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IPO
    视频会议创业公司Zoom或4月上市 估值可达几十亿美元 视频会议公司Zoom计划在3月底提交公开的S-1文件,最早将于4月上市。 2月25日早间消息,据美国科技媒体TechCrunch援引Business Insider报道称,视频会议公司Zoom计划在3月底提交公开的S-1文件,最早将于4月上市。 Business Insider上月透露,Zoom已经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秘密提交上市文件。而路透社也在此前几个月披露该公司已经选择摩根士丹利为最终的IPO承销商。 Zoom上一轮融资发生在2017年,当时以10亿美元的估值通过红杉资本融资1亿美元。路透社援引知情人士的话称,该公司IPO时的估值将达到几十亿美元。 这家创立于2011年的公司累计融资1.45亿美元,投资者包括Emergence Capital和Horizons Ventures。其最早的支持者包括高通风投、雅虎创始人杨致远、WebEx创始人苏布拉·埃亚(Subrah Iyar)和思科前高级副总裁、天使投资人丹·施曼(Dan Scheinman)。 原文来源:视频会议创业公司Zoom或4月上市 估值可达几十亿美元
    IPO
    2019年02月25日
  • IPO
    Slack推出Block Kit,以便更轻松地构建应用程序 今天,Slack推出了Block Kit工具,用于构建更具视觉吸引力的应用程序。Slack应用程序目录目前有1500多个应用程序,创建应用程序和自动机器人的Slack平台可以追溯到2015年。 该公司还推出了Block Kit Builder,用于设计应用程序和测试应用程序原型。 Block Kit和Block Kit Builder的创建是为了让设计应用程序更容易,并提供更一致的用户体验。考虑到这一点,Block Kit使用5个基本块启动,包括图像容器的图像和添加交互式元素的操作,如按钮和6种类型的下拉菜单。 还有一个名为Section的文本容器块、用于描述元数据的上下文容器和用于在块之间留出空间的分隔符。 使用Block Kit构建的应用程序示例包括用于调度的Doodle和用于保存组织集体知识的Guru。 Block Kit于2018年5月在Slack开发者大会规范上首次发布预览版。 Slack平台总经理布莱恩•埃利奥特(Brian Elliott)去年在Spec表示:“除了这些区块本身,它还提供了垂直控制方面的灵活性:你可以决定如何堆叠组件,如何在页面上放置它们,以及对应用程序和用户群来说,什么顺序最合理。” 更多的交互元素、显示类型、Slack内的应用程序安装,以及许多其他的近期和长期计划,都在Slack平台开发者路线图(一个可以在线查看的Trello板)中列出。 Slack的一名发言人在电子邮件中告诉, Slack的1000万每日活跃用户中,有90%以上至少使用一款应用。 上个月,Slack提交了文件,准备在今年晚些时候进行首次公开发行(IPO)。 以上为AI翻译,内容仅供参考。 原文链接:Slack launches Block Kit to make it easier to build apps
    IPO
    2019年02月14日
  • IPO
    拉勾网宣布新产品项目和销售团队扩招,拟于明年赴美上市 过去的一年,对拉勾网来说并不平凡。在脉脉完成D轮融资,猎聘成功赴港上市的大环境下,创立于2003年、定位于互联网行业垂直招聘的拉勾网可能感到一丝紧张。 自2017年完成D轮融资以来,这家五岁企业的很少公开动态。据创始人许单单透露,拉勾网于2015年开始商业化,每年收入都有一倍以上的增长,2017年基本实现现金流平衡。今年,拉勾网终于将盈利排上日程,并拟于2019年赴美上市。 看得出来,五年里,它经历了辉煌的发展时期,迎来了新的机会。拉勾网有了展望敲钟的表态。 据企查查数据,前程无忧1.2亿美元投资换来拉勾网60%股份,成为这家专注于互联网人才招聘服务公司的第一大股东。目前拉勾网整体估值为2亿美元。对于投资并购一事,许单单多次向媒体解释,他们与前程无忧的业务并不重叠,接下来仍然将保持企业的独立性。在他看来,在这种合纵连横的时代里,接受同行投资并不会影响公司独立发展,反而可以共享战略资源。 许单单看中了前程无忧60万付费客户的资源,希望通过拉勾网销售团队获得两方面的收益:向前程无忧客户卖自家产品,以及帮前程无忧买他们的产品。据公开数据,拉勾网一直以来收取行业内最昂贵的客户服务费,智联招聘大约为3000多元,前程无忧在5000到6000元之间,而拉勾是2万多元。凭借客户基数变大,原本的商业模式将刺激收入快速上涨。 接下来,为了IPO做准备,创收入仍然是拉勾网的首要目标和核心业务。 他们还会在销售方面加大投入力度。12月21日,拉勾网于北京水立方举行的2018年TOP雇主颁发典礼上,拉勾销售副总裁章维做出了阶段性发言。他总结拉勾网的过去一年并且展望未来,2019年,出于对整体趋势和自身发展的考虑,拉勾网将着重关注B端的用户体验,同时向外宣布成立企业体验部、扩大对销售团队人员的消息。 会上,拉勾网北京城市总经理方骥根据今年的互联网招聘行业数据、团队的业务经验,在题为《你好,我的人才》的演讲中总结了2018年人才发展的三大现象,以及对于2019年的展望和未来发展的趋势预判。 首先,拉勾网大数据团队通过收到的客户反馈和用户反馈,发现整个行业的需求上涨,互联网企业在拉勾网发布的岗位数激增,进而陷入了招人难的招才怪圈。对此深入探究后,拉勾网调研得出结论:能够提供能力、专业发展两项回报的企业更受求职者欢迎。“今天互联网公司大多数从业者,包括我自己在内,我们都是希望通过最短的时间、最快的时间,能够有一个非常快速的成长。” 其次,方骥访问200多位求职候选人,在“我的人才,你去哪?”的维度给出了深入观察。他说,目前求职者更愿意选择具备“流程化、规范化、制度化、质量化”这四个关键词特质的企业。只有这样,企业才能提高效率,使人才充分发挥价值。面对不同岗位类型,不同职能、不同年限的求职者,企业应该了解其个性化诉求。 最后,当经济、资本回归理性后,企业招聘方式将从粗放式招人,转变为用更低的成本、更好的服务和体验招到人才。对于人力资源从业者来说,承担着企业成本和利润的双重责任。 以这次会议为契机,以上述三点为背景,方骥表示拉勾网高管决定于2019年牵头举办100场招聘专场,“让你每一个月都在自己的城市看到一场专场招聘会,随时想来就可以来”。他们向所有企业开放现场招聘席次,提高招聘效率并减少前期计划、组织协调的成本,让企业尽快招到自己想要的人才。 由拉勾网RPO(招聘外包部)团队主导的招聘专场,将作为招聘解决产品之一推出,并有可能为拉勾网创造新的赢利点。 原文来源:拉勾网宣布新产品项目和销售团队扩招,拟于明年赴美上市
    IPO
    2018年12月26日
  • IPO
    Slack正准备明年首次公开募股,高盛将作为其主要承销商 《华尔街日报》去年9月曾报道,Slack正“积极准备”明年上半年的IPO,希望最早在第一季度上市。该公司还说,它认为自己的估值可以远远超过上一次由私人市场投资者指定的71亿美元。 Slack总部位于旧金山和温哥华,早在今年5月就透露其每日活跃用户为800万。当时,该公司表示,其300万用户也是付费用户,这一点至关重要。 今年8月,当该公司宣布最新一轮融资4.27亿美元时,它对《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表示,该公司仍有800万用户,不过它指出,在2017年夏天,这个数字只有这个数字的一半。 Slack的投资者包括软银集团(SoftBank Group)的Vision Fund、Dragoneer Investment Group、General Atlantic、T. Rowe Price Associates、威灵顿管理公司(Wellington Management)、Baillie Gifford和金沙资本(Sands Capital),更早的投资来自Accel Partners和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Andreessen Horowitz, a16z)。 事实上,当Accel和a16z资助Slack时,它在技术上是一家不同的公司,名为Tiny Speck,它在一款名为“Glitch”的多人在线游戏上投入了大量精力,但却未能获得足够的用户支持。 创始人斯图尔特•巴特菲尔德(Stewart Butterfield)只是在退出公司的过程中才想到,他为与Tiny Speck的工程师和其他员工私下交流而创建的消息传递基础设施,可能是一个更有前途的想法。 巴特菲尔德与这些早期投资者讨论了返还资本的问题,因为他准备改变方向。正如Accel的Andrew Braccia几年前告诉我们的,“我们讨论了一下,‘我应该还钱吗?’”“但是,”Braccia说,“我告诉Stewart,‘如果你想继续成为一名企业家,并建立一些东西,那么我支持你。’” 在加入Accel之前,他在雅虎担任了9年的副总裁。巴特菲尔德与联合创始人卡特琳娜? 基于巴特菲尔德的潜力,这也是一次巨大的信心飞跃。“我认为我们不知道它会变得多么有价值、多么重要、多么迅速,”布拉西亚在几年前的那次会议上承认。“我们只知道,用例在Tiny Speck上非常强大,如果它在那里强大,也许它在其他地方也会强大。” Slack的数千名客户包括Airbnb、Time、三星(Samsung)和甲骨文(Oracle)。从Slack在这些用户中的受欢迎程度,以及Dropbox、Zuora和DocuSign等众多将于2018年上市的订阅型企业软件公司的表现来看,它有理由认为自己会在市场上受到欢迎。 尽管如此,从美国股市最近的表现来看,市场很可能正在发生变化。今天,股市大幅下跌,为华尔街令人反胃的一周画上了句号。事实上,一份令人失望的就业报告使美国经济承压。道琼斯工业股票平均价格指数(Dow Jones Industrial Average)跌至如此低的水平,抹去了今年以来的涨幅,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咎于美中贸易紧张关系。   以上为AI翻译,内容仅供参考。 原文链接: Report: Slack is prepping an IPO for next year, with Goldman Sachs as its lead underwriter
    IPO
    2018年12月10日
  • IPO
    新东方在线已通过在港上市聆讯 传集资2亿至3亿美元 新浪科技讯 11月19日上午消息,据经济通报道,在线教育服务供应商新东方在线已通过在港上市聆讯,开市收集投资者认购意向。 新东方在线于7月11日正式向港交所提交的招股书,当时计划募资4亿美元。受资本市场大环境影响,故而调低了募资规模。早前市场消息指出,新东方在线此次上市集资2亿至3亿美元。 新东方在线由新东方于2005年成立,主要向处于不同年龄阶段的学生提供三个核心类别的在线教育课程—大学教育、K-12教育及学前教育。 据招股书显示,新东方在线于2016财年营收为3.34亿元,净利润为5955万元;2017财年营收为4.46亿元,净利润为9221万元。截至2018年2月28日止九个月营收为4.85亿元,净利润为8077万元。 招股书披露,新东方为新东方在线最大股东,持股66.72%,腾讯通过全资附属公司Image Frame持股12.06%,为第二大股东。俞敏洪全资持有的控资控股公司Tigerstep持股1.85%。
    IPO
    2018年11月19日
  • IPO
    自由职业者平台 Upwork 公开 IPO 文件,计划募资 3000 万美元 编者注:早先UPWORK秘密递交了IPO的文件(计划估值10个亿)http://www.hrtechchina.com/23345.html 世界最大的自由职业工作平台 Upwork 近日公开招股文件,宣布即将登陆纳斯达克交易所,股票代号为 UPWK,计划公开募资 3000 万美元。公司表示募资资金的一部分将用于贷款偿还。 Upwork 成立于 2014 年,由两个在线工作平台 Elance 及 Odesk 合并而成。平台注册用户中,雇主约有 475 万名,自由职业者约 37.5 万名,技能涵盖开发、文案、营销等等。自 2017 年 7 月至 2018 年 6 月的 12 个月时间内,Upwork 平台促成了近200 万个工作外包项目,业务总量达 15.6 亿美元,平台总营收为 2.29 亿美元。 Upwork 与 Freelancers Union 联合发布的《2017 美国自由职业报告》显示,美国国内的自由职业者约有 5730 万人,占全美劳动力的 36%,为美国经济贡献 1.4 万亿美元,同比增长 30%。按照目前的增长速度,2027 年自由职业者将成为美国劳动力中的多数。 自由职业的趋势意味着用工灵活度的增强,劳动者们在时间规划上的掌控力增强了,而企业能够将雇佣转化为外包,减少人力资源上的支出。在外包模式下,供需无法对接是最为显著的问题之一,而 Upwork 一类的平台能够帮助自由职业者与企业找到彼此。 然而,对于 Upwork 的自由职业平台模式,社会上也不乏质疑之声。 一是自由职业者缺乏雇佣合同的保护,难以维护自身权益。二是供大于求,自由职业者不得不降低价格以获得订单,进而导致自由职业者获得的回报整体偏低。三是自由职业者的工作质量与效率难以保证,为解决这一问题,Upwork 在上个月推出了一项颇具争议性的功能“Work Diary”,记录工作者的击键频率与电脑截图以管控工作效率,这一功能使许多用户感到了被冒犯。 尽管争议尚未平息,但市场规模的扩大正在促使创业者们加快脚步。与 Upwork IPO 几乎同步出现的另一条新闻是,来自以色列的竞品——自由职业平台 Fiverr 计划于明年 IPO,估值 10 亿美元。 Upwork 是今年蜂拥上市的众多创企之一。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有前景的创企都选择保持私有化,而眼下越来越多的企业转向 IPO,从公开市场募集进一步发展所需的资金。仅本周内公布 IPO 文件的知名企业就包括 Upwork、数据搜索 SaaS 公司 Elastic 和 中国综合性团购平台美团。 本文参考了多个信息来源:["https://techcrunch.com/2018/09/06/upwork-ipo/"]  36KR  邓三三
    IPO
    2018年09月08日
  • IPO
    零工经济先驱Upwork将上市-Gig economy pioneer Upwork set to go public 文/Rachel Ranosa 文章导读: Upwork,以前称Elance-oDesk,是一个全球自由职业者平台,企业和自由职业者人士可以远程连接和协作。 2015年,Elance-oDesk更名为Upwork。它位于加州山景城和旧金山。 全名是Upwork Global Inc. 全球自由职业市场Upwork正准备上市,预计将是2018年下半年的“大型IPO”。 据Recode报道,Upwork秘密提交了上市文件,曾考虑估值10亿美元。 Upwork收费方式:1、自由职业者接活佣金 2、客户发活佣金 Upwork用户数量:1600万自由职业者。 Upwork预计将成为2018规模最大的IPO之一,原因: 美国自由职业者的增长 Upwork和自由职业者联盟的一份2017年报告估计,超过5700万(36%)的美国人,通过自由工作向美国经济贡献了1万亿美元。 研究表明,到2027年,当大多数美国人成为自由职业者时,就业模式转变将会加速。 Upwork首席执行官斯特凡•卡斯里尔(Stephane Kasriel)表示:我们正处于第四次工业革命时期,工作发生变化,自由职业者将扮演更加的重要角色。 英文原文: Upwork, the global marketplace for freelance jobs, is preparing to go public in what observers anticipate to be the ‘marquee IPO’ of the last half of 2018. A pioneer in the online gig economy, Upwork confidentially filed papers for its stock market debut, Recode reported. The company initially welcomed the idea of a billion-dollar valuation despite financial setbacks and a price restructuring that allegedly drew flak from freelancers. If all goes according to plan this year, however, the group is set to be the latest in a string of high-profile, high-value tech companies floating on the stock market. Upwork is the byproduct of two other freelance jobs portals, oDesk and Elance, which merged in 2015. Freelancers earn from one-off projects posted on the site. The company snips off a percentage from the gig worker’s income while also charging job posters a transaction fee. While details of the IPO are yet to be disclosed, industry observers such as Bill Murphy of Inc. believe it is “virtually certain some people are going to clean up” and cash in on the stock market launch. At present, Upwork reportedly hosts US$1bn worth of gigs on a platform said to be used by 16 million freelancers. Part of the reason Upwork is expected to be one of the year’s biggest IPOs is the growth of the freelance workforce in the US. A 2017 report from Upwork and Freelancers Union estimates more than 57 million (36%) Americans are contributing US$1tn to the economy through independent work. The shift to alternative modes of employment, such as gigs and other independent work, is expected to accelerate by 2027 when a majority of Americans will have become freelancers, the study suggested. “We are in the Fourth Industrial Revolution – a period of rapid change in work driven by increasing automation,” said Stephane Kasriel, CEO of Upwork. “But we have a unique opportunity to guide the future of work and freelancers will play more of a key role than people realize.”
    IPO
    2018年08月01日
  • IPO
    电子签名公司 DocuSign 上市,首日股价大涨 37% 图片:TechCrunch 电子签名公司 DocuSign 于当地时间周四晚以每股 29 美元价格登陆纳斯达克(股票代码为“DOCU”),并筹集到 6.29 亿美元资金。 DocuSign 的上市首日开盘价为 38 美元每股,当时股市收盘后,该公司的股价达到 39.73 美元,大涨 37%。 DocuSign 于 3 月 28 日公布招股书,并于 4 月 17 日对其进行了更新,预估公司股价在 24 至 26 美元每股之间,本周早些时候,DocuSign 又将预估价调整至 26 至 28 美元每股之间。 这一价格使得该公司在上市前夕的估值达到 44 亿美元,高于其 最近一轮私募融资(2015 年)的 30 亿美元。 总部位于旧金山的 DocuSign 成立于 2003 年, 在 15 年里已经筹集了超过 5 亿美元资金 。 DocuSign 与 HelloSign 和 Adobe Sign 等公司竞争,但许多大公司都是 DocuSign 的客户,比如 T-Mobile、Salesforce,摩根士丹利和美国银行。     来源:动点科技
    IPO
    2018年04月28日
  • IPO
    众创空间“独角兽”WeWork去年营收9亿美元,没有立即IPO的计划 编者按:本文来自腾讯科技,编译:林靖东,36氪经授权发布。 据外媒报道,随着公司的经营规模扩大到全球200多幢办公楼,纽约众创空间WeWork表示,经营规模的扩大将进一步帮助公司削减玻璃、木地板、铝材和照明灯具等日常成本。尽管批评人士认为这家联合办公公司的估值被高估,但对该公司来说,财务业绩改善的早期迹象是令人鼓舞的。 WeWork总裁兼首席财务官阿蒂-明森(Artie Minson)表示,公司去年创造了大约9亿美元的收入,主要来自面向小型和大型公司出租办公桌和办公室的主营业务。该公司还降低了建造和经营办公室的经常性成本,部分原因是它能获得批量采购的折扣。 明森说:“这是一个规模很重要的行业,我们正在打造全球供应链能力,坦率地说这能让你的建设成本比其他任何人都要低。” WeWork并不需要向公众报告其财务信息,但它在接受彭博社采访时同意提供一些财务数据。 WeWork刚刚经营了8年时间,是最富有的私营科技公司之一,它为其业务及子公司的融资规模达到了47.5亿美元。但是公司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亚当-纽曼(Adam Neumann)在过去的几年里一直试图改变总部内部对于资金的态度。公司在2016年下调营收和利润预期时,他严厉批评了员工们的“消费文化”。 作为一家私营公司,WeWork因为其营收增长和宏伟的规划而获得了巨大的回报。另一家公开上市的联合办公公司IWG将于下月公布其年度财报,预计该公司2017年的营收为32亿美元,是WeWork同期营收的3倍多。但其市值只有29.7亿美元,与估值200亿美元的WeWork完全不在同一数量级上。 投资者们表示,WeWork可以通过向世界各地的年轻专业人士提供一种流行的生活方式,并且设法让人们与它达成更长时间的合作,以此来战胜竞争对手。除了办公空间以外,WeWork还尝试提供宿舍式居住环境、社区聚会、健身房和教育等服务。 WeWork的建设成本更低 这家联合办公巨头表示,由于规模的扩大,它会在生产材料方面获得更优惠的价格。 明森说,从大约2年前开始,WeWork就逐项清理了所需开支清单,比如办公桌、办公椅和连网服务的开支,确保他们享受的价格是最低的。 去年,WeWork将每张办公桌的总资本支出(含建筑翻新等支出)从14144美元降到了9504美元。WeWork拒绝透露去年的具体亏损是多少,不过该公司表示,如果不计进入新市场和开发新产品等“增长投资”,公司去年是盈利的。 WeWork还降低了与运营地点相关的每办公桌运营开支,包括管理和清理办公桌的员工成本。这些计算中不包括通过诸如免租金或折扣等促销手段获得新客户的成本。明森说,随着公司的办公大楼变得越来越大,一些办公大楼里的客户甚至超过3000人,WeWork可以利用同样数量的员工来为更多的客户服务。 尽管WeWork在积极地控制成本,它对未来的发展仍抱有很高的期望:该公司目前拥有20万会员,但它计划在今年年底之前将会员总数再增加一倍。该公司预计,明年的营收将至少达到23亿美元。该公司还计划在今年将其经营的办公大楼数量增加一倍,达到400多幢。 目前,该公司大约四分之一的收入来自微软、Facebook和通用电气等大公司,与初创公司客户相比,这些大公司经常签订长期性租约。WeWork还积极开拓亚洲业务,去年在日本、中国和东南亚地区设立了3个子公司。在去年夏天的一轮融资中,软银集团向WeWork投资了30亿美元,并向其亚洲子公司投资了14亿美元。 明森说,尽管实现了这些增长,但公司并没有立即首次公开募股(IPO)的计划。他表示:“我们经营着一家上市公司可能会经营的所有业务,但是目前公司还没有上市的计划。”至少有一个IPO的压力已经消除了,作为软银融资的一部分,该公司关闭了一次‘有意义的’二级销售计划,让所有股东和至少在公司工作了一年时间的员工可以卖出一些股票。
    IPO
    2018年02月28日
  • IPO
    培训公司尚德机构已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所提交申请IPO,拟募资3亿美金 2月24日,在线职业教育公司尚德机构已正式向美国证券交易所(SEC)提交上市申请,(https://www.sec.gov/Archives/edgar/data/1723935/000119312518056029/d494072df1.htm#rom494072_%E5%B0%9A%E5%BE%B7%E6%9C%BA%E6%9E%841)有望成为第一家在美上市的成人线上教育机构。根据申请书内容,尚德拟募集3亿美元资金,用于课程及教育内容开发、信息技术系统研发、品牌营销、投资和收购等方面。期间,高盛、摩根大通、瑞士信贷将担任财务顾问。 自转型后的这近四年时间里,尚德经历了快速的发展。公司已经在北上广深等城市成立超百所分校,累计培训近百万学生。 回看尚德这几年的成绩,表现不俗。不过,在风光无限的营收和利润背后,则是公司连年的亏损和仍不明确的盈利时间。 上千亿市场待挖掘,不过公司招生不稳盈利无期 幼儿教育和K12教育面向的是一些心智未成熟的青少年,而成年人的教育更具“目的性”和持久性,而这正是尚德创始人欧蓬押注成年人教育培训的逻辑所在。 而且,成人教育培训市场空间也足够大。据调研机构艾瑞的数据,中国在线高等教育及职业教育市场规模,预计将从2017年的336亿元增长至2022年的1301亿元,复合增长率为31.1%。同时,中国在线STE培训市场规模将从近45亿元增长值2022年的447亿元,复合增长率高达58.3%。 纵观这尚德这几年的财务数据,公司2015年的亏损最多,2016年有所收窄,但2017年又有所上升。究其背后,公司亏损的主要原因是运营开支较大,尤其是销售以及营销费用。 不过为了占有市场份额、扩大销售团队,公司打算进一步加大投入。同时,公司还提醒各位投资人,公司近来都可能无法保证盈利。 而且尚德的收入几乎全部来自学费,因此新生数量的多寡就成了公司收入的“晴雨表”。此外,公司还可能面临牌照、政策等不确定因素所带来的潜在风险。 收入完全依赖学费,超八成来自学历培训 成立于2003年的尚德,早年间还是一家提供面授课程的传统教育机构,主要提供面向成人的证书和学历培训。2014年6月开始,公司尝试在线教育转型,甚至开启了还未兴盛的直播课程。 押注线上教育后,公司也经历了快速的成长。根据财务数据,公司2015年、2016年及2017年上半年的净收入分别为1.59亿元、4.19亿元及3.62亿元。同期,公司的毛利润为9729.7万元、3.48亿元及3.15亿元。 从公司的收入结构来看,主要由证书培训、学历培训及其他收入构成。2017年上半年,公司来自学历培训和证书培训的收入分别占总收入的比重为80.66%和18.78%。其中,学历培训的收入又主要来自STE培训。 总体来看,学历培训的收入在持续扩大,而证书培训的收入则有所下降。 在此前的一次发布会上,欧蓬曾表示公司过去三年主要在创造行业壁垒。目前,建立行业壁垒的第一阶段转型已经完成,下一阶段则是重构学习价值。 虽然招股书称“尚德如今已经成长为中国最大的在线高等教育及职业教育培训服务提供商”,但收入严重依赖学生学费、运营支出持续增长、连年巨额亏损等,仍是这家即将上市的教育机构面临的挑战。 36kr原创文章,作者:高小倩。转载或内容合作请点击转载说明,违规转载法律必究。
    IPO
    2018年02月24日
关于我们  | 商务合作  | 加入我们  | 那年今日  | 招聘科技峰会精彩回顾  | 上海科技峰会回顾  | 首届HR区块链峰会  | 2017HRTech年度颁奖  | people analytics  | 候选人体验大奖  | 友情链接  | HR科技极客大奖  | 深圳科技峰会精彩回顾  | HR共享服务平台  | 三支柱论坛2018  | 2018数字人力资源科技奖榜单  | 2018 数字人力资源科技奖  | 北京2018HRTechCon精彩回顾  | 2018HRTechXPO  | 2018TOP100人物榜单  | 2019年度活动计划  | 2018年度大奖揭晓  | 2018投融资报告  | 2017投融资报告  | INSPIRE 2019精彩回顾  | 2019海外活动计划  | 2019北京招聘科技论坛精彩回顾  | 2019深圳人力资本分析峰会精彩回顾  | 2019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峰会上海精彩回顾  | 2019HR科技极客大奖  | 北京HRTechXPO未来馆精彩回顾  | 深圳·2019招聘科技创新论坛精彩回顾  | 2019候选人体验大奖榜单  | 中国人力资源科技云图  | 招聘科技云图  | 2019上海招聘科技创新论坛精彩回顾  | 深圳7月19日HRTechXPO精彩回顾  | 2019HRPA上海站精彩回顾  | 2019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创新奖  | 深圳·2019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年度峰会精彩回顾  | 2019北京HR科技峰会精彩回顾  | 2019数字人力资源科技奖榜单  | 2019HRTechChina TOP人物榜单  | 2019HRTechTOP人物列表  | 2019HRTechXPO-上海精彩回顾  | 2020HRTechChina品牌活动计划  | 2020HRTech云图入口  | 共同战疫专题  | 2019年度评选榜单  | 2020招聘科技创新虚拟峰会精彩回顾  | 助力企业共同抗疫专题  | 2020年度候选人体验大奖(中国地区)榜单揭晓  | 2020HRTech虚拟峰会精彩回顾  | 提交业务需求  | HR专业直播  | 2020HR科技年度峰会·上海精彩回顾  | 2020HR科技年度峰会·深圳  | 2020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创新奖榜单  | 2020员工体验中国峰会上海精彩回顾  | 2020数字人力资源科技奖(DigitalHRTech® Awards 2020)获奖榜单重磅揭晓  | 2020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影响力TOP人物揭晓  | 2020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影响力TOP人物榜单  | 北京·2020中国人力资源科技年度峰会  | 上海站精彩回顾-2020HRTechXPO未来人力资源科技论坛  | 影响力品牌50强  | 2020HRTechXPO未来人力资源科技论坛·北京站精彩回顾  | HR科技云图认证服务  | EXInstitute.cn  | 2021年度HRTech活动计划安排与评选奖项计划  | 2020年度大奖榜单  | 员工体验研究院  | 2021HRTech创新品牌30强榜单  | 员工体验指数测评  | 2021升级版员工体验旅程图下载  | 2021员工体验大奖榜单  | 2021员工体验中国指数:73.4  | 2021候选人体验大奖榜单  | 2021HR科技创新奖榜单  | 2021人力资本分析大奖揭晓