果经理同意这些要求,那么这些物品会由集成在Hivy平台上的45家供应商立即完成购买。目前Slack、Eventbrite、Gigster等公司正在使用Hivy平台让员工购买饮料、笔记本电脑充电器或者家具等等。Hivy向办公室和供应商收取每月软件订阅费用,并且在每一次购买交易时收取佣金。就目前美国办公室管理费用每年4000亿的庞大市场,如果Hivy能够拿下更多用户,那么收入一定不菲。 https://hivyapp.com/     Humi 加拿大的Gusto 员工福利管理是一个很大的业务,Humi旨在通过云端免费向加拿大用户提供人力资源服务。Humi认为加拿大是一个开放的国家,有着大量的中小型企业,这些企业向供应商支付超过1000万美元。目前它已经有了650家企业用户,ARR为30万美元。 Marketfox:自动化营销 Marketfox通过移动端及网站优化来帮助营销人员获得用户,同时通过web推送和应用内购买来提高业绩。这一切是通过跟踪设备用户而不是仅限于笔记本电脑或者手机。Marketfox的创始人之前将其业务出售给Freshdesk,目前销量增长了18%,并且该公司声称用户目前为止增长了30%。 Rippling:提供一个更好的招聘新员工的方式 每雇用一名新员工,一家公司都可以列出100到200件需要做的事情才能让员工走上正轨。现在人力资源部门只需要点击雇佣,Rippling将会为他们提供一切服务。从设置员工到工资单,再到该公司配备笔记本电脑,让他们注册电子邮件,Slack以及一个企业可能使用的所有其他云服务,Rippling都为你提供一站式服务。 https://www.rippling.com/   Paragon One – 专业人士给你提供职场指导 孩子上大学总要家里掏不少钱,许多孩子甚至毕业的时候欠一屁股债,可即便如此,他们中的许多人在毕业时仍然没有做好进入职场的准备。对于学生们来说,学校里的职业生涯指导中心毫无用处。Paragon One认为,只有在苹果、谷歌等顶级公司工作过的专业人士来指导学生学习技能,进行面试准备等,才能让这些孩子知晓职场的个中一二。家长只需支付7500美元,孩子就可以得到专业的视频指导。Paragon One称,学习完其平台一套课程的孩子,100%可以拿到offer。   IQBoxy – 软件取代会计 会计是一个规模达570亿美元的行业,总是存在人为错误和效率低下的问题。IQBoxy开发了一款移动应用,运用机器学习技术来扫描纸质/电子收据和发票,之后对数据进行分析,然后和银行进行交接,全程无需人工插手。 Bicycle AI – 自动AI客服 Bicycle是一款全栈客户服务,使用了人工智能技术,能够24小时不间断地提供客服服务。该公司表示,只要3美元,他们可以解决60%-80%的1级服务问题,而公司的利润率达到80%。 Clover Intelligence:销售人员的语音分析助手 70%的客户沟通在电话中展开,尽管技术更为优化,但是邮件只占10%。Clover通过分析语音交互来提供有关销售策略的建议。它可以识别销售人员是否只是在谈论产品功能而不是产品优势,或者判断销售人员是否在错误的时间结束了交易对话。该软件旨在帮助管理者节省时间,一般来说管理者需要花费半个星期的时间来监听电话,填写计分卡,同时提供没有数据支持的建议。Clover称一位公开交易的客户看到其销售电话转化率有了300%的增长,至于价格,Clover每个月每个座位收取150美元。下一步Clover想要成功进入客户服务领域,它试图占领企业语音市场。 Origin (SnackBlend) 第一款单杯水果奶昔(沙冰)机,为企业客户配送新鲜的冰冻水果食材,让员工能在公司休息室轻松享用新鲜、有机的水果奶昔(沙冰)。操作简单,无需准备且简单清洗。 http://snackblend.com/ Playment:企业版Mechanical Turk 当电子商务需要标记产品时,他们可以使用可扩展单质量较低的Mechanical Turk,或者是准确但是价格昂贵又不可扩展的外包系统,诸如Accenture。Playment通过一个移动程序让工作人员在旅途中就可以完成标签录入,同时利用软件来确保准确性,检查工作人员的资格同时过滤垃圾邮件。印度的Flipkart使用了Accenture,并且签订了一个30万美元的合同。Accenture声称得益于他们的移动办公桌,该产品相对于传统竞品快10倍且便宜一半,他们希望能够攻入价值1500亿美元的外包市场。
    YC
    2017年03月24日
  • YC
    YC总裁发长文介绍公司动态,还罕见地透露了未来投资趋势 YC是国际著名的风险投资公司。在2017年的年度长信中,其总裁透露了很多重要信息。或许有点长,但值得看完。 亲爱的YC同仁: 为了回应Hacker News的评论,我写下了这封年报给YC各位同仁,其中包含YC发展的的最新信息。 我们的使命是成为世界上最创新的公司,使每个人都能看到伟大的未来。我们认为,新技术、经济增长和社会运作的新方式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重要。 截至2017年1月1日,YC已为超过3200家创始人和1470家公司提供资金。今年,假设宏观经济没有崩溃,预计我们资助的公司的总估值将超过1000亿美元。此外,我们还资助了30多个非营利组织。 与往常一样,大部分功劳都要归功于创始人——是他们及他们创造的强大而有意义的社区,使YC如此特别。其次就要感谢我们的团队,我非常荣幸能与这样有才华和驱动力的团队一起工作。 YC公司与投资 我们在2016年冬季和夏季批量投资约2,700万美元。到目前为止,我们的第一个Continuity基金已经投资了约1.87亿美元。 我们很高兴能够资助那些我们认为对世界有利并最终能够发展壮大的公司。在我们的“创业公司需求”中注明了我们一些我们感兴趣的领域。 我们2016年最大的出口是Cruise,一家自动驾驶汽车公司。我们期望在未来更多的为以机器学习为主的公司提供资金(我一般会避免在这些信件中透露这种趋势,因为我注意到这样做会产生意想不到的后果,但是我们的倾向非常明显,我也很乐意提及)。 Helion、Oklo和Bright都致力于开发廉价的清洁能源,这是我们非常感兴趣的领域。LendUp和Coinbase是YC公司在金融服务技术创新方面的两个实例。Boom和Relativity Space布局航空航天工业战略,这是大多数公司长期都没有认真对待的领域。 Gingko Bioworks正在学习如何设计新生物;Science Exchange使新实验更容易完成;FarmLogs使粮食作物的生长更容易和更有效;Gobble、Instacart和Doordash正在使食物更容易吃;Reddit和9Gag继续让我浪费大量的时间,但我喜欢浪费的每一分钟。 Docker、PlanGrid、Checkr、Flexport、Gusto只是一部分开始茁壮成长的公司。Machine Zone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游戏公司之一。 Rappi、Wave和Strikingly是YC在其他大陆做成功的例子。 我们手上目前最出名的三家公司分别是是Airbnb、Dropbox和Stripe。我们手上价值超过1亿美元的公司有超过50多家。 我们已经资助了很多其他公司,但是本着不消耗大家耐性的原则就不在这儿一一罗列了。 超大规模 另外我还想说一下另外一个趋势,虽然这个趋势并不是关于某一个具体的市场。我们现在正处于超大规模科技公司的时代。如果你相信梅特卡夫定律(Metcalfe's Law),网络技术公司处于最强盛的时期这种说法就合乎情理,只是因为互联网的用户数量以n ^ 2的速度在不断增加,这真的很快。 像亚马逊、Facebook、谷歌、苹果和微软这样的公司占据强大的优势,大多数创始人和投资者还没有完全理解这样的优势。我期望他们将继续做更多的事情,他们拥有重要的数据和计算优势,能够吸引大部分最有才华的工程师,并积极购买有前途的初创公司。如果没有反垄断行动,这种趋势不太可能逆转。我建议人们慎重考虑它对初创公司的影响。当然,这些公司也有薄弱的区域,这就是创业的好机会。 多样性与包容性 在2016年,我们为52家公司的68名女性创始人提供了资金。我们资助的公司中约有22.3%在创始团队中有一名女性,我们资助的创始人中约有12.5%是女性。在2016年,我们为29家公司的52名黑人和拉丁裔创始人提供了资金。我们资助的创始人中有11.6%是黑人或拉丁裔。 向YC提出申请的女性百分比与获得资助的女性百分比大致相同。黑人和拉丁裔创始人也是如此。 从我们现有的数据来看,申请YC资金的女性和有色人种创始人的百分比高于妇女和有色人种创始人的总体百分比,这是令人鼓舞的。但我们想继续了解和解决来自弱势群体的创始人创业和申请YC的障碍,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虽然我们仍然致力于帮助被忽视的人群创业,我们相信这只是解决方案的一部分。在YC之后的阶段,我们仍然看到显著的下跌(例如筹集后期资本)。更大的创业社区需要考虑独角兽创始人的人口特征与早期阶段的相似性。 关于这点,显然有更多的工作需要我们来做,我们也一直在尽自己的一份力量。我们将于今年6月举办第四次年度女性创始人会议,继续开放Open Office Hours给被忽视的团体,并引入无意识偏见的专家来训练我们的团队。我们一直乐于听取意见,告诉我们如何做得更好,所以如果你了解一些实践或计划能够很好地支持不同的创始人,请让我们知道。 YC组织 Y Combinator目前由5个团队组成,这里不对每一个团队进行详细的介绍。我们期望在未来几年能够增加更多。一般来说,你应该期望我们尝试更多东西(当然,不是所有的东西都能有效果)。你们还应该期望我们继续增加投资公司的数量。 YC(我们的旗舰项目) 在2016年10月,Michael Seibel接任了我们的主要项目YC的CEO一职。他工作完成地非常出色,我期望该项目在2017年及以后的时间里有更显著的发展。 在2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该旗舰项目增添了三名成员,他们分别是Tim Brady、Adora Cheung和Daniel Gross。 我要特别感谢的一个合作人是Dalton Caldwell。Dalton自2013年以来一直是YC的合作人,管理我们的招生委员会,这也许是最重要的职能。Dalton改善了非常不完美的过去。我相信我们仍然会犯错误,但当我想到我们在这个领域比以前好得多就睡得更好了。 在赞美Dalton的同时,我也要感谢YC的三个合作人,他们的贡献都不为公众所知。 Kirsty Nathoo是我们的首席财务官,Jon和Carolynn Levy是我们的总顾问。他们是YC的全职合作人,但由于他们不像其他合作伙伴那样为我们的公司(尽可能多地)提供建议,他们不太被人们所知道。然而,他们工作非常努力周到,他们是我们的成功的秘密之一。事实上,我们最成功的创始人之一最近对我说:“我告诉我遇到的每一个初创公司就是应该做YC,原因是Jon Levy。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在一天中的任何时间都可以接我的电话的,我经手的其他创始人也表示他们受到了相同的待遇。他解决的问题比我想到的还多,并且当我心情不好时,他也是一位很好的听众。 最后,我要感谢由合伙人Jared Friedman领导的整个软件团队。在过去一年里,我们的软件有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改进。在未来的某一天,我希望人们会说软件是我们的秘密武器之一。这不应该是什么秘密吧——人们可能会期望科技投资者了解软件对于他们的重要性,但一般情况下并非如此。 我们参与这个项目中的公司12万美元,占他们公司7%的所有权,并与他们密切合作3个月,3个月后就会减少存在感。这个项目每年开展两次,目前每批约125家公司。在YC,创始人可以获得一系列资源、建议、联系并达成特殊交易。 任何人都可以在我们的网站上提出申请,任何人都可以(关于YC接受谁这里有一些常见的误解)。很多公司经常询问我们的选择标准。我的考虑点有如下四点: 1) 这家公司可以创造出很多人真正喜欢的东西吗? 如果是这样,如果真的有很多人喜欢,这家公司就有机会获得可观的收益。 2) 这家公司会容易被复制吗? 我工作过的最成功的公司具有显着的竞争优势:网络效应、专利技术、复杂的协调或其他类型的高门槛。我知道从理论上如何建立一个非常成功的公司,但我不知道具体该怎么做。 3) 这些创始人会发展成为“原力”吗? 正如大多数人所说,除非你投资伟大的创始人,否则很难赚钱。理解这句话背后的意思通常是留给读者的。这里有一些问题我会问自己:这些创始人是否已经下定决心了?他们是原创思想者吗?他们聪明吗,特别是他们有我以前没有听说过的新见解吗?他们是好的沟通者(他们是否能够很好地雇佣、买卖、募款以及和媒体对谈吗)?他们有那份专注力和紧绷感吗?他们总是能找到能解决障碍的方法吗?我会为他们工作吗? 这通常是我的评估中最难的一条,因为你必须对轨迹做出判断——你试图预测一个人将在五年内的位置,这非常难。 4) 这家公司有一个明确和重要的使命吗? 没有这个,我通常觉得无聊。更重要的是,这样的公司通常很难招聘足够的人来与他们合作,因此很难壮大。 我们特别喜欢有某种非传统背景的创始人,对有着一定生活轨迹的创始人都心存怀疑。创业不是一个靠简历就可以完成的事情,我们不喜欢创始人将YC作为到商学院路上的一站。虽然很多时候,这是一个很好的经历。YC的品牌价值的增加意味着我们必须努力找到为了正确的理由而创业的人:这样的人有他们自己痴迷的想法,愿意做一些不合理的事情让这样的想法得以实现。 在资助“未知”的人方面,我们已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我们将继续这样做——这是我们两三个最好的秘密之一。请帮助我们传递这样的讯息:你不需要有经验、不需要是名人、也不需要有一份令人印象深刻的简历就可以进入YC。我们愿意资助聪明有野心的人,他们需要有好的想法以及可以达成目标的证据。 如果你觉得某个创始人应该向YC提出申请,你可以推荐给我们。也就是说,不需要推荐或介绍才能进我们YC,我们资助的大多数公司都没有这些。 正如我刚才所说,我认为我们这个群体力量和素质是我们可以提供的最好的东西。与任何群体一样,这其中涉及一系列复杂的因素,在这里,我解释三点。 PG和Jessica实施的最重要的公司文化价值观之一就是为创业者做正确的事情——即使不符合我们自己的短期利益。这一点是YC与其他投资者最大的不同。 其他投资人创造的另一个文化价值观是只资助好的人(从做正确的事情的层面来说,我们单独评估过有效性)。我们有时会发现这么做是错的,处理其带来的后果是我们工作中最不愉快的部分。但是,我们努力将这做得更好,往正确方向引导。 第三,我们有“付出代价”的心态。初创公司都知道他们可以向任何校友寻求帮助,这远远超出了硅谷的期望。后来,当他们成为成功的校友,他们会在我们没有开口的情况下就帮助新公司。 YC Continuity YC Continuity是我们的成长期基金。我们在2015年开设了这个基金,它由Ali Rowghani管理。去年,Anu Hariharan加入了我们,成为第二个YC Continuity合伙人。 我们这样做是为了通过YC计划的公司和创始人提供增长阶段的后续资本来源,特别是对其他投资者可能不完全了解的公司。我们也希望成为一股在增长阶段投资市场上强有力的力量。 2017年,YC Continuity将开设实验项目,为增长阶段的公司提供更多的建议和资源。 YC Research YC Research是YC的非营利研究部门。虽然我们认为创业公司可以帮助人们解决问题,但它们显然不是所有问题的最佳解决方案。对于一些重要问题,非营利研究实验室就是好的解决途径。 我们有时资助和运营内部团体,有时也资助外部组织。 到目前为止,资助了5个组织:Basic Income、OpenAI、HARC、New Cities,以及 Universal Healthcare。 Basic Income正在研究每月无条件给予现金的影响。我们目前正处于奥克兰的试点阶段。我们正在继续学习和作出改变,并与各种公共机构和政府合作,以进行更全面的研究。我们计划进行比我们原先设想的更大的研究,希望可以很快开始筹款。 OpenAI正在试图为人类的利益开发人工智能。第一年,我们推出了Gym、Universe和一系列超越了我认知的想法但我喜欢了解的东西。在2017年,我们希望能够实现当前AI技术不可能实现的重大进步。 HARC是一个由Alan Kay领导的小组,为人类学习和了解更多东西寻求新的方式。我去年参观了Bret Victor的实验室,这个实验室是计算机化的互动室,仍然是我思考最多的新技术之一。 New Cities仍处于勘探阶段,希望在今年能有更多的东西分享给大家。 Universal Healthcare是我们正在与Watsi合作的项目,研究如何使用科技使医疗保健更好,更实惠。 我们的增长速度比我们预期的快一点,所以我们试图在YCR进一步增长的时候短暂休息一下。但我们可能在2017年会再增加一组。 创业学校 创业学校是我们的新MOOC(将补充我们现有的会议系列)。它将对任何人开放(除非有一天我们被利益完全吞噬了),也是免费的。我们将像在YC晚宴期间发生的那样,与创始人进行交流,为初创公司提供建议,帮助他们联系计划中的其他创业公司和其他可能需要帮助的人。 虽然我们能从中受益,我们这样做是因为我们相信传播创业精神,使所有想创办公司的人们能够免费访问必要的信息,社区和联系方式是非常重要的。 今年,我会在该校开课。如果做得顺利,我们希望每年都可以提供这样的课程。在未来的几年里,我们还希望探索像“财政援助”这样的东西,这对于需要少量资金来帮助他们的创业公司的人来说可能有用。 Hacker News Hacker News(HN)是一个互联网论坛,在YC成立之后不久由Paul Graham创建,现在由Daniel Gackle管理。它的原始目的是试验PG开发的编程语言——Lisp的一种,被称为Arc。直到今天,HN仍然自豪地使用这个语言,并成为一个能找到有趣的东西阅读的地方。 HN的初始用户是PG发布的关于创业、编程等文章的粉丝。后来在这儿对YC感兴趣的人可以了解到YC以及YC投资的创业公司。YC和HN一起成长,许多YC创始人最开始都是HN用户。 HN仍然专注于创业、编程和许多其他事情——任何有趣的事情。HN多年来已经开发了许多独特的功能,如“Show HN”栏目,用户在这儿分享他们做的东西,每月的“Who Is Hiring”栏目帮助许多社区成员找到工作。 Hacker News每月有340万用户,每天有35万用户,每天有400万的网页浏览量。有100万注册的帐户,每天新增几百个。用户每天向网站发布约1,000篇文章和6,000条评论。 这些数字都在增长,但相对缓慢,我们喜欢这样。互联网论坛最臭名昭著的一点就是随着时间,论坛会退化——PG曾说这是“HN可以撑多久”这个实验中HN灭亡的其中一种方式。我们都一直设法避免这一天的到来,10年来,我们始终关注这种风险。 HN已经成长为科技和创业公司的领先社区,因为它强调公民对话和实质性讨论——至少在理论上!我们的团队深情地称HN是“除了其他论坛,最糟糕的互联网论坛”。 我们进入软件时代大概只有30年,互联网时代大概只有20年,人工智能时代大概有10年。这些都是技术革命,我相信回顾这些是非常重要,也是非常有意义的。我相信它们将代表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技术成就。 现在所做的一切让我非常兴奋。 Sam Altman YC集团总裁 翻译来自:虫洞翻翻 YLS译者ID:YLS 本文来自翻译:blog.samaltman.com,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36kr.com/p/5064594.html
    YC
    2017年02月24日
  • YC
    YC标准解读:2017年什么样的创业公司会被看好? 来源:简法帮(微信号:jianfabang)是一家为创业者和初创型企业提供交互性法律文件在线自制服务的互联网企业,致力于为创业者提供低成本、高质量的线上法律服务。 导语:2017年,什么样的创业公司会被看好?我们来听听最前沿创业服务机构YC的逻辑,足够简单,没术语,没废话。 对于任何地方的创业圈来说,YC这个词早已经不需要注释,这家硅谷创业服务机构和投资人早已是全球创投圈紧盯的一个风向标。 YC一年两次的创业营为入选的创业团队提供12万美元的资金支持,以换取创业公司7%的股权。入选团队入驻YC硅谷创业营参加为期三个月的创业加速项目,最终以一个让创业者和众多投资人直接面对面交流的“路演日”告终。 创始人参加YC创业营的目的往往并不在于那12万美元,而是YC校友的身份和机会,尤其是在获取资源、建议、关系网和业务机会等方面的特殊意义。所以,很多创业者都希望能够通过海选最终进入YC创业营,不少多创业者甚至以进入YC创业营为荣。 揭秘2017年YC衡量创业公司的标准 那么,YC选择的标准是什么呢?YC年轻总裁Sam Altman在2017年2月17日致YC社群的一封信中做了如下揭秘。 申请创业营的公司经常问YC如何决定谁能进入,YC通常考虑四个问题: 1)这家公司能开发出很多人真正喜欢的东西吗? 如果是这样,而且假设这里的“很多”的确足够多,公司还要有机会变现出可观的收益。 2)这家公司容易被复制吗? 我打过交道的最成功的一些公司都具有显著的竞争优势——网络效应、专有技术、复杂的协调或其他各式各样的市场壁垒。我知道理论上的确有可能打造一家非常成功的卖商品的公司,但我真的不知道怎么才能做到。 3)这些创始人会发展成为“天生的好手”吗? 正如大多数人所说,除非你投资于伟大的创始人,否则很难赚钱。这其中的内涵可以留给读者自己去思考。这里有一些问题我常问自己:这些创始人是坚定不移的那种人吗?他们是善于创造性思考的那种人吗?他们有多聪明,特别是他们有没有我以前从没有听说过的真知灼见?他们是善于沟通的那种人吗(这样他们能够招募人才、拿订单、融资并与媒体打交道等等)?他们是非常专注和卖力的那种人吗?他们是那种似乎总能克服困难找到解决办法的人吗?他们是我都愿意为之工作的那种人吗? 这通常是让我最难评价的因素,因为你必须对他们的未来轨迹做出判断——你试图预测五年后这些人会是个什么样子。 4)这家公司有一个明确且重要的使命吗? 没有这个,我通常会因此感觉到无聊。更重要的是,没有使命的公司通常很难招聘到足够的优秀人才加盟,因此也很难成长为一家大公司。 我们特别喜欢那些有某种非传统背景的创始人,对于人生道路极其“传统”的创始人我们通常持有一点怀疑态度。创业不是拼履历,我们不喜欢将YC作为通往商学院道路上的一行简历的那种创始人。虽然从许多方面来看,这对YC来说是一个值得窃喜的烦恼,YC品牌价值的提升意味着我们必须努力找到为了正确理由而创业的人:将他们痴迷的想法变为现实,愿意做一些不同寻常的事情来实现这个想法。 YC已经在资助“非著名”人士方面取得了很大的成功,我们将继续努力——这是我们两三个最重要的成功秘诀之一。YC请大家传达这样的信息:进入YC不需要有经验丰富,不必是知名人士,也不必有一个让人印象深刻的简历。YC资助聪明、雄心勃勃的人,只要他们有一个伟大的想法以及表明他们能够做出事情的证据。 如果你知道一个创始人应该申请YC,你可以推荐给YC。同时强调,公司申请入驻YC并不需要推荐或介绍,YC资助的大多数公司没有通过这种方式。 YC的社群(校友帮)文化 正如前文所说,YC社群的力量和质量是它最有特色的卖点之一。与任何社区一样,这源于一系列复杂的因素,这里只介绍三点。 首先,YC创始人最初确立的最重要的文化价值之一就是为创业者做正确的事情,即使这么做可能并不符合YC的短期利益。参加过YC创业营的创业者可能知道,这可能是YC与其他投资人相比最突出的差异。 此外,他们创造的另一个文化价值观是尽力只去资助优秀的人(也就是做正确事情的人,尽管我们还需要另行评估其有效性)。我们有时也会在这方面犯错误,进行善后处理是我们工作中最令人不快的部分。但是,我们很多时候在人的判断上做得还不错。 第三,我们有一个“接力帮”的校友文化。创业营的每一批创业者知道他们可以向任何YC校友寻求帮助,这一点已经远远超出了硅谷正常的预期。后来,当这些创业者变为成功的企业家后,即使不用YC张口他们也愿意帮助新的校友。 我们进入软件时代只有大概30年,互联网时代大概20年,而人工智能时代大约2年历史。这每一个时代都是一个技术革命的时代,当我们多年后再回头来看时,相信这每一个时代都是一段非常重要的历史;相信这几个时代将代表着人类历史上最重要的技术革命。 你需要知道,能在这样的时代做我们所做的事情是一个多么让人激动的机会。 后记 在孵化器、加速器、众创空间和联合办公空间数量都快超过创业者人数的行业“泡沫”面前,很多人已经开始重新审视创业圈的浮躁,冷静地思考创业者到底真正需要什么样的服务,尤其是应该培养和资助什么样的创业者。 笔者曾经听过YC创始合伙人Jessica Livingston在斯坦福大学的一个讲座,一位听众就问她为什么这么多中国同行拷贝YC模式却不能取得她们的成绩,她回答说复制YC的形式可能没有太大意义,同行需要理解YC做法背后的逻辑,取得YC的成绩可能也需要时间。 希望文中YC的经验能够供中国众多创业者和为创业者服务的机构参考。
    YC
    2017年02月21日
  • YC
    硅谷知名孵化器YC的2017创投风向标 对于渴望进入顶级孵化器的硅谷创业者而言,每年冬季和春季有两次大考,那就是YC的申请季。 想进YC的创业者太多了,毕竟这是一个走出reddit、Airbnb还有Dropbox的地方。每个申请季有超过6500家创业公司申请进入YC,仅有2%的项目有获得面谈的机会。从2005到现在,YC一共投资了超过1,400家创业公司,所投企业估值合计超过700亿美金。 YC的首席运营官Qasar Youris在12月9号上海举行的SomaX 2017中美创投峰会上分享了一组关于YC的数据,可以一窥硅谷创投圈的风貌与趋势。 三十当家,硅谷不止属于年轻人 尽管普遍印象中,硅谷创业者=满腔热血的年轻人,YC收到的创业公司申请中,创始人的平均年龄是30岁,18%的创始人超过40岁,20岁以下的创始人只占了15%。单个创始人的公司比例正在减少,近5年来的占比从46%下降到30%,2~3个联合创始人的创业公司占比超过60%。Qasar Youris表示,在过去的经验中发现,2~3个联合创始人的创业公司在决策时会更加简单有效。 SaaS、VR、AI…硅谷创业者追逐的当红炸子鸡 在众多的创业项目中,SaaS、Deep AI、AI、Machine Learning、VR等类型的创业公司比例呈现上升趋势。其中AI和VR类上升趋势最为迅猛,2016年分别占比1.8%和1.2%左右。在所有热门的创业类型中,SaaS占比最高,约2.5%。而Ads、Digital Currencies & Technologies、VR等项目的占比,从去年至今呈现明显的下滑趋势。其中VR、Digital Currencies & Technology经历了2015年的大热之后都出现明显的回落。 YC曾申请数据表现出的技术趋势,可以更加清楚地看到哪些技术与领域正被创业者追逐,而哪些已经被快速地舍弃。 2017年YC的投资风向 在YC众多申请项目中,过往的录取率最高的创业公司行业分别是:Biotech,Hardware,Fintech,VR/AR,Entertainment。如果要申请YC,生物科技相关的创业公司获得投资的成功率将会更大。Qasar Youris表示,YC期待更多有野心的企业提交申请, Community,Fintech,Entertainment,Hardware,VR/AR以及Biotech等领域的创业公司都是他们所期待看到的。 此前,曾对YC COO Qasar Younis进行过独家专访,如果对YC或Qasar Younis还不甚了解,你可以看看。 来源:36氪,作者:林鲁比,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36kr.com/p/5058833.html
    YC
    2016年12月12日
  • YC
    加入YC前就有营收,ZenProspect是怎么做到的 Y Combinator(YC训练营) 在面试初创企业时,经常会问一个问题:要怎么赚钱。 但这个问题无需再问 ZenProspect。在2015年11月申请 YC 时,这家成立半年的企业已有20万美元的收入。 ZenProspect 是一家帮助企业精准找到潜在目标客户并对与这些客户的沟通进行管理的销售平台。这个市场看起来已经成熟并不缺巨头,但 Zenprospect 的两个创始人此前却在各自领域分别发现这个市场有需求尚为满足。 郑天元,现在 ZenProspect 的 CEO,在2014年时正开发一款教语法的应用程序 GrammarCrush。他试图找到老师来帮忙推广。尝试过谷歌广告、Facebook广告、推销电话等方式后,他发现用电子邮件的方式最为有效。因此,他用爬虫在网站上找寻联系方式,并建立了一个高中英语教师的数据库,还以这个数据库为基础来进行有针对性地邮件联系。这套方式使得 GrammarCrush 在两个星期内注册用户从100个增长到了15万。 与此同时, 李思睿,在 ZenProspect 担任 CTO 角色的另一名创始人,当时还是 Square 的一名软件工程师。2015年初的一周,他轮岗到销售部门,发现这一部门的同事期望能有软件把他们从琐碎的工作中解放出来。Square的主要客户是小商家,因此销售部门的同事每天需花大量时间在点评网站 Yelp 上将小商家的公司和联系人信息找到核实并制作成电子信息表格;他们也用电子表格来一项项记录是否联系,联系是否成功,以及何时需要接着联系。 ZenProspect 创始人李思睿、Roy Chung、和郑天元(从左至右) 因此在2015年春天,意识到他们的技术能解决这一问题,郑天元和李思睿开始进行 ZenProspect 的开发。 和在 GrammarCrush 上用的方法类似,Zenprospect 能自动在互联网上抓取网站上的公开信息,并将各种信息对照、匹配和清理,以使数据库信息所覆盖到的公司和其中人员信息全面而精确。除此之外,他们还在这个数据库上搭建了一整个平台,好让销售人员能用更自动化的方式来管理自己对这些潜在客户的联系,例如自动个性化营销邮件,进行营销邮件跟踪。ZenProspect 也会有报告,用数据来告诉企业什么类别的客户所给的反馈会更加高,或交易成功率更高。 市场上并非没有类似企业。ZoomInfo,一家2000年就成立的公司一直在向企业用户提供类似的公司信息数据库。 “但他们还在用非常传统的方式来建立数据库,例如用呼叫中心来人工核对信息的有效。这样不但信息陈旧,而且很多信息还会重复。” 李思睿说。“我们则用了机器学习/数据科学的方法从上千万网站的纷乱数据中提取信息并进行智能整合,这在销售领域还很新。” 李思睿和郑天元在数据科学方面的背景让他们更擅长用这种方式来解决销售人员遇到的问题。郑天元毕业于麻省理工大学计算机科学系,李思睿毕业于哈佛大学计算机科学系。 ZenProspect的平台界面 2015年春夏时,ZenProspect 已开始用自己的软件来为自己找寻客户。他们将目标放在了那些对销售或招聘有需求的企业。到七月时,他们获得了最初的两个客户:猎头公司 CreativeCircle,以及互动视频制作公司 HapYak。 这些最初的用户不但为 ZenProspect 带来收入,也帮助 Zenpropect 意识到更多客户的需求并因此增添了更多有用的功能。例如 HapYak 更希望能够精确定位那些在网站上使用 Vimeo 和 Hubspot 的公司,因为使用在网站上使用这两个技术的人更可能对自己的互动技术有需求,因此 Zenpropect 在自己平台的筛选选项中提供了“网站使用技术”这一项。 到 ZenProspect 申请YC之前,第三位创始人 Roy Chung 也加入进来。他更加擅长市场销售,曾在麦肯锡工作,此后在另外一家YC公司Doblet主管商业运营。 在 YC 看来,ZenProspect 已证明了自己的技术能力和盈利能力,唯一要解决的问题在于如何在竞争对手林立的企业级服务市场脱颖而出。最近几年,企业级服务市场在硅谷是投资人颇为看好的热门领域,创业企业也非常多。 他们希望能够给市场销售人员一款平台,好让他们能精准地找到目标客户,并且有效管理与这些客户的联系直至赢得客户。 ZenProspect 则将自己定位为唯一一个能将“精准找到潜在销售目标数据”与“和有效管理与潜在客户联系”整合在一起的平台。在市场上,的确分别有让销售人员找到潜销售目标数据的网站,或是让销售人员追踪沟通情况的平台,但企业如需销售团队有更高的效率,依需花时间和人力将这些分散的服务整合在一起,因为这一过程联系非常紧密。ZenProspect 认为自己的整合平台能为企业解决这方面的问题。 在 YC 训练营结束之时,ZenProspect 已获得来自YC、真格基金、SV Angel 等投资机构 232 万美元种子轮投资。 获得投资后,ZenProspect 的团队到现在增加了7个销售人员和一个程序员。现在,ZenProsepct 上已有超过900万家美国企业和其8800万员工的联系信息。8月中旬开始,这家初创企业收入开始大幅增加,到现在已有140万美元营收。而挑战也依然存在。不同行业和公司需求不同,ZenProspect 不得不为自己设立优先级,优先开发那些大多数客户会用得到的功能。 现在这家初创公司接下来的目标是赢得更多大企业客户,并在一年后将团队扩张至20到30人,让营收达到400万美元以上。 来源:36氪,作者:徐涛,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36kr.com/p/5054545.html
    YC
    2016年10月17日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加入我们  | 那年今日  | 招聘科技峰会精彩回顾  | 上海科技峰会回顾  | 首届HR区块链峰会  | 2017HRTech年度颁奖  | people analytics  | 候选人体验大奖  | 友情链接  | HR科技极客大奖  | 深圳科技峰会精彩回顾  | HR共享服务平台  | 三支柱论坛2018  | 2018数字人力资源科技奖榜单  | 2018 数字人力资源科技奖  | 北京2018HRTechCon精彩回顾  | 2018HRTechXPO  | 2018TOP100人物榜单  | 2019年度活动计划  | 2018年度大奖揭晓  | 2018投融资报告  | 2017投融资报告  | INSPIRE 2019精彩回顾  | 2019海外活动计划  | 2019北京招聘科技论坛精彩回顾  | 2019深圳人力资本分析峰会精彩回顾  | 2019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峰会上海精彩回顾  | 2019HR科技极客大奖  | 北京HRTechXPO未来馆精彩回顾  | 深圳·2019招聘科技创新论坛精彩回顾  | 2019候选人体验大奖榜单  | 中国人力资源科技云图  | 招聘科技云图  | 2019上海招聘科技创新论坛精彩回顾  | 深圳7月19日HRTechXPO精彩回顾  | 2019HRPA上海站精彩回顾  | 2019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创新奖  | 深圳·2019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年度峰会精彩回顾  | 2019北京HR科技峰会精彩回顾  | 2019数字人力资源科技奖榜单  | 2019HRTechChina TOP人物榜单  | 2019HRTechTOP人物列表  | 2019HRTechXPO-上海精彩回顾  | 2020HRTechChina品牌活动计划  | 2020HRTech云图入口  | 共同战疫专题  | 2019年度评选榜单  | 2020招聘科技创新虚拟峰会精彩回顾  | 助力企业共同抗疫专题  | 2020年度候选人体验大奖(中国地区)榜单揭晓  | 2020HRTech虚拟峰会精彩回顾  | 提交业务需求  | HR专业直播  | 2020HR科技年度峰会·上海精彩回顾  | 2020HR科技年度峰会·深圳  | 2020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创新奖榜单  | 2020员工体验中国峰会上海精彩回顾  | 2020数字人力资源科技奖(DigitalHRTech® Awards 2020)获奖榜单重磅揭晓  | 2020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影响力TOP人物揭晓  | 2020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影响力TOP人物榜单  | 北京·2020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年度峰会  | 上海站精彩回顾-2020HRTechXPO未来人力资源科技论坛  | 影响力品牌50强  | 2020HRTechXPO未来人力资源科技论坛·北京站精彩回顾  | HR科技云图认证服务  | EXInstitute.cn  | 2021年度HRTech活动计划安排与评选奖项计划  | 2020年度大奖榜单  | 员工体验研究院  | 2021HRTech创新品牌30强榜单  | 员工体验指数测评  | 2021升级版员工体验旅程图下载  | 2021员工体验大奖榜单  | 2021员工体验中国指数:73.4  | 2021候选人体验大奖榜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